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

记得那是在“要文斗不要武斗”“文攻武卫”的年代。有一天,我们一群天真乱闹的小屁孩听到大人在议论说,观音山抢枪了。我们就立马不顾一切的想去看个究竟。在当时我们也就是比张嘎大个1-2岁的样子吧,要知道枪对我们的诱惑可真的是首屈一指的啦。几个发小就不约而同的往目的地跑了去。只见有一大群大人在往一个门已被打开了的黑窟窿里涌挤着,几个穿着军装的解放军被挤在了一旁,他们茫然地看着这些革命群众的革命行动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把各种枪支弹药抢了出来........我们几个小屁孩没有一个敢跟着混进去浑水摸鱼的。只是光会用眼睛盯着别人拿出来的枪发呆,那目光是羡慕、是解馋、是那么的过瘾。当时,我记得在我们见过的枪里面有中正式步枪、有7.62口径的步骑枪、还有小日本的三八大盖,手枪我记得见得最多的是驳壳枪、54式,我出来也没有见过那么多的枪。当时只是觉得太过瘾 , 回去又有了跟小伙伴吹的资本了。哈哈 后来我们几个小屁孩见已经没人再从那个山洞里往外拿枪了,我们才恋恋不舍地踏上了回家的路,一路上我们还在热烈的谈论着、争吵着。 过了几天,我还死皮赖脸的弄来一发子弹。虽然已经过去了40多年了但我仍然清楚地记得:那是一发79步枪的子弹,说是子弹那是高的啦,那根本就不是真的子弹,因为子弹头是纸的。我不知道有什么用。我自己叫它为“教练弹”。天天把那颗早已被我的口袋布磨的铮亮铮亮的铜弹壳带着,只要一见有我认识的叔叔只要他被着中正式步枪,我就上去跟人套近乎,然后,就缠着要打枪。终于有那么一个好心的叔叔从肩上取下了枪给了我,我几乎激动得热泪盈眶,手抖抖地把子弹装进枪膛,然后竟然不知道以什么为目标,“往天上打!”叔叔对我说。“哦”我顺从的把枪对准了天,只听得“砰”的一声,我的第一次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完结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