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中段小楼为什么不怕日本人而怕红卫兵?

《霸王别姬》中段小楼为什么不怕日本人而怕红卫兵?

程蝶衣给日本人唱戏救他,他啐了程蝶衣一口,面对红卫兵却把程蝶衣出卖了。

以下转自知乎: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我觉得最关键的是信仰。

段小楼戏唱的不错,但是他是没有达到“疯魔”的程度,他还是个正常的人,具有很强的民族气节,日本人打进来,是外族入侵,其从心底里是有仇恨的,其长期扮演霸王,接受封建思想熏陶,不但具有“骨气”,无形中也令其产生了浓厚的爱国情操,正是在这种情操之下,便有了视死如归,不怕日本人的精神。

程蝶衣是个“不疯魔不成活”的戏痴,达到了生活与戏,真实与虚幻难以分清的程度,可以说他的信仰是京剧,谁喜欢京剧,谁支持京剧,他就唱给谁听,所以程蝶衣为日本人唱戏,甚至认为如果喜欢京戏的日本军官不死,京剧就传到日本去了。另外,从前朝公公身上也得到了印证,前朝公公凌辱了他,他却并没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备受打击,并且在后来,哪公公沦落为痴呆的买烟人时,他也没有表现出应有的仇恨,这与公公喜欢京剧不无关系。另一人物袁四爷同样也喜欢京戏,所以程蝶衣在感情受到打击的时候,选择了做四爷的红颜知己。而对不让段小楼唱戏的菊仙,则显得十分不友好,这除了菊仙夺了他所爱的人之外,与菊仙让小楼唱戏不无关系。对于常人来说,喜欢和信仰是不同概念,但是对于戏痴程蝶衣来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喜欢和信仰已经没有分别了。

文化大革命,是一个混乱额时代,不仅客观世界是混乱的,从精神层面来看,当时人们的信仰其实更混乱,怀疑一切,批判一切,打倒一切,是非曲直已经到了难以分清的地步。

此时的段小楼同样处于混沌的状况下,或许偶尔清醒,但是面对众人皆醉的大环境下,他对自己的信仰其实已经很怀疑了,这时候的社会矛盾已经是“人民内部矛盾”,当面对的是生与死抉择的时候,当身边最信得过的人都背叛自己的时候,仅有的一点信仰,也动摇了,于是他将程蝶衣“出卖”了。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段小楼的动摇是必然的。他所指出的程蝶衣的罪名,也都是他潜意识中所反感的,比方说给日本人唱戏,比方说抽大烟,比方说给袁四爷当红粉知己,这一切其实与其信仰是矛盾的,只是这种矛盾并没有爆发出来。到了信仰混乱,外界压力作用的情况下,这种矛盾才爆发了出来。

而对于“戏痴”程蝶衣来说,其对京剧的痴迷程度已经达到“疯魔”的境界,京剧已经成为他的信仰,当有人企图打破他信仰时,才必然会予以反击。比如对其师兄的揭露,主要原因并不是段小楼背叛了自己,而是因为段小楼背叛了京剧,背叛了程蝶衣的信仰,于是才有了他“霸王都下跪了,京剧也就完了”之叹,而他对段小楼的揭发竟然是“我揭发姹紫嫣红!我揭发断井残垣!”,始终离不开京剧,其痴迷程度可见一斑。。

所以,信仰的力量有多大,程蝶衣就是写照。

《霸王别姬》张国荣已经出神入化,虞姬就是程蝶衣,程蝶衣就是张国荣,虞姬的命运,注定了张国荣的命运,张国荣“疯魔”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肃草

不向日本人屈服,即使死在日本人手里——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是很基本的道德磐石。

可是,面对自己的同胞,自己的政府对自己的冤枉迫害,我们会面临彻底崩溃。因为你被你的国家、政府、同胞抛弃了,你的祖国成了地狱,你的政府成了阎罗,你的同胞成了牛头马面,而你成任人践踏的孤魂野鬼——这,谁受得了?

1948年9月10日,长篇小说《红岩》的作者之一的罗广斌曾被国民政府逮捕后关押于渣滓洞,于1949年11月27日越狱成功。1967年2月5日,重庆建工学院红卫兵将罗广斌从家中带走并关押至大坪马家堡后勤工程学院,6天之后,由于不堪忍受酷刑他跳楼自杀。

他在其著作《红岩》中所描写的恐怖至极的渣滓洞待了1年零2个月后成功逃脱。然而这一点,却成了他的“历史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