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敬重的北洋军阀段祺瑞


此人对政治未必最有兴趣,之所以在民初一再出头,应该是与其身边众位属僚有关。以一人之力,能凝聚人心若此,显然非寻常之辈;拿现在的话来说,应算是相当有人格魅力。这也从侧面证实,段应该为人甚善,乐于交际,基本上能够以诚待人。

段祺瑞一生,在政治上也算是对民国立过大功,所谓“三造共和”,如果以“共和”为绝对之“政治正确”,其勋劳自然无人能及。在人格方面,段祺瑞对得起其所属政治派系及其家庭,外界攻击段氏,鲜见涉及其私德者。他担任国务总理、陆军总长、及重要疆吏,前后几十年,并无什么积蓄。不但没有贪污,其任政府总理时,甚至被称为“六不总理”:“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贪、不占”,其清誉可见一斑。

段祺瑞一生不事生产,对于金钱,概念不是太强,1926年6月,他曾因欠黎元洪7万元,无力偿还被被黎氏告上法庭,这在当时也算是一桩大新闻。到1928年底,外界曾报道隐居在天津的段氏有一段时间家里居然揭不开锅。当然段祺瑞是大户人家,即使其退出政治后身边仍有人天天追随,每天迎来送往,花费不少,这种揭不开锅与普通人家还是有差异的。

段祺瑞一生功业未竞身先退。退出恶浊政坛后,似乎焕然一新,一心向佛,慈悲为怀,专心下棋吟诗,日子过得非常充实。1926年12月,天津大雪,冻死难民很多,段祺瑞为督促各慈善家赶办急赈,曾撰诗为灾民请命:“瑞雪觉年兆,哀鸿转弗安,众生悲业积,我佛结缘难,冬至阳生渐,春回气不寒,闭门恩寡过,善恶待天于。”以其曾任高位,弟子满堂,段祺瑞登高一呼,对赈灾事宜帮助甚大。段虽退出政圈,但并未因此而放弃其社会责任,这也是值得赞叹的。

段祺瑞不像其他政客,口头上宣布退出江湖,但实际上仍然出卖良知,为钱财官位奔忙。这也可以看出段氏是有些政治原则的人物。此类政治性格在此后中国史上实在不多见,比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冯玉祥等人,段确实算是难得的政治家。

1926年后多次有段要再次出山之消息传诸报端,但最后都证实是谎谣。段祺瑞也一再透过报纸发表声明,表示无论谁以其名义活动,均属冒顶,决不承认。正因为此,蒋介石上台后,对这位曾经的老师执礼甚恭,为解决其生活困难,还嘱咐每月补助若干,以济时需。

段祺瑞不但自己信守诺言不再出山任事,而且对其子弟约束也严,不准其借父盛名在外面招摇,要官要钱。段祺瑞曾自撰许多篇诗文,以训戒子弟。其中有一“因果篇”,文曰:“输回环无端,恩怨债分明,未生先造死,因果当权衡,善恶报不爽,非力所能争,安养惟净土,要在一心诚。”

正因为有这种信仰与道德观,段祺瑞无论在位还是退位,其行为举止均能达到一种较高标准。如果从职位升迁长久的角度来说,他做官似乎不算是最成功。但如果从负责任或职业政治操守职业道德等角度来看,段祺瑞大概可以算作是今日官吏的楷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