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乌克兰危机为何不能阻碍美国重返亚太

乌克兰危机为何不能阻碍美国重返亚太

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海外一些媒体预测中国会成为赢家,乌克兰危机可能会推迟美国 “重返亚洲”的战略计划,甚至会将战略重心再次转向欧洲。中国也有一些评论做了比较乐观的估计。然而,美国官方很快就泼了一瓢凉水。

据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3月30日报道:

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上周在五角大楼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在与俄罗斯的冲突中,美国将支持自己的北约盟友,但尚未有计划增加美国在欧洲的军队数量。即便俄罗斯派遣军队进入乌克兰东部地区,美国仍不会出兵。”

对于美国没能对俄国采取更加强硬的政策,该网站文章分析认为:

这反映奥巴马政府一幅更大的地缘政治地图:东欧并不是总统的首要目标,而亚洲仍然是。从更大范围和长远来看,对美国的利益而言,亚洲和太平洋是最重要的地区。举例而言,在贸易方面,美国对亚洲的出口规模大大超过对欧洲的出口。欧洲有维持和平的北约组织,而亚洲缺乏类似的区域性组织,仍依赖美国的军事存在。不同于俄罗斯,中国是一个充满活力、正在崛起的大国。

当然,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白宫曾经大肆鼓噪派遣美军支持东欧。但事实上,美国并没有向该地区部署过多的军队:目前仅向波兰和立陶宛部署了18架战机、延长了一艘海军驱逐舰在黑海的巡航,以及向乌克兰武装部队派送了约30万份战地食品。奥巴马政府相信有效利用外交、安全合作和贸易等“软实力”手段往往可以防止进行硬实力的摊牌。

对于这样的结果,美国的著名鹰派学者,“中国威胁论”的代言人米尔斯海默,早在3月14日克里米亚公投之前,就在《纽约时报》做出了预见性的分析。

他认为:西方国家很难打痛俄罗斯,而莫斯科手里则握有好几张牌。俄罗斯可以入侵乌克兰东部,或者吞并克里米亚,因为乌克兰无法反制俄罗斯在常规武器方面的绝对优势。俄罗斯可以大幅削弱乌克兰本就糟糕的经济能力;作为天然气的主要供应商,它还可以给欧盟制造经济问题。所以大多数欧洲人并没有多少热情去制裁俄罗斯。

为此,米尔斯海默认为白宫应该向俄国妥协。他建议:美国应强调格鲁吉亚与乌克兰不会加入北约,美国不会干涉乌克兰选举或支持基辅的反俄政权。

有人可能会说,这些建议相当于美国不战自败。但米尔斯海默认为,恰恰相反,终结乌克兰危机,并维持乌克兰充当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缓冲器角色,与俄罗斯保持良好关系,符合华府的根本利益。因为美国需要莫斯科来帮助处理伊朗、阿富汗问题,并最终遏制中国——这个美国未来唯一的对手。

综合以上分析,可以得出如下结论:美国宁肯接受在乌克兰博弈中输给俄国,也不会放弃经营亚太,遏制中国的长期国策。虽然会让美国颜面受损,但仍然不能动摇美国重返亚太的决心。从美国的角度,我们可以做出如下分析:

一、美国很难收拾俄国,但对付中国的办法却不少

如前所述,米尔斯海默认为,美国很难打痛俄国。在军事上,俄国是仅次于美国的国家,在核遏制能力上双方保持者相互摧毁的水平。因此,无论对抗程度多高,双方都会竭力避免正面的军事冲突。在经济上,美俄两国仅有300多亿的贸易额,双方依存度非常小,而且俄国自身丰富的石油、天然气等资源卡着欧盟国家的脖子。因此,经济制裁对俄国作用相当有限。在外交上,俄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参与或控制着金砖国家集团、上海合作组织、杜尚别、独联体等国际组织,在南美、西亚等反美国家中扮演领袖的角色。因此孤立俄国,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对付中国,美国的办法可能会有很多。例如,美国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和出口市场,通过征收惩罚性关税可能会严重打击中国经济。中国是目前世界最大的对外贸易国家,但世界各地的海上交通要道几乎都被美国控制。

二、美国对付俄国有北约,但对付中国的军事同盟尚未建成

北约是美苏冷战时期的产物,但是苏联和华约解体之后,北约并没有随着使命完成宣告解体。相反,美国领导下的北约背信弃义,废弃当年不东扩的承诺,通过“颜色革命”、“切香肠式”的三轮东扩,成功将俄罗斯众多周边国家相继纳入北约阵营。目前,格鲁吉亚、乌克兰、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尚在美国的争取过程中。

客观地说,俄国与强大的北约相比,虽然在战术上偶然采取攻势,在战略上仍然处于守势。美国可以借助北约强大的军事力量压制俄国的攻势,而自己则不需要投入过多力量。

而在亚洲对付中国,美国则不会像欧洲那样得心应手。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欧洲已经成功实现了政治上的整合,美国可以借助北约进行控制。而在亚洲,目前政治上整合的难度依然比较大。

对于美国来说,建立亚洲版的北约可能会分三步走:第一步,以美日同盟为基础,打造美国、日本、澳大利亚、韩国的精编版北约;第二步,争取东南亚国家加入,打造北约升级版;第三步,争取南亚、西亚、中亚国家以及蒙古加入,完成对亚洲的政治整合以及对中国的合围。

但是,美国的如意算盘,在东亚买账的国家并不多。除却日本和菲律宾,其它国家并不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有些国家可能会借助美国制衡中国称霸的野心,但并不愿意成为中美角力的战场;有些国家同时与中美双方保持友好的关系;有些国家对中国经济依赖程度非常高;有些国家与中国关系非常友好。即便是在美国精编版北约的内部,美国很难调和日本与韩国的关系。而韩国却经常与中国联合对付日本。

三、中国发展快,有活力,比俄国更能威胁美国的霸主地位

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大肆唱衰中国,宣扬中国经济崩溃论,2000年之后,尤其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中国经济出现了井喷式发展,目前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截止2013年底,中国又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对外贸易大国。在增长的质量上,中国也实现了长足的进步。航天成就有目共睹,军工发展日新月异。联想、华为等中国的高科技公司超过美国公司,成为世界销量第一。中国发展表现出来的活力让国际社会纷纷预测,中国可能在2025年或者2030年在经济总量上超过美国。

相比较而言,俄国虽然在军事方面具备同美国叫板的实力,但经济方面的成就却泛善可陈。截止2013年,中国的经济总量为美国的55%,而俄国仅为美国的13%。显而易见,同为追赶者,中国距离美国更近。

虽然中国的军事实力与美俄相比,还是十年到二十年的差距,但美国忧虑中国会以经济实力做后盾迅速缩小差距。美国还担心,一旦中国成为亚洲乃至世界霸主,一定会依托自身实力把美国赶出亚洲。中国军方在与美方交流时。曾经流露出以关岛为界,中美分享太平洋的意向。美国显然有所警觉。

四、东亚作为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比东欧更能给美国带来丰厚的税收

2010年美国重返亚太之前,中国是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受益于中国经济的带动,东亚地区成为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当时,中国与东盟国家建立了自由贸易区,日本和韩国也在探讨东亚经济一体化的可能性。伴随着经济上整合趋势的发展,在政治上形成东亚10+3(东盟十国与中日韩)的制度安排。

可惜,随着美国重返东亚,东亚的和平局面出现了动荡和失衡。从东亚某些国家来说,可能出于对中国的防范,需要请美国这个世界警察来制衡中国。对美国来说,它需要阻止中国成为地区霸权。于是,周边国家在美国的支持下寻衅滋事,东亚出现一轮又一轮的紧张局势。

对于美国来说,保持东亚的紧张局势,符合它的利益。在政治上,可以彰显美国霸权在东亚存在的合理性,进一步绑架盟国。在经济上,紧张局势可以强化该地区的安全需求。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商,可以向东亚所有与中国有利害冲突的国家兜售武器。

用新加坡学者郑永年先生的话说,美国是一个典型的税收国家,显然不会放过东亚这个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地区可能给它带来的经济利益。

相比较而言,在美国和西欧先后发生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东欧地区经济形势并不乐观。一些国家经济增长乏力,一些国家政治动荡,尚未完成经济转型。指望这些国家购买美国的军火,显然可能性并不大。

美国的炮舰历来是为贸易开道的,相对繁荣的东亚自然比东欧更有吸引力。[毕开颖原创作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