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华人视角 中国为何不能搞多党制?

昨日,习总在比利时欧洲学院发表演讲,表示“君主立宪制,复辟帝制,多党制,总统制都想过了,都试过了,结果都行不通,最后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而在邓小平领导下,从中国国情和时代要求出发,探索和开拓国家发展道路,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习总还说,独特的文化传统,独特的历史命运,独特的国情,注定中国必然走适合自己特点的发展道路。”我们走出了这样一条道路,并且取得了成功”。

中国为何不能搞西方那样的多党制?这个问题,相信不少人都会问。

在这里,笔者不妨就中国的邻国来说说--阿富汗,是美国一个民主样板工程,从阿富汗身上,可以获得一些启示。

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是美国一手扶植的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第一任总统,他曾留学美国,年轻时曾加入塔利班,911后转投美国。照理,这个卡尔扎伊应是对美国言听计从的人,其实不是,继在克里米亚问题上与美国唱反调后,他近日再次指责美国阻碍阿富汗的民主进程,并拒绝与美国签订《双边安全协议》,让美欧部队失去继续驻军阿富汗的法律依据。

卡尔扎伊之所以敢与美国唱反调,是因其早年留学美国,对美国人性格及美国内部政治斗争颇为熟悉,清楚如何跟美国斗。那为何美国不像对付其他国家那样换掉卡尔扎伊呢?一是没有更好的人选,浮出水面的挑战者都被卡尔扎伊扼杀;二是卡尔扎伊家族在阿富汗拥有强大的政治经济势力,如果不能连根拔除,后患无穷;三是美国不想破坏自己一手打造的阿富汗民主样板工程,让国际社会看笑话。

美国现在有苦自己知我们暂且不说它。这个阿富汗民主国家,民主吗?一人一票又如何?还不是强人执政?就算卡尔扎伊下台,另一个“卡尔扎伊”也会上台。中国要玩这种“民主”多党制,会死得很惨。因为,中国13亿人,绝对不会只有一个“卡尔扎伊”,而是数不清的那么多,但“总统”就一个,一将功成万骨枯,要爬上那个宝座,中国不死人才怪。中国近代军阀割据就是一个例子。老蒋花了很长时间才名义上统一军队,实际上依旧派系林立,地方割据。

回顾废除帝制后的民国初期,党派众多,国民党(由宋教仁率领),统一党,共和党,民主党以及由上述三党合并而成的进步党(由梁启超率领)但没能改变中国命运,因为政府实际权力掌握在袁世凯手中--凭借手上军队,众多党派根本无力抵抗袁世凯的高压。中国这一历史说明,枪杆子是执政的基础,没有这个实力,玩政治只能是纸上谈兵。

中国社会的本质,是因为有着独特的文化传统,这种传统不是外来,而是来自内部,如《易经》(曾被外国传教士认为是中国哲学和文化的起源),《诗经》等文化宝典,中国文化是自成一套,就算外族统治期间(元朝,清朝),这些文化也依旧灿烂,甚至同化外来文化,长久以来,中国文化一直在输出,传播,证明其生命力之旺盛。这些文化形成中国大地的风土人情和东方价值观,成为中国的根。笔者不能说东方,西方价值观谁好谁劣,至少也是各有千秋,有时还会不相容。照搬西方文化到中国,否决东方文化,显然是愚蠢的。

文化犹如一个人的性格,也决定了中国有着自己独特的命运。中国文化里的糟粕在清末民初完全得到了放大,如“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等思想,让很多国人失去对国家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导致国土四分五裂,国力尽丧,民不聊生。印证了个人的命运与国家命运是紧密结合的。时至今日,这类糟粕仍有市场。有人说,存在就是合理的,这是狡辩。例如鸦片(现在已经变种)也存在,能说它是合理的吗?

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还因为中国拥有百家思想,拥有百家齐放的文化哲学传统,而西方除了圣经的思想,很难再有其他主流思想。中国昔日百家,老子,墨子,孔子,庄子等等,其学说均是自成一派,各有追随者,也就形成各种都想成为主流思想的派系,这些复杂的派系你争我斗,正是中国复杂的国情所在,正是东西方的本质区别。很多叫兽虽是读了万卷书,可惜都没明白这一个区别--思想的百家齐放,正是中国文化,国情复杂的根源。西方文化思想就没那么复杂,看懂圣经就看懂西方人了,中国则不然,给你看半天也看不懂中国。

正因为国情复杂,中国就需要中央集权,统一管治,而不能象西方多党制那样轮流坐庄,否则会再现昔日军阀割据或强人统治的局面,中国人的管治是“服与不服”,管治的是人心,西方的管治是“对与不对”,管治的是行为。这是笔者作为华人身在西方世界的体会。

未来的中国,在中央集权之下,完善制度,用法(制度)治国,必能超越西方。当今取得的巨大经济成就已经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中国也只有走自己的路,才能完成超越,否则模仿跟随,永远只是别人的背影,难言成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