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和女同事出差


有一年,省里要开一个专业方面的会议,要求市里去一人,每县也得去一人。市里参加会议的人选,单位领导要我去。各县去的人,也由我带队。

事情安排下去几天后,有个县报来参加这个会的女同志姓名。原来,她两口子都是我的老熟人。女的高挑纤细,开朗爽利,男的魁梧大气,还是一家效益颇好的中型糖厂一把手,我们工作上还经常接触,也可以算是准朋友吧!

接着,这女同志又来电话说,由县里到市里的车票她已经买好了,问我能不能帮她买下由市里到省里的车票,还说要和我的买在一起。我说买倒是不难,你自己直接买张到省城(昆明)的票不是更省事吗!她说一个女的,独自和陌生人坐夜班车害怕。她说到这份上,我也不好推却,只好根据她到市里来的时间,算好衔接钟点,买了两张到昆明的联号车票。

上了长途夜班车,我和她自然睡了邻铺。以前的夜班车铺位不象现在,各床独立,并排两铺都留点间隔,而是两铺相联,如同一床,只是放了两张被子。我让她睡靠窗的床位,我睡过道边。怕挤着她,我几乎把脊梁搁在了床边,半边身子基本悬出了走道。

因为是老熟人,所以途中倒是话题投机,一夜不断。其间,我问过她先生的近况,他只支吾其词。再问,她就说“回家去了”

。我不得要领,只猜是她嫌罗嗦,只好岔开话题,说些别的事物逗她开心。不知不觉天黑了,乘客们谈兴下降,车里静了下来。她见我总把位置省给她,特意往窗边蹭了蹭,小声招乎我:快往里点,小心掉下去!我嘴里“唔、唔”应着,却没胆量挪过一丝丝。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嘛!

接下来是几天的会期,每天会后都是我俩逛街。她或者我买了啥东西,收款的老板都要向我收款。但我俩都是分开付,老板还觉得诧异。个别的还不甘心,会问一句:“怎么,不是一家?”。

有次逛到南窑,她指着街边的女人说:“瞧,那就是妓女”。

我当时对此类门道还一无所知,表示不信,还埋怨她:“别乱说,随便污蔑好人,做人要敬口”。

她诡异的说:“不信?你就独自朝前走过去试试,人家就来揽生意了!”

我禁不住好奇,照她所说,一个人走到了前面。果然,就有女人凑过来搭讪勾引。

这下,我真被她的神机妙算镇住了。心里叽咕:“咋会那么准呢,难不成她倒成了我的保护神!”

从此,我开了眼界。还总结出一条经验:女人走野外偏僻背静处要想安全,最好有个男人陪着。反之,男人过闹市人群嘈杂处要想安全清静,也最好有个女人陪着。

又歇了好久 ,我才从别人嘴里得知,她和那厂长早几年就离婚了!

本文内容于 2014/4/3 19:19:55 被小河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