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中国革命的伟大进程中,有无数巾帼英雄的业绩闪耀在那一页又一页的青史上。她们不一定是沉鱼落雁之容的美女,不一定是闭月羞花之貌的佳丽,但她们是女中俊杰闺门英范。在神州陆沉的年代,革命与反革命的殊死较量总是在历史的舞台上演绎。为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她们选择了革命,把理想和奉献写在生命的旗帜上,从黄浦江边的地平线出发,在勇往直前的征途中留下青春的背影,更有那血迹斑斑的脚印……她们“为妇女解放,为劳苦大众解放,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一生”(毛泽东语)。在土地革命的大潮中、在抗击日寇的刀光下、在解放战争的炮声里,她们的名字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已成为一种红色印记深深地铭刻在祖国的山山水水之间。虽然历史的长河湮没了战争的硝烟,但当年她们的血战与献身,壮国之魂扬军之威励民之志,已被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在心灵深处由衷地景仰与崇敬!当革命前驱的鲜血染成的五星红旗飘扬在华夏大地的时候,当她们所憧憬的那个叫做“明天”的新时代到来的时候,我们不会忘记也不应该忘记她们和他们——“死难烈士万岁”!政治是历史的积累,未来是昨天的延续。今天,在奔向中国梦的时候,让我们拂去岁月的尘封,在世纪的穿越中缅怀,重新走进一段战争的历史,走进一段革命的传奇,从一个个记忆的单元里捡拾那些催人泪下的故事,用她们的信仰、情操和良知来净化我们的心灵!并用虔诚的一瓣心香恭祭冥灵!

向巾帼英雄致敬!为巾帼之殇致哀!

忠魂兮安在

人民不会忘记:向警予(1895-1928,原名向俊贤、俗名“九姑”,湖南溆浦人,土家族,中共第一位女中央委员、第一任中央妇女部部长)在押赴汉口余记里空坪刑场时,沿途高呼革命口号高唱《国际歌》,惊恐万状的敌人便用碎石子塞满她的嘴,那残忍那狠毒无以复加,然而那口号那歌声的余音流韵依然在白云千载中悠悠回荡,这便是历史为这位巾帼先驱留下的最后记忆!中共中央在上海为她举行追悼会,悼念来自“新民学会”的女革命家!悼念中国最早的无产阶级妇女运动的开创者和领导人!

人民不会忘记:陈铁军(1904-1928,学名陈燮君、化名陈彩萍,广东佛山人,中共两广区委妇女委员)就义时,正气凛然视死如归,与革命战友和爱人周文雍(广州起义赤卫队总指挥)携手并肩昂首前行,手中还拿一支香烟且边吸边微笑,没有卑微和虚荣,没有哀怨和忧伤,而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从容。他们把人生的信仰和爱情溶合在一起,让记者的镜头将这“刑场上的婚礼”定格成永恒!时新闻报道说:“临刑前,容色不变,沿途均呼共产党万岁之口号!”香港和日本的报纸也登载了他们这空前绝后的壮举。

人民不会忘记:杨开慧(1901-1930,字云锦、乳名霞,湖南长沙县人,长沙平江湘阴边界地下武装斗争的组织和领导者之一)牺牲时无比哀烈悲壮,灭绝人性的敌人阴险毒辣的蓄意没有一枪绝命,她惨痛得两脚蹬出土坑、两手抠进泥土、十指满是血污,在极度痛苦中殉难,也留给人们撕心裂肺的痛。那时在井冈山的毛泽东从国民党的报纸上看到妻子牺牲的消息悲痛欲绝,写下了“开慧之死,百身莫赎”那字字血泪的千古之痛,其情之深其悲之切和对敌人凶残暴行的其恨之烈,山河见证日月可鉴!

人民不会忘记:赵一曼(1905-1936,原名李坤泰、学名李淑宁、笔名李一超,四川宜宾人,东北抗联第三军一师二团政委)剑胆诗心,曾写下“未惜头颅新故国,甘将热血沃中华”(《滨江述怀》)的战斗诗篇,更是用年青的生命去实践这一悲壮的誓言。她英勇抗日壮烈殉国的传奇在建国初被搬上银幕,其姐李坤杰看了电影《赵一曼》深有感触,从1952到1956的五年间多方苦寻,终于知道那抗联女英雄赵一曼竟然就是与家中失去联系二十多年的妹妹李坤泰。巴山能不肃然,蜀水能不喟叹!

人民不会忘记:刘胡兰(1932-1947,原名刘富兰,山西文水人,该县第五区妇救会干事)是已知的中国共产党女烈士中年龄最小的一位英雄,面对阎匪和地主“复仇自卫队”血淋淋的铡刀,那“怕死就不当共产党”的高呼,震憾了几代人的心灵!更有那被捕前留下的一枚奶奶家传她的银戒指、一块恋人(八路军12团3营3连连长王本固)相赠的手帕、一只见证入党的信物“万金油”盒,这三件遗物诠释的是一个古老的习俗、一份美好的情感、一种崇高的信念!这珍贵三宝已被人们永远收藏在刻骨铭心的记忆中。

人民不会忘记:江竹筠(1920-1949,原名江竹君、人称“江姐”,四川自贡人,中共四川下川东地委委员)的英雄事迹因长篇小说《红岩》(1961年出版)和歌剧《江姐》(1964年公演)而传遍大江南北,为那个红色时代所颂扬。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和理解一个为革命献身的母亲对幼子那“盼教以踏着父母之足迹,以建设新中国为志”的人生最后的遗愿?那便是江姐丈夫(彭咏梧烈士)的前妻谭正伦,她明大义行大德摈弃恩怨,在敌人虎口下冒着生命危险艰难抚养烈士遗孤彭云(1946年生)。这真是高天厚土中的伟大女性啊!

英魂兮何处

人民不会忘记:毛泽建(1905-1929,湖南湘潭人,中共湖南衡山县委妇女委员和衡山工农游击队队长)在参与发动南岳暴动后的一次战斗中夫妇落入敌手,丈夫陈芬(衡山县委书记)被砍头,怀孕临产的她被关押,不久越狱在老乡家生下孩子,搜捕之敌循着孩子哭声抓住她们,孩子不幸夭折狱中,丧夫失子的悲痛没有动摇她的革命信念和意志。因她是毛泽东之妹并负有重要职责,敌人用尽酷刑但她坚贞不屈,1929年8月20日被杀害,是第一位为革命牺牲的毛家人。千里湘江为英雄流泪,万古衡岳为英雄举哀。

人民不会忘记:冯金妹(1908-1931,又名冯岳蓉,江苏无锡人,中共无锡县委委员兼城区区委书记)这位上海纱厂女工出身又在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过的布尔什维克,因叛徒出卖而被捕并押至镇江,怀孕6个月的她也难逃敌人的种种酷刑,1931年4月11日被杀害于镇江北固山刑场。时当地报纸报道:“冯金妹怀孕已及6月,大腹便便,执刑时立而不跪!”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昂首立于天地间,那浩然正气千古长存!而敌人罪恶的一声枪响,便是反动当局累累血债又添两条人命!

人民不会忘记:黄励(1905-1933,湖南益阳人,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长)曾出席德国柏林世界反帝大同盟会议(1928)和苏联海参威第二次太平洋地区职工代表大会(1929),回国参加抗日救亡,因叛徒告密在上海被捕后转押南京。1933年7月5日,这位誓言“我要把生命的一分一秒都献给革命”的无畏勇士被杀害于南京雨花台。而在临刑前她剪下一绺头发托难友转给爱人杨放之。这不是浪漫不是缠绵,而是在血雨腥风的岁月里见证一份前所未有的最深切最真诚最圣洁的爱,一绺青丝胜似对爱情的所有赞美!

人民不会忘记:任志贞(1914-1933,原名任海棠,陕西安定人,陕北红军游击队一支队一分队政治指导员)继承为革命牺牲的地下党父亲(任广盛)之遗志,积极开展革命活动,不久成为陕北第一位女红军且第一位女指导员,实现了与敌人武装斗争的宿愿。因叛徒出卖被捕,在经受包括竹签钉入十个手指等酷刑后,她怒斥“你们可以造出一千一万种刑具,但叫我出卖灵魂,办不到!”1933年的小年夜,在万家团圆之时被敌杀害。她那19岁的如花年华过早的凋谢了,青春少女的热血染红了陕北高原的山丹丹花!

人民不会忘记:徐全直(1903-1934,湖北汉川人,中共江西省委妇女部部长兼省委秘书)是陈潭秋之妻,后调上海中共中央机关做交通联络工作。1933年因临产未能随中央转移江西苏区,孩子出生后托付给潘姓同乡,不久被捕又转押南京,敌人欲将她送“反省院”,但她“宁为革命死,绝不去反省院”!1934年2月1日夜,雨花台上又一位烈士倒下了。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却洗不尽雨花台上的斑斑血迹!当时有共产党同情者冒险将其葬于南京水西门外,并立碑志之:“古复(湖北沔阳)徐全直女士之墓”。

人民不会忘记:刘惠馨(1914-1941,江苏淮阴人,中共湖北鄂西特委妇女部长兼恩施县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长)自“一二·九”运动就投身学运和农运,“七七事变”后积极开展抗日斗争。“皖南事变”后国民党反动派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因叛徒出卖她带着出生不久的女儿被捕,阴毒卑鄙的敌人竟然挑战人类母爱本性,欲以残害孩子来威胁她就范,作为既是革命者又是母亲的她胸怀更伟大更神圣的对人民的大爱而坚贞不屈。1941年11月17日英勇捐躯,恩施城东的五峰山永远昭示着她英名不朽光耀千秋!

国魂兮归来

人民不会忘记:李林(1915-1940,原名李秀若,福建尤溪人,山西晋绥边区第11行政专员公署秘书主任)出生于印尼归侨,当年北平民国大学高材生毅然投身革命,抗战爆发后坚决要求上前线杀敌。1940年4月,日寇集中大批军力对晋绥边区“大扫荡”,为掩护机关和群众突围,她不顾怀有3个月身孕,率骑兵连勇猛冲杀引开日寇使大家脱险。当穷凶极恶的日寇狼嚎般地层层包围欲以生擒时,她用自己最后一颗子弹舍生取义杀身成仁,那共产党人的民族大节气壮太行震撼长城!

人民不会忘记:喻尊霞(1920-1940,江苏泗洪人,安徽皖东北抗日民主政府民运工作队队员)积极从事抗日斗争,1940年5月28日被地主告密落入日寇魔掌,汉奸王仲涛试图劝降,她鄙视的唾弃道:“呸!不要脸的东西,你枉披了一张人皮,给中国人丢尽了脸!”日寇拿来纸笔要她写自首书,她怒目挥毫写下“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八个大字,暴跳如雷的日寇小队长抽出东洋刀砍下她写字的四个手指,声嘶力竭地咆哮道:“埋掉!埋掉!”她终被日寇活埋,这是日本鬼子在中国大地上犯下的又一不可饶恕的罪行!

人民不会忘记:艾侠(1921-1941,原名赵素娥,广西柳州人,中共江苏盐城县十三区委委员)随广西学生军北上湖北安徽等地开展抗日活动,后奔赴苏北盐阜区抗战前线。1941年1月下旬,在盐城大冈镇了解日伪敌情因汉奸告密而被捕。敌伪32师师长徐绍南妄图让她做小舅子老婆,她宁死不从而守护人格的尊严。当年11月下旬的一个深夜,敌人用包着石灰的毛巾捂住她的嘴,将五花大绑的她秘密活埋在龙冈南寺的冈沟河东堆下。虽然没有人知道她的遇难日,但她的名字已是人们心中永远的丰碑!

人民不会忘记:陈洛涟(1919-1943,又名陈月莲,浙江乐清人,先后在新四军教导总队总教室和军参谋处工作)中学时和同学翻越学校围墙远赴安徽泾县参加新四军,“皖南事变”后转移到苏北新军部。1943年3月16日,随新四军三师到中央学习的干部队(51人)从旧黄河口乘船取道山东去延安。深夜在连云港附近秦山岛的小沙东海域遭遇日寇巡逻艇,他们与数倍于我的鬼子激战至次日,她和丈夫田守尧(三师八旅旅长)及战友共16人英勇牺牲,用殷红的鲜血在浩瀚的祖国大海上书写着民族正义应有的庄严!

人民不会忘记:冷云(1915-1938,原名郑志民,黑龙江桦川人,东北抗联第二路军五军一师妇女团政治指导员)于1938年夏强忍丈夫(吉乃臣)牺牲的悲痛,将出生两月的婴儿托付老乡而随部队西征;10月上旬在牡丹江下游支流乌斯浑河西岸遭遇一千多日伪军,率七位女战士掩护部队突围成功后,被日寇包围于河边,她们毫不畏惧英勇还击,打到弹尽援绝仍誓死不屈,高唱《国际歌》互相挽臂涉入河中,集体沉江壮烈殉国。她们是指导员冷云,班长胡秀芝、杨贵珍,战士韩桂琴、黄桂清、王惠民、李凤善,被服厂厂长安顺福,最大的冷云23岁,最小的王惠民才13岁。“八女投江”悲烈壮举令敌人震憾,日寇指挥官连声哀叹:“连女人都不怕死,中国灭亡不了!”然而怎不令人叹息,日寇的铁蹄给那段惨痛的历史留下了太多的落红……

----------------------------------------------------------------------------------------------------------------------------------------------------------------

铁血老兵公益,记录历史,温暖老兵。新版网页已经上线,更多内容关注铁血老兵网页

本文内容于 2014/4/2 14:16:18 被奔跑的小壮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