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社会从产生起,秩序与权利——即政治制度就是架构和保障社会稳定,推动历史的发展的轨道,生产力是历史前进的动力。人类社会就是在逐渐走向文明与民主的轨道上前进,凡是不走这条道路而寻求其他野蛮反动的道路都是死路,必然走向灭亡。 中国古代到近现代,包括欧洲及世界的农民起义,还包括奴隶起义(代表典型斯达巴克斯),为何都失败了,其原因在于起义者的对于阶级社会下社会人与人关系本质的认识不对。在阶级社会下,人统治人即人治(换个说法人压迫人)是始终存在的。只是关键在于度的问题,超过这个度,起义就爆发了;而大部分的起义者(或者说是主体)都是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他们起事时首先想到的是:“凭什么他们(当权者——既得利益者)要骑在我们的头上,我要报复,我也要骑在别人的头上,起典型的口号就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于是疯狂的报复,把一切以前强加在他们头上的,又变本加厉的去欺压人,而不是从历史和社会的角度上去解决生产力生产关系即改善政治制度来改变民主社会,照成了大多数的人被他们疯狂而转向了别的为恢复社会平稳的地主阶级、奴隶主、大资本家——即剥削者们的麾下,去完成社会权利与秩序的重构及平稳,这就是农民及奴隶阶级的起义“其兴也勃,其败也忽!”,跳不出这怪圈,因为他们总是想我当权了要如何如何!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类社会沿着走向文明与民主的这条主轴,进入了西方文明社会或者说是资本社会。人民发现了靠明君梦,青天梦解决不了人治,即使有伟人也逃脱不了人死而政息的死循环,流血的改朝换代换汤不换药。人民觉醒了,即通过人民监督,让大多数人掺入进来,而不是少数精英来掌控社会,平民政治来了,通过民选的经常的换政府而不是流血的改朝换代,让竞选者说明任期内的政治目标,及阐述其达到政治目标的手段。(也就是说,你说你要给大家提高福利5%,空口白说可不行,得说明如何做才能保证政府的收入,来保证大家的5%,同理对方说8%,那他就要拿出保证8%的方法,让大家看看哪一个更实际一些。)让选民看其是否合适党领导人,任期内选民监督是否起为选民在办事和其做到政治许诺否,任期到时决定是否让其再干一届,这就现阶段是稳定与民主的最好方法。

总之,社会内部的稳定、繁荣是一个政府是否合格的衡量标准。

本文内容于 2014/4/2 21:18:59 被深深爱着这片土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