扫码订阅

刘志华,1949年4月生,辽宁盘锦人。1977年恢复高考,刘志华考入北京经济学院劳动经济系,1981年毕业。2006年6月9日,刘志华被中纪委“双规”。中央纪委、监察部决定对其立案审查。经查,刘志华在担任北京市政府秘书长、副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索取、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数百万元;生活腐化堕落,包养情妇并滥用职权为其情妇承揽工程谋取巨额非法利益。刘志华的违纪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其中受贿等问题已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2008年10月18日,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依法判处刘志华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刘志华的情妇席琳,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毕业,24岁为刘志华情妇,五次流产,手术时感染被诊断终生不育。

志华在北京市郊怀柔宽沟建立了一座按照五星级的标准装修的豪华“行宫”,有一大群情妇。王建瑞是刘志华合伙敛财的情妇,折合人民币600余万元,向房地产商王少武索要住房一套,判刑8年。

年轻漂亮的张怡可是刘志华的情妇,不仅没有得到好处反被雇请黑社会敲诈了50万元,因此痛恨刘志华,她偷偷把与刘志华在香港一家高级酒店疯狂地ML和谈话全部录像录音,然后送给中纪委,终于扳到了刘志华。

那身着黄色囚服的情妇王建瑞,在落座被告席之前,扫了一眼旁听席——那里看不到自己的亲人。

2008年10月15日,位于河北省东南部的衡水市,太阳始终未能撕开空中的阴霾。喜庆的礼炮声从早上7时起未曾消停,但在城区胜利西路589号的衡水市中级法院,此时却已高度戒备——几十名警察待岗于法院大门内外,荷枪实弹的武警把持两道关卡。

上午8时30分,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的情妇王建瑞案在此开庭。两名执勤的警察按捺不住好奇,擅自离开岗位溜进了旁听席,目睹这位部级“情妇”的风采。

照片中的王建瑞,盘着长发,脸庞清瘦,打着睫毛膏的双眼一大一小。但法庭上,这位年届50的妇人头发花白,精神却相当地好,肤色亦白皙干净,“看上去就是个30多岁的少妇”。

法官念起诉书时,王建瑞摸了摸被告席护栏,深深地吸了口气。

此前一天,就在同一被告席,她的情人刘志华,北京市原排名第四、主管城建的副市长,曾权倾一时的北京奥运工程总指挥,在此一审被指控涉嫌受贿696.59万元,其中八成假手王建瑞获得。同是两鬓斑白的刘志华,当着妻子张淑兰的面承认其与王“是情人关系”。他在法庭最后陈述中,曾三度禁不住落泪,并当庭请求妻子张淑兰、儿子张伟原谅。

这一幕,王建瑞没能看到,也不可能看到。2006年6月9日立案调查,到此次两人一审开庭,她已与刘志华隔离28个月之久。在最初200天的调查中,刘志华的结发妻子张淑兰“零口供”,但情妇王建瑞提供了极不利于刘志华的供词。

现年59岁的刘志华,祖籍辽宁盘锦,自幼在北京长大。他的父亲是傅作义部队的一名上校,这位“投诚”军官曾将儿子送入北航附中就读。“文革”期间,刘家屡次被抄,刘志华1968年离校进京西煤矿当起煤矿工人。在那里,他与同在煤矿办公室工作的张淑兰认识并结婚。因早年多次遭遇矿难受伤,中年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

刘志华、张淑兰膝下有一子,随母姓,叫张名伟,现年30岁。按家属的说法,刘志华喜好抽烟,但酒与诸如高尔夫球等从不沾染。由于张氏夫妻生活冷淡,且对张伟教育出现分歧,两人一度关系不和。

1993年,刘志华在劳动部担任计划工资司司长,一次在风景秀丽的宜居城市珠海出差时,巧遇王建瑞。王1958年10月25日生,小刘整整8岁。但王向调查人员称,“两人一见钟情,并长期同居。”

王建瑞曾是一位建筑工程师,效力于国有企业北京天创公司。她为人和善,交际广泛,但行事精干,“是个厉害人物”。她的前夫在北京某设计院当工程师。1999年刘与王正式同居,2001年王为其离婚。

对于这位情妇,刘志华出手大方,两次以审批大权要挟,向国企索要住房。起诉书说,刘志华与王建瑞为方便姘居,多次向北京天创公司索要住房,于2004年11月获得复兴门北大街11-808号房间,价值52.1万元。

一年后,刘志华又借为北京房产大鳄刘晓光审批项目之机,向其索要了一套价值99.61万元的房子,也就是位于北京东北方向“梵谷水郡”的D2-2-901室。

当然,“刘王配”的胃口远不止于此,他们收受的最大一笔贿款为400余万元。早在1999年,两人同居不久,刘志华为中融公司盘活了价值4亿元的烂尾楼工程“三义大厦”,获得该公司董事长回铁勇现金400万元,并全部用于为王建瑞注册成立北京鹏森工程项目管理公司。

“鹏森”二字的来历,即套用了刘的曾用名“易希森”,王建瑞则是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根据刘志华庭审中的表述,成立这家公司,是为两人退休留条退路。

在刘志华的干预下,鹏森公司获得北京市政府的重点工程“代管权”,承揽的标志工程包括首都博物馆新馆、数字北京大厦。并将触手伸至了万人瞩目的奥林匹克公园,包下了网球中心、曲棍球场、射箭场三大工程。此时,很难计算王建瑞获得的真正利润。

被调查之后,王建瑞通过律师与办案人员打听了其他高官情妇们的下场,她认为最坏的打算也就是与刘同庭受审,同狱服刑。但事实却是,她被另案处理了,与刘同庭受审的唯一愿望化为泡影。

10月18日,从调查至庭审历时28个月的刘志华案一审宣判,34页的判决书出炉只用了3天。一审宣判仅历时30分钟,刘志华被判决死缓。

10月23日,法院向关押于看守所的王建瑞送达了判决书。王被判刑8年,这其实意味着她与刘的关系亦被判处死刑,并永无机会再见。


“企业家”情妇


王建瑞的起家模式,符合绝大多数“高官情妇”发迹的不二法门——白手起家,通过收取大笔贿赂注册成立公司,以挂靠大国企或合作运营的方式从事与高官职责相关的业务。

但在近40名高官情妇中,堪称“企业家”的,当属前天津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情妇王小毛。王的另一身份是天津浩天集团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

同在王建瑞获刑8年的金秋十月,王小毛亦因受贿罪、偷税罪被天津市二中院一审领刑6年,并处罚金700万元。

一个8年,一个6年,相对于王建瑞、王小毛的高额回报,她们付出的代价可谓不值一提。但颇有开拓意义的是,这是迄今为止高官情妇查办案件中,并不多见的另案处理案例。

跟王建瑞的垄断生意相比,46岁的王小毛早在1995年就成立了浩天房地产公司,赶上了中国大城市房改的第一浪潮;1999年涉足公路投资,成为内地试水该领域的先驱者,这无不体现其先知先觉的商业头脑。


跟多数半路出家的情妇不同,王小毛终身未嫁。她曾用名王桂荣、王晓毛。两度更名,正好对应她命运的两次重大转折。她的浩天集团总部,设在天津寸土寸金的老租界“五大道”,占用两栋独立小洋楼,其中一栋建于外国租界时期,小院内有喷泉等设施。

如果不是16年前弟弟的一次犯法,或许王小毛并不会经历这样的人生。1992年,王小毛弟弟涉嫌诈骗被警方抓获,王因此与时任天津市公安局党委书记的李宝金相识,从此利益共沾。

王祖居河北沧州,生于天津南开,身高165厘米。记者曾探访过她祖居的南开区金泉里17门增1号201室,那里烙满了北方重工业印迹,粗大的管道在十几幢红色砖楼间穿行,旧宅挤满了日益增多的家庭成员。邻居们眼里的王桂荣性格开朗、喜好玩乐,其他方面并无过人之处。

王桂荣亦无显赫的家底与耀人的学历,她于1983年中专毕业,两年后自考获得大专文凭。“交际广泛,为人活络”是她留给早年同事的记忆。

在1992年结识李宝金后,她获得了梦寐以求的第一桶金——李宝金为副部级的原天津渤海化工集团董事长戴成文追回欠款1100余万元,与王小毛通谋索取165万元的回扣。

有此贿赂活水,王开始了实业投资。她于1995年与人合伙成立了天津泰力房地产公司。次年4月,“泰力”更名为现用的“浩天”,“王桂荣”亦更名为“王晓毛”。

随后,浩天地产增加“两翼”——浩天典当行、浩天拍卖行,并拉拢了当地司法机关的国企或三产作为股东,还由此大规模承揽他们的大宗业务。尤其是房地产项目,王小毛的公司以不缺资金和土地而著称津门,而这两项正是一个地产公司发展或壮大的根本。

1998年起,李宝金两度当选天津检察院检察长,浩天地产获得“黄金八年”的发展期,并扩展为浩天集团,财富图谱陆续向教育医疗、高速公路等暴利行业扩张,相继控股的公司达到20家,资产达30亿元。

在常人看来,王小毛身材矮小、相貌平平她,何以如此赢得李宝金的青睐?办案人员介绍,这不外乎她过人的商业头脑。“高官们并不缺女人,他们最需要的是真正的利益代言人。这一点,王建瑞与王小毛有着共同之处。”一位有识者说。

案发前的2006年,王小毛参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配套工程——津汕(天津至汕头)高速公路天津段,这个项目总投资40亿元,全长52.54公里,连接北京奥运主会场与天津、青岛两个分会场。

在启动这个奥运配套工程的2006年2月,王晓毛再度更名,将“拂晓”之“晓”改为“大小”之“小”,是为倍显娇嗔的“王小毛”。但仅两个月后,2006年4月,王小毛与她的情夫被隔离审查。

审判时,律师为其辩称,王小毛在与李宝金共同实施的受贿犯罪中,始终听从李宝金的安排,没有李宝金的身份和职权不能实现受贿目的,所处的地位是从属的,是从犯。法院亦据此给予从轻、减轻处罚。

根据王小毛案发后的企业安排,以及余下不过4年的刑期,王小毛的浩天集团仍可在4年后大展宏图。只是褪却了强大权力的保护,王小毛能否在险恶商海里如鱼得水,值得观望。


“公共情人”魅力何在


在王建瑞、王小毛之后,还站着另一个超级高官情妇——李薇。她更因“公共情妇”这一别称招致全国瞩目。

李薇,不仅是继王建瑞、王小毛之后又一个承揽了奥运工程的高官情妇,还因为她周旋于数个高官之间,并编织了一张迄今为止最为庞大、复杂的腐败网络。

李薇,1963年9月24日生,年龄比王建瑞、王小毛小。她祖籍云南省昆明市。记者接触过她的早年邻居,对方称李薇为人开朗,长相周正,“是个贤惠顾家的好姑娘”。不过,这些粗浅的印象只停留在昆明市青年路12号,在经历一番城市拆迁后,那里已被一排嘈杂的商铺代替。

李早年在深圳读书,并获得那里的户口。她与王建瑞类似,有过一段并不如意的婚姻。前夫曾是云南某知名卷烟厂厂长,职权亦是显赫一时,李依靠这层关系接触到她的家门、原云南省长李嘉延。此后,李嘉延案发,昆明卷烟厂厂长陈传柏外逃,玉溪卷烟厂厂长褚时健和云南省烟草公司副总经理魏剑相继获刑。

期间,李薇找到早年相识的一名财经大员在京避难。此后,又经此人介绍,认识了原中国石化董事长陈同海,又经陈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相识。这个异乡女子,由此周旋于各个省部级高官之间,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

李薇别称“李姐”,这仅限于一个相对封闭的小圈子流传。《财经》杂志引述知情人士的话称,“(李薇)给人印象颇好:长脸,大眼睛,中等个头,身材匀称。”

依其相貌来看,李薇并非绝色女子,但“在众人中,她还是比较显的”。更为关键的是,李薇“谈吐举止有度,话语和缓”,这具备一个温柔女性的所有品质;但若遇大事决策,亦可“拍案定调,雷厉风行”。

相识者称,难能可贵的是,李薇为人极其低调,不主动惹事,且从不过分依赖于某个高官,对后者所作所为言听计从。如此性格及言行,确为“高官情妇”中罕见。

跟王建瑞、王小毛不同,李薇身上已具备了“影子地产寡头”的雏形。她在境外注册离岸公司NC国际有限公司,自任法定代表人。另派表妹李云梅作为NC国际有限公司的财务经理,负责其在内地的项目运作;又以其妹妹李娴作为台面人物在深圳注册公司,并最终与李云梅共同控股境内的公司及财务,以此达成双保险。

本文内容于 2014/4/3 16:35:14 被小编a30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