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心我们的事


转发一篇2013年11月30日发表: 中华网社区 > 中华论坛的文章,还原盐场真相,请有关部门相关人员给个说法

玉环盐场有200多名员工要求查自己企业档案屡屡遭国资办ko,鬼或为什么?叶忠波等408名浙江玉环盐场职工,因为1998年玉环盐场被县政府的转制工作组,在没有召开职工大会和职工代表大会的情况下,全部资产由县政府拿走,授权国资经营公司经营。

而职工按照转制文件享有入股企业,进行产权重组,这些权利因当时的转制工作组隐蔽转制文件,职工权益被剥夺。玉环盐场转制企业资产出售,所得款本应用于安置职工,但大量资产没有清产核资,被任意变卖,408名职工的住房权、医疗保险、养老保险、退休权益、企业财产变卖的资金补偿,都变成了实实在在的“中国梦”。

职工自2007年发现转制政策隐蔽,转制职工权益被骗,奋起维权,多次被抓坐牢,进京上访,火车被迫停运13分钟,抓回来关起来。职工现在要查询国资办保存的玉环盐场企业档案,几十名代表在玉环财政局求告了半个月,遭到领导坚决拒绝,难道有鬼?难道有鬼?难道有鬼?

现在盐场还有5800亩土地,租赁给200多名职工晒盐,政府要废掉盐田,搞经济开发,职工要求誓死保卫盐田——盐田使用权是财产权,属于408名职工,政府动用什么力量拿走盐田?职工如何维权?职工得不到财产补偿,生存权就会变成空气。请听一下408名职工之一的一名普通玉环盐场工人李翠军的陈述:

我在盐场工作中得了残疾,我祖籍河北省灵寿县。我爷爷李敬革,是一名老红军,南下干部,原玉环盐场党委书记(1959-1979),他为中国革命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作出了卓越功勋,临死都不肯回老家,他说:“我死之后埋葬盐场看着盐场发展”。(听姑姑说)

我们家四代人生活盐场,以盐场为家,到现在始终买不起自己房子,平时我们生活靠亲戚一点帮助,亲戚的帮助只能解决一时,解决不了一世,更改变不了贫穷的生活状况。由于我身患残疾不能长时干活,生活重担自然落在我妻子一人身上,她拼命干活,由于长期劳作积劳成疾,落下一身毛病,特别是冬天或下雨天,手臂和肩膀麻木疼痛难忍,像我呢也只有在盐场马马虎虎做做,其它什么都干不了,我们艰苦的生活仅供女儿读书。女儿明年就要读大学了,读大学需要一大笔费用,我们真不知如何是好?我们一家三口人户口都在这里,老家没有一寸土地,也没有一间房子是我们的,什么都没有,盐场就要废了,我们住哪里呀?想到这里我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人都崩溃了,哭啊哭,眼泪都哭干了,我们怎么办呀?我们住哪里呀?我将何去何从?天下如此之大难道就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吗?前人栽树后人就不能乘凉吗?

国企改革已涉及到了全国3200多万职工的权益,转变所有制,首先职工享有入股企业产权,将国有企业变为非国有企业的优惠权利,玉环盐场5800亩盐田现在揭开的秘密是:转制时政府评估420万元,可是职工入股500多万元,政府宣布盐田不作为企业资产,拒绝职工入股重组企业,只同意职工以360万元从国资经营公司手里租赁15年5个月,这既违反了玉环县政府的(97)23号文件、台州市和浙江省政府的转制文件,也违反了国务院的文件。5800土地如果由政府卖给开发商,在东南沿海,在经济百强县的浙江省玉环县,利益何等巨大?马克思说100%的利润就可以铤而走险,300%的利润就可以舍弃生命,国有企业资产在玉环县政府和408名职工之间,将是一场什么样的角逐,谁将置法律于不顾?谁为正义?谁为利欲?请全国公众为玉环盐场职工的悲惨遭遇,主持一下公道,发一言支持,408名职工倍为感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