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猴子和春丽是经过我的介绍认识的,猴子是我们单位的一个司机,春丽是和我住一栋楼上的邻居,有一天我和猴子一块到郑州办点事,回来后没有再到单位去,就让猴子直接送我回了家,这时候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另外孩子们还没有放学他也没办法接孩子,猴子回家没什么事干,另外这时候回家也确实有点早,就想找个地方把这一段时间消磨掉,最后在我的引荐下,猴子来到了春丽的棋牌乐里,春丽办这个棋牌乐已有好几年了,春丽的丈夫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春丽是一个没有工作的妇女,办这一个棋牌乐也是她丈夫看她太没事,等于给她找的工作,这是一份不轻松的工作,每天都会到很晚才回家,有时遇到几个歇工的玩家,还会一坐到天亮的。这也是一份很冒险的工作,经常得防着派出所的人员来查,一旦被派出所民警查到,好几个月都算白干了。

不管干什么事都得有人捧场,棋牌乐也是一样,有时三缺一,捧场的人就得救场,自从猴子知道这个地方后,每天下班后他都到春丽的棋牌乐里来,我对麻将牌不太感兴趣,我总认为在这上边论输赢太伤和气,有这种兴趣和心情的话不如几个人整两瓶酒喝喝,常言道:酒桌是越坐越厚道,牌桌是越坐越薄情。

猴子成春丽棋牌乐常客后,两个人的关系也慢慢的发生了变化,刚开始是猴子进来只要有位子坐下就玩,现在是尽量把位子让给旁人,真是人手不够的时候他才会上场,这样的人实际上就是棋牌乐老板的嫡系,他就是在救场子,因为这样的人遇到大玩家他得陪,遇到小玩家他还得奉陪,他输赢老板是都不会管的,到这种时候他和老板的关系大家都知道已经达到什么地步了。

猴子和春丽基本属于同龄人,都是三十多岁,猴子的老婆在银行上班,因为工作积极,前一阵子刚刚被提拔成一个小领导,提拔成领导后表现更是积极,每天早早的就去上班走了,晚上回来的很晚,接送孩子的任务基本是猴子的父亲一手代劳的,猴子的母亲在家是洗衣做饭的,俨然是一个专职的保姆,因为有这两位退休的老人照应着这个家庭,猴子在家就成了一个大闲人,没有多余事情和爱好的猴子就把打麻将当成了打发业余时间的营生。因为在单位开车时间长了,他经过的事情和见过的世面相对来说就多,另外他经常不断的和领导接触打交道,他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是眼快手勤的,因此他在待人接物等等方面一般都是恰到好处,这种人一般都很有眼色非常知道什么事情该怎么办。

这种人要是看中谁,就很容易把对方搞到手,据猴子后来说,他第一次看见春丽就对她动了心,春丽稍微有点黑,但是个子比较高,身材不是很胖,因为春丽做棋牌乐生意好几年了,见人的时候能说会道落落大方的,因此猴子第一次见到春丽就喜欢上了她,猴子的家庭条件又不错,在两个人初次接触中,猴子就很舍得花钱,因此两个人很快就黏糊到了一块,后来再加上猴子见多识广的,在春丽面前稍稍施展了一下本事就把春丽整到了手。本来两个人的年龄差不多,到一块就有相互的语言,很快两个人就打得火热。

猴子的老婆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已经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猴子的老婆说她每天忙前忙后的,回到家里总想得到一点温暖,可这几个月里天天都和猴子坐不到一块,有时候几天都不见猴子的面,每天她睡着了猴子回家了,每天她醒了猴子正睡着呢,两个人想说句知心话都找不到合适的时间,她也怀疑过猴子有出轨的举动,但每次都感觉是自己多心了,她也对自己近段时间的所作所为进行过反思,她说她干这一行没星期没假期的,休息的时间很少,特别是最近当住这个小领导之后,她感觉自己照顾这个家的时间更少了,她感觉很对不起自己的公婆和猴子,但她这样拼命的干还不是为了这个家更好,她很希望和猴子单独坐下来沟通沟通。

在一个周六的中午,猴子的老婆来到了我家,当时家中只有我和老婆两个人,我们正准备吃饭呢,猴子的老婆这时候敲门进来了,因为都是熟人,我老婆急忙让她坐下一块吃饭,坐下后没有怎么客套,她就开门见山的说到了猴子最近表现不好这方面来了,她把她的想法和疑虑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她就是让我有时间问一下猴子,最近有什么心事,为什么到家后对她不如从前了,每天为什么回去的那样晚,另外回去后睡觉的时候都给她让一个后背,面都不想给她照一下,这个女人越说越气,还不时地掉眼泪。看来她是真忙,连哭带说的一二十分钟的时间她就急急忙忙的离开了我家,留下我和我老婆大眼瞪小眼的,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第二天我抽了一个时间给猴子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有时间见见我,当时猴子就说立即来,没多长时间猴子就来到了我家,坐下后我拿出了我老婆早上走的时候为我们准备的下酒菜,并且搬出了一件啤酒,猴子说他开着车呢不敢喝,于是我们两个吃着小菜,猴子给我倒着啤酒,我一个人闷闷的喝着,刚开始我们两个先拉点别的事情,最后我把话题说到了这上边,猴子也没有背我,一股脑的把事情都说了出来,他和春丽从见面到现在,这之间如何如何的,他说的很详细有声有色的,我听的是面红耳赤的,最后我问他,家庭怎么办,他说家是不会让它零散的,因为他的孩子太可爱了。我问他难道说你的老婆就不可爱了吗?你可不能乐不思蜀呀,什么是家?因为家有这个所谓的老婆[女人]在,才称为这是一个囫囵的家。家应该是一个人最向往也最应该为它付出的地方。你现在把精力都放在外边这个女人的身上,你就那么一点精力,你怎么会顾得了本应该你照顾的这个家呢?该回头的时候就应该回头,春丽就让真正应该关心她的人去关心吧,你也去关心你真正需要关心的人吧。

常言道:劝赌不劝色的,我也不知道如何劝着对,总之最后我对猴子说,前边的事就让它过去,见你老婆的时候你和春丽这些事你我都不提,我只对你老婆说你前一段打麻将输钱了,你的心情不好,后边的事你自己看着解决,猴子对着我点头答应了。

接下来猴子确实有改进,这从猴子他老婆的电话中就能听出来,不过我听说猴子和春丽两个人并没有彻底断绝来往,只能说两个人有所收敛,现在我还后悔当初介绍他两个认识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