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的父亲xxx,我的母亲XXX,都有着一个切合其人性格脾性为人特点的好听的名字。父亲是农家的孩子,生于1933年,小时候由一个前清的秀才授业,学得一些四书五经,得到这个老师的喜爱;10多岁入新学,后考入农校,在学校任学生会主席,体育文艺学习成绩俱佳,也受到新学老师的赞赏;毕业后,到镇农技站工作,终日之事便是育苗育种,辅导农民劳作,工作闲暇之余喜欢写通讯报导发在县日报,长期积累,在县内渐有小名气。50年代因为工作成绩突出,曾经作为县农业口先进赴京开会,后调入农业局工作,农业局工作不久,即进入县革委农田基本建设委员会做秘书,其后分别得到农基办主任后来的县长江xx以及县委老杨书记的赏识,40岁左右进入县革委办公室任秘书。改革开放后,机构重建,县革委分组为县委和县政府,父亲还是先在县委做秘书,遇到机构改革,提升为县农业局付局长,未及赴任,就被转而任命为县政府办公室付主任,不几年再遇第二次机构调整和改革,父亲成为当时热门的副县长人选之一,但是因为已经年满50,不符合当时年富力强的时代要求,只得转县人大任办公室付主任,后以县人大专职委员的职务退休。父亲一生,兢兢业业,老实诚恳,在基层政府部门工作几十年,其实,连基本的人际关系都不懂,是大家都知道的糯米老头,唯有写得一手好文章得到领导的首肯,得以贡献社会,抚养家人。父亲的迂腐直率有一事可证,90年代某日,父亲与我散步晚归回家,路遇昔日同僚其时县长某某,父亲径直上前坦言,某某,我儿子某某文章写得比我好,让他做你秘书吧。某某闻言很觉诧异,我也羞不敢当,拉着父亲赶紧低头而过。在家休养学习的三年时间,希望父亲帮忙找找工作干干,说很多同学都工作了,我回家来,工作没有丝毫着落,父亲说现在是改革整顿提高的三年特殊时期,所有机关停止招人,过了三年再说吧。三年中,我一边读书,一边打零工,卖水泥,查税票,当代办员,每月70元的工资也让自己有了些微的自信;三年既过,学业小成,参加地方政府的招干考试,第一次考试,分文理科,我考了文科第一名,但是所有录取的都是理科生,文科生一个都没有录取,自己的内心备受打击;第二年,又参加当地政府的招干考试,这次考试没有分文理科,自己又参加并获得第一名的好成绩,父亲为了不出现前一年的情况,知道我的成绩后,特意向组织说明,要求公平公正录取考生。苦熬五年后,我终于有了正式的工作,那是1993年的夏天。这个夏天,父母都很高兴,因为他们的儿子不但靠自己的努力有了工作,还带回了一个本分的儿媳。 父亲很少说话,拉着我散步的时候也是这样,安慰人也是老三句,走到哪里黑,就到哪里歇;船到桥头自然直;天生一人,必有一路。母亲,则是完完全全无保留的爱和鼓励,絮絮叨叨的讲她原来怎么勾九十度坐飞机,但是内心从不放弃对自己的信念,如果我老老实实教书育人也是坏人的话,那么,还有多少好人呢,事情的曲直一定会清楚,不论何时何地对自己对社会不放弃信心,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些。

父亲教我一句俄语,“妈妈的中国话说得好”,在父亲临去世前,为了他深深理解的儿子,他设下一个套,为的是怕儿子糊涂的时候轻易放弃人生,他对儿子说,先征服后安抚!地下皇帝所向无敌!为了他那个弱智的儿子,他绞尽脑汁,即使在剧痛中,再打杜冷丁也止不住的剧痛中,他还想尽办法诓住儿子。虽然这个办法,看着是那么的可笑。。。。。。

母亲善言,一辈子讲道理,和人交往,总是理占三分,是常有理,而她讲完道理后,你即使服输了,她仍然不忘记加上一句,不是我说赢了你,是道理说赢了你!母亲的自信溢于言表,锐利的眼睛和父亲的慈眉善目完全不同。但是现在母亲也病倒6年,不能顺利自主进食,眼睛不再明亮,也说不来话了。一辈子教书育人,语如莲花,现在默默无言,静得像一只不能言语的兔子或者鱼。 和母亲的交流就是我的喃喃自语或者彼此双目对视。

送母亲进医院好几次,母亲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眼中有解脱的眼神出现。

父亲最后的关头,屡次的抢救,最后是母亲在我有事情暂时离开的时候叫医生停止的,我知道母亲做出这个决定的内心感受和煎熬。 半个多世纪的夫妻,母亲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父亲患癌症3年走后,大家既悲痛也有如释重负的感觉,父亲最后的剧痛肯定让他自己也生不如死盼望早点离开吧。

清明又到了,又该去看看父亲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