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周易启示录之一:为人处事要适度


周易启示录之一:为人处事要适度

——百草止水详解周易之谜之四十一

周易的核心思想就是中正之道,尽管前面六十四卦已经解析完毕,周公的中正之道思想也蕴含其中。但是,单独全面的阐述中正之道,周易里面没有。可是,我们可以通过深入的理解和体会,将之整理出来。也许百草止水的总结不是很完善,但作为抛砖引玉之作,以期待大方之家前来批评指正。

先说说“中”。何谓“中”?并非仅仅是“中间”,最重要的是“适中”或者“适度”。也就是为人处世要在一个合适恰当的范围内,不能没有或不足,也不能过度或极端。

周公的中正之道,是在其父亲姬昌的万能易变之道上总结而来。当发现姬昌以为智慧可以万能并行事过分不断走向极端时,周公才明白,万事万物都有一个度,都有其存在和发展的适当范围。不足或困乏,就会难以运转,难以生存,也难以成功;过分了,或者超越了,就会破坏事物的平衡状态,从而导致事物的毁灭,或产生其他种种的难以预知的变化,此正所谓“过犹不及”。

为人处世,当做之事必须做,当说之话必须说。该做的事不做,你就有可能遭受惩罚,或者失去你本应该得到的;当说之话不说,别人就很嫩明白,也很难理解,由此招致的误会或矛盾也只能由自己去承受。这样的人,我们通常称之为懒人,或者蠢人,或者非正常之人。

为人处世,不要做过分的事,也不要说过分的话。要知道,真理朝前走一步,即为谬误。画蛇添足,只能沦为笑话。因为过分了,就超出了目标事物的承受范围,平衡打破,混乱到来。就好像一架天平,称量平衡后,无论那个秤盘上增加一丝或一毫,平衡就会立即失去。俗话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为人处世尽量不要随便刺激别人的承受能力,哪怕是好心,哪怕是做好事,过分了,就会走向反面。

从周易中,我们可以看出,周易很善于把握“中”。当父亲的极端政策开始危及周国的生存发展时,周公先是同父亲沟通劝谏。父亲思想顽固,难以改变,于是便退而求其次,利用太子职权悄悄纠正父亲极端政策的弊端。这样既不会令父亲下不来台而动怒,也能通过悄悄的改变和纠正让父亲看到中正之道的美妙效果。当姬昌的确看到儿子努力纠正的效果后,也就自然而然的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是因为周公做法适中,不过分,符合太子的职权和身份。所以,哪怕父亲的小妾成功通过枕边风陷害周公成功,也只不过是罢免其职位并囚禁罢了。而这,虽然超出了周公的预料,但也在可接受范围之内,毕竟他没有像前任太子伯邑考那样危及到生命。

武王驾崩后,成王年幼,周公慨然摄政。因为放眼周朝,也只有他能这么做,而且也只有他能力挽狂澜。所以,周公摄政是在王朝政治中最适度的选择,不过分,也没有什么不及或不足。摄政后,周公并没有马上掌权施政,而是暂时蛰伏静观其变。因为王朝中反对其摄政的势力太多,暂时不行使摄政之权,让其他势力自行运转,就是让他们逐渐发现王朝政治根本就离不开周公的掌舵,周公摄政非为己,而是为公。果然,不久后几位有野心的兄弟联合起来发动三监之乱,朝中各方势力难以应付处理,周公便顺势而出,平叛,定鼎,从此打下摄政施政的群众基础。

周初大变革,其最大的阻力就是来自以姜子牙为首的保守势力,因为大变革影响了他们的利益,所以坚决的阻扰变革的进行。面对着姜子牙等的反对势力,周公如何做?因为周公摄政,其本人的地位和安全无人撼动,所以周公打击反对势力就选择从最底层开始。这样一来,一方面不会让反对势力狗急跳墙,另一方面也能给予其改正悔过的机会。就这样层层推进,一直将反对势力削弱孤立成孤家寡人的地步,从而令反对势力从根本上得到瓦解。即便到了这个程度,周公也未对反对势力赶尽杀绝,只要他们丧失了撼动和阻扰改革的能力,就会给他们留下一线。最终姜子牙反悔,主动辞去朝中职务,回归齐国养老休闲。

成王成年亲政后,周公做了必要的交接后就远离了朝廷,因为他知道朝中反对他的势力会反弹,也知道成王会因为他还在朝中会极不自在。故而才远离朝堂,给成王留下空前的自由成长和发挥的空间。但是,朝中的势力还是对周公不放心,于是周公便干脆来个自我流放,远赴楚国,从而彻底远离京都。后来成王发现自己居然驾驭不了朝政,才后悔并想起了叔叔周公,并再度将其迎回。于是,周公便再度以朝中重臣身份,协助成王制定礼乐,抨击朋党,而这些也都是周公身为臣子之本分。

“中”是个很难具体度量标准的概念,因为不同的时间地点不同的事物,其适度适当的范围也不相同。只能每一个人,凭着自己的知识、经验和智慧去体会和把握。“中”毕竟是一个范围,而不是一个点。只要在适度的范围内,你的选择就不会错误,即便无功,但至少也会“无咎”。

孔子对周易很精通,所以对周公也很了解,很敬佩。但是,由于其对周公中正之道的理解,没有形之于笔墨流传下来。所以后来的儒者对中正之道的“中”的理解就有些偏颇,以至于后来的“中庸”彻底取代了中正之道的“中”。“中庸”的观点相对有些保守,不以成事为目标,却以不坏事不犯错为本分。所以,中庸之道,便显得保守有余,成事不足。至于将“中”理解为“执其两端而取其中间”,就显得更为狭隘,因为这更加集中于一点,不仅不易寻找,而且更加不易于把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