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鸿章一心为抗日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杨鸿章一心为抗日---记抗日战争时期太行山军工部英雄杨鸿章 《山西省军事工业发展史》编纂办公室

一九四〇年秋,青年农民杨鸿章,从冀中穿过无数道封锁线,来到太行山黄崖洞兵工厂,参加抗日造武器。 第一天他一进兵工厂,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工厂别致,机器隆隆,领导亲切,师傅和蔼……,这一切深深地吸引着他,他决心要在这里当一名好工人,学会造枪的硬本事。这天,由于他兴奋和激动,夜里没睡好觉,第二天一大早就上了班,开始了新的工作。工厂的生活十分紧张而又非常愉快。尽管吃的是高粱、黑豆,睡的是石板地铺,每天要劳动十几个小时,大家却干得一团火热,彼此间十分亲热。有一次收工时,杨鸿章像往常一样,把车床擦得干干净净,车床旁的鉄屑、油污打扫得利利落落。第二天上班时,他的师傅赵正生问他:“车床的那块锋钢哪里去了?”他说:“就那块小铁三角吗?打扫铁屑时倒掉了。”这可把赵师傅给急坏了,忙说:“你知道吗?那是我们的同志冒着生命危险,从敌占区搞来的,它比金子还要贵重!”说完,扭头向工房外走去。赵师傅跑到垃圾堆上,左翻右找,终于找回了指甲盖大的那块锋钢,用一块小布包好,装进贴身的口袋里。杨鸿章看着这一切,非常惭愧,使他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教训。 后来,他又看到有的同志从外面找回一些缺齿的牙轮,左搭配,右打磨,焊上齿接着用。他见同志们睡在阴暗潮湿的屋子里和石崖下,不点灯,不生火,却把油灯和煤炭节省下来,点着工房的灯,生着锅炉房的火。杨鸿章学着同志们的样子做,还趁休息时间,攀悬崖,登峭壁,打来一捆捆柴禾,在同志们睡前,将屋子烘得暖暖和和。 他开始上车干活了。但起先掌握不了操作要领,进刀、退刀没把握,弄不好就打刀,但是他不灰心,不泄气,吃饭、睡觉也琢磨着。师傅干活,他在一旁细心观察、模仿,抽空就让师傅讲要领,技术提高很快。有一次,师傅发现他用布条缠着手,还不时地用嘴吹冷气,原来是满手打了大血泡。师傅痛心地说:“一口吃不下一桌席,一锤打不成一支枪,不能性急呀!”他却说:“早学会一天,就能早造一天枪,为抗日早出一天力。”师傅称赞徒弟:“好样的,像我们的工人!”一九四〇年十月下旬,日本鬼子大举进攻黄崖洞兵工厂。一天下午,八路军总部命令,兵工厂要马上转移撤退。工人们有秩序地埋藏了机器,拉到了工房的石墙,不到半天功夫,就做到了“坚壁清野”,大队人马也转移了。临走时,杨鸿章跟在师傅身旁,肩扛着一个沉重的包裹,里面包着机器的主要零件、工具和一小包锋钢,另外还背着干粮袋和行李。 第三天夜里,要过漳河了,波浪翻滚,河水咆哮,却没有船只摆渡。上级命令:除了粮食外,所有的行李全部扔掉,涉水过河。杨鸿章毫不犹豫地扔掉自己的行李,但是那个沉重的行李说啥也舍不得扔,好心的工友劝他扔掉,轻装前进。他说:“我们返回工厂还要使用,没有这些东西,怎么造枪、抗日、打鬼子?”“这是我们的同志冒着生命危险从敌占区搞来的,工厂是不能背,如能背,我把工厂也要背走。”这番话说得一个工人把扔掉的工具包又拣了回来。 疲劳、饥饿、困倦袭击者转移的工人队伍。他们几度漳河,碾转在太行山区。既要行军,有时还要打仗,整整转战了一个月,到十一月下旬,才又重返黄崖洞。杨鸿章第一个跑回工厂,一看,工厂被烧的烧,炸的炸,一片惨景。他快步跑到掩埋机床的地方,扒开乱石,发现机器原封不动,完整无损。他松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只要你在,咱就不愁出这口气。” 恢复生产的工作开始了,杨鸿章恨不得一夜就把工厂重新修起来。上山背石头,别人一天背三趟,他背五趟。别人背六十多斤,他背一百多斤。上山抬木料,别人两人抬一根,他一人扛一根。衣服磨破,顾不上补,鞋子踢飞了,来不及釘,肩膀压肿了,他一声不吭。十八天,他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没有吃过一顿安生饭;十八天,工房一天比一天高,杨鸿章却一天比一天瘦。第十九天,工厂复工了,俱乐部又演起工人自编自演的秧歌、落子、京戏、魔术,而杨鸿章却钻进工房,干起活来了。 一九四二年春天,他离开了自己的启蒙师傅赵正生,和另一个生产能手甄荣典搭伴了。他俩活干一部车,两班轮着干,后来,边区开展“新劳动者”竞赛运动。甄荣典、杨鸿章两个青年摽着干,这个还在车上,那个已经磨好刀,准备上车了。吃饭轮换着,睡觉互相推让,机器不停地转动,工艺不断革新,操作不断改进,产量不断增多,记录不断刷新。边区召开劳动英雄大会,他俩都被推选上了。杨鸿章让甄荣典去、甄荣典让杨鸿章去,有人说,你俩都去!杨鸿章急得说:“都去,我们的机床就停转了,我们为的是抗日打鬼子,不能为戴光荣化而误了生产。还是让老甄去,我保证把他的工作承担下来,一个人顶两个人干!”最后,领导同意了杨鸿章的意见,他第一个鼓掌拥护。边区劳模会,在温村召开,会上甄荣典的事迹得到与会同志的一致赞扬,大会命名他为“炮弹王”,并号召全边区人民向他学习。甄荣典在会上介绍经验时,更多的是介绍杨鸿章的事迹,同样受到大会的一致好评。

注1:上述全文由《山西军事工业发展史》山西省国防科技工业办公室编写,原题为〈杨洪章一心为抗日〉。著于一九八二年十月。注2:关于〈杨洪章〉的“洪”字 -- 他在自己的笔记本中用“鸿”亲笔写过他们兄弟的名字“杨鸿儒、杨鸿德、杨鸿章”,在亲笔签名中也喜欢用“鸿”字。因此,将原文〈杨洪章〉的“洪”字改用为鸿雁的“鸿”。--注者:杨亚平

(刘国梁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