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魂永在----王伟,您回来啦!》第二章、王伟撞机后


今天是我空军英雄王伟同志为国光榮捐軀十三年紀念日,现发表本人創作中的科幻軍事長篇小說《军魂永在----王伟,您回来啦!》之前三章,以示紀念。

王伟同志永远活在十三亿中国人民的心中……

军魂永在----王伟,您回来啦!(前三章)

(科幻军事小说)

作者﹕石金 章、王伟撞机后

第二个星期,我第二次独自到迪斯尼乐园,我四处走动,想寻找一些可疑的迹象来证明我的想法具有现实性,来证明我梦中的一切是事实。

最近,我一直在练唱两支旧歌,准备在一些聚会上一展歌喉,抒发我的胸怀之志。这两支歌,一支是《等待出航》,一支是《我爱祖国的蓝天》,这是我心目中的“空一体歌”,前一支练得差不多,后一支还不熟。我边走边轻声地唱着,兴到心头时,我想起空军英雄王伟,我竟不由自主地引吭高歌,乐园里的游客看到我如此投入地唱着,有的倾耳静听,有的认真地地跟唱着,有的嘻哈地笑着表示赞赏……

我走得倦乏的时候,依旧到那树下的长椅上坐着,希能再度打盹入睡,希望再梦会王伟……我感觉这个地方是酿梦的好地方。

渐渐地,我又步入梦乡,四周雾气茫茫……在朦胧中,我在一条种满高高耸立的油棕、蒲葵、鱼尾葵、大王椰的大道上行进,树下的长形花圃以杜鹃花、龙船花为主,杜鹃犹艳,红、白、云锦,相杂开放,嫣然动人;龙船花初放,红艳艳的,那攒起的伞形小花朵聚成一束,神采欣然……我走着走着,看到一位身材魁梧的短发青年跟在我的后面,那身影跟我在第一次梦会的王伟相似。不过他戴着口罩,穿一身休闲服装,那服装和我的家乡石狮制造的式样相同。我的家乡石狮是中国的服装之都,生产高质量的服装远销国内外。我想这人一定和石狮有缘,或者他来自石狮,是我的同乡。我放慢脚步,让他接近我。

我这个人奇怪,做梦也奇怪。在梦中,我所处的环境一向是明朗的,宛如在现实中;即使环境是朦胧的,我也怀有着不朦胧的意识。我梦中的人往往是活生生的,而梦也就成为我的现实生活的展现和延续纵使我一觉醒来,我的现实生活似乎便是梦的继续。

那人同我肩并肩走着,并不避讳互相之间是陌生人,相信在旁人的眼中,我们是亲密朋友。

我们并肩走了七八步,这时,他解开口罩,向我和谒地笑笑﹕“金剑同志,您好!”

我猛然侧过头,不禁兴奋地高声大叫﹕“王伟同志,您又回来啦!”

我们热烈地握手。

我们俩商议找一个幽静的地方谈心。这是我们梦境里乐园的边缘地带,那里有一泓水池,微波荡漾,池旁有一个小亭,小亭中有石圆桌石鼓椅,我们坐在那里谈心……

初夏,阳光灿烂,如絮的白云飘浮在天空,时而遮没太阳,令天气清爽起来,坐在亭子里谈心,又是和自己心仪的英雄谈心,我的内心有着无以为尚的欢愉感觉。

我追踪着那天的梦境﹕“王伟同志,那天,你离开乐园像幪面超人一样地飞天而去,你到那里?”

王伟沉默着,好像有不可泄露的秘密。

我继续追问“我追上来时看到你仿佛站在云端,瞬间又不见了,你到那里去?”

王伟﹕“回基地。”

“但那架歼八军机你当时没有驾走,你是飞天而去的,以后那架军机向着你的方向飞去……

“我身上有助飞器,所以你看到我象超人一般地飞天而去。那架歼八经改造有自动控制系统,我飞上天后召回它,飞回基地。”

我衷心赞佩﹕“我看,你已经不是平常人,天神。”

王伟吐露真情﹕“我来自一个遥远的星球。”

我求知心切﹕“嗯,王伟同志,你变成太空外星人,有可能。不过,我想知道你十一年前撞机、堕机的情况。”我继续说﹕“你是亲历者,你有洞察力,现在又是来自层空间。”

王伟坦诚地﹕“能!我记得一清二楚。不过,应该从浅讲起……”

接着,王伟回忆着说﹕“撞机以后……”

撞机以后,王伟跳伞坠入茫茫大海,他解除降落伞以后,把救生衣穿在身上,他很疲倦,半迷半醒,昏昏蒙蒙地顺着潮流飘到一个礁石浅滩。这浅滩是大海中一个弯月形的沙难,错错落落地峭立着奇形怪状的礁石,最高的礁石约有两人高,宛如一头蹲伏的狮子。他被潮水冲上沙滩便不省人事……

当王伟悠悠醒来的时候是夜晚,夜云浓重,雾气微夜色茫茫……因为机舱有仪表,他驾驶飞机一般不戴手表,当月亮从云堆里钻出来时,他看着半圆的朦胧月亮升近中天,从月相和高度判断,这时是夜晚八时左右。这时,潮水正涨,他头戴飞行帽,四肢酥软地躺在绵软的沙滩上。这时,他感到身旁净是营营乱动的动物,他伸一摸,捉了一只在手一看,原来是约六寸的虎虾,他急忙坐起身,除下灦淋淋的裤,然后把裤管扎好,接连了几抓而后又是捧了几捧,如此又抓又捧,捕捞了半裤管虎虾,他把裤管扎好,浸润在海水里,只觉得虎虾在里面鲜蹦活跳,充满躁动……

王伟已经将近十二小时粒米不进,滴水不入,肚内叽哩咕噜,饿得双手乏力。他了解许多野外求生的常识,他知道,在海生动物中,新鲜的虾和鱿鱼,还有水母最适合于生食。他用乏力的双手有点艰难地剥了一只虎虾,放在口里咀嚼,感觉非常鲜美,而且生津止渴。他接连吃了三只。

这时他想起能够熟食最好,他从裤管侧袋搜出一个打火机,接连打了下,火一直打不着。他感觉可能是海水灦的缘故,便拿起打火机直摔,把水渍摔掉,然后在风中挥动,让打火机干爽起来,反复打几下,终于着火了。

他接连剥了几只虾,背着海风,把虎虾烤熟,放在口里大咀起来,哗!比平时吃的什么食物都美味。

此时此刻,他感到只有好好生存才有希望重回基地,才能够再腾空飞翔,去消灭来犯的敌机,保卫祖国神圣的领空。

因为太困乏了,他泅到那最高的宛如蹲伏狮子的礁石上,全身灦淋淋地昏昏入睡了。那礁石坐南向北,北面半高处略显平坦,约有一米见方,左右有拱起的高位,象狮子的两条前腿,他将礁石视若母亲,那平位就像母亲的怀抱,他蜷曲着身子,尽管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啪啪的声响,他太困乏了,舒舒服服地呼呼入睡……直到第二天太阳照射到他的身上,他才醒觉。

他看着经升起半人高的太阳,他揉着惺忪的睡眼,懊悔自己未能早醒欣赏海上壮丽的日出,特别是在自己刧后余生的时候。他心里盘算着﹕“明日一定抖擞精神,在黎明前醒来欣赏日出……

此时此刻,他感到只有好好生存才有希望重回基地,才能够再腾空飞翔,去消灭来犯的敌机,保卫祖国神圣的领空。

因为太困乏了,他泅到那最高的宛如蹲伏狮子的礁石上,全身灦淋淋地昏昏入睡了。那礁石坐南向北,北面半高处略显平坦,约有一米见方,左右有拱起的高位,象狮子的两条前腿,他将礁石视若母亲,那平位就像母亲的怀抱,他蜷曲着身子,尽管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啪啪的声响,他太困乏了,舒舒服服地呼呼入睡……直到第二天太阳照射到他的身上,他才醒觉。

他看着经升起半人高的太阳,他揉着惺忪的睡眼,懊悔自己未能早醒欣赏海上壮丽的日出,特别是在自己刧后余生的时候。他心里盘算着﹕“明日一定抖擞精神,在黎明前醒来欣赏日出……

王伟把昨夜休眠的礁石绰名为“交椅礁”。他决定以此礁为活动中心,在一天内探明周围的环境。他站起身观察四周,现在西南方向约百米的礁石群中有木材在漂浮,他决定游过去将那些木设法弄过来交椅礁,他心里思量着﹕“这些木材有多种用途,一、可以搭简陃的栖身之所;二、可以用来作燃料;三、可以用来作辅助泅渡的工具。他在瞭望中发现在西北方向有一块浮在水面的陆地的朦胧轮廓,估计是一个小岛,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到那里去,也许那里有人居住,至少它的条件比这里好,假如遇上台风,这交椅礁是完全不能胜任的。而且,在这里他只能永远吃虎虾,喝海水……

他攀下礁石脚把那裤拎上来,把管里的虎虾倒在石上,非常快手地把虎虾剥壳,放在石上生晒,生晒的虎虾不失美味,而且可以储备作干粮。他烧烤十二只作早餐。

王伟把衣服洗净,用石块压着晒太阳,他穿了一条短裤,上身赤条条的,向着西南方向礁石群游去……

到了礁石群,他发现那些木材原来是一艘破渔船的残骸和船板,而且还有一支橹,在礁石滩里飘荡……他想﹕“这一定是一艘废置的渔船,这小渔船中间位有一支断桅,小船在这一带经历长期碰撞而破碎,看来周围会沉没一些有用的器具,应该打捞一下。”

王伟先把破渔船收拾一下。这破渔船比舢舨略大,龙骨和底板保留完好,左右舷仍好,两舷的木板破烂不堪,显然是被冲烂的,幸好是在环形礁石滩里,左撞右撞,没有被撞到外面,才不至于消失在大海里。

船头挂一张破渔网。一些破烂的船板在礁石间飘浮游荡,王伟把破渔网铺在船底,费了一些功夫才把这些破碎木板收集好而后放在鱼网里捆好,绑在船底,让破船增加浮力。

水并不深,只有一至两米,海水清澈见底王伟在船底附近摸了一阵,他发现水中有些家具渔具,他一一摸起观看,取上可用者,把一个铝脸盆、铝茶壸、单柄铁锅、铁勺,铁铲,塑桶,两块破缺的大瓷碗收集在舱里的渔网

王伟收拾得差不多,便站在船里,用橹时而作篙,时而作浆,时而作橹,摆弄着小船前进……海上刮起西南风,很快地,他把破船撑渡到交椅礁,选择了一个环形小礁泻湖,用棕绳缆系在礁石上。

王伟把几块碎木片和铁锅、塑桶拿到交椅礁凹位,把晒得半干的虎虾放在面盆里继续晒干。

他穿上短裤,把晒干的衣披在身上他把飞行裤穿上,把飞行衣继续晒干,以后折叠好在凹位的左边用石头压住。

他把木片放在石上晒干。在右边用三块石头架起一个灶位,放好铁锅,他用棕绳绑好塑料桶,舀了半桶海水备用。

王伟下到破船里,把渔网解开,把部份木板放在一个礁石环的空位放好,然后搬来几块石块压好,防止木板漂走那些较长的木板则绑在船底和两舷的破位。

王伟把船驶到东北面一个开阔处,恰好东西约莫二十米处各峭立一块石柱似的礁石。王伟把渔网绑在东面的礁石上,然后粗略地捡查渔网,他把几处破损结扎好,把渔网放进海里,在西礁柱上绑好另一端,让鱼网口向南,把网尾拖到北面水底,这时海上微波荡漾,暗潮自南向北涌动……

王伟驾着破船在渔网口南面三十米的地方用橹时而插水,时而击水,旨在把游鱼赶向北,赶入渔网,如此反复多次,他便前往收网﹕他把东面那端合拢到西面,然后把网收起,收到网尾两米处,发现纹有四、五十条鱼在跃动,再拉上一看,这些鱼虽然只有一尺多长,但种类多,计有东星斑、青斑、黄脚鱲、黑鱲、海鳗、马鲛鱼、黑鳅、白鳅等。

王伟见收获颇佳,便把破船驶回交椅礁,把东星斑和青斑拿上凹位处理,其它放在网内,他把网口扎好,然后放养在海水中。

他把东星斑和青斑放在石上一块木片上,,用军用小刀打鳞开肚,除去内脏洗净备用,他先放入鱼油片入锅炸出油,然后把鱼煎香,加点海水便煲起鱼汤。他所用的燃料就是那些木片,这时木片基本上被风干,他用军用小刀把木片起屑作火引,顿时烈火熊熊……片刻功夫便把鱼汤煲好。

王伟拿来铁勺舀了半勺汤一试,鱼味虽美但汤里却有苦卤味,这是海水的典型味道,他此时已是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他把鱼汤舀了半碗,把鱼放在另一碗里,坐在锅边大快朵颐,片刻功夫把两条约三斤重的鱼了将近一半,喝了半碗汤。

他站起身,舒动筋骨,立定身打了几路拳,感觉浑身是劲。

王伟朝灶里稍微泼点水,让木材的火半燃,灶里升起缕缕缕黑烟……他此举目的无他,是为了向远方传递讯息,他说﹕“我相信,今次撞机,领导和军民们一定极大关注,一定多方搜寻……”他孤悬海上,大海茫茫,他现在首要是保存自己,他的内心具有坚定的信念,他满怀信心地﹕“能够顺利回到部队,一定能够重新翱翔天,巡视碧海,忠诚地保卫祖国神圣的领海领空!

此时,他戴起飞行帽,面对粼粼碧海和幽幽天,豪迈地引吭高歌﹕

我爱祖国的蓝天,

晴空万里阳光灿烂,

白云为我铺大道,

东风送我飞向前,

金色的朝霞在我身边飞舞,

脚下是一片锦绣河山……

四月的南海,西南信风,带着轻淡咸味的海风呼呼而吹,爽人心怀。

王伟站在高处四处眺望,他的日光主要投注着西北方向那在平面浮沉的岛屿轮廓,他这时思索着这些岛屿肯定都在我国的南海……当他驾机在空中巡视时,他经常发现辽阔的南海上的丛丛点点岛礁一般没有固定居民,有些岛屿虽然有人,但却是被菲人和越人侵占。对面岛屿如果没有人要紧,环境总会比这里好,如果是菲越强盗侵占也不怕,先上去再说!

这时,王伟的内心又充盈着一个坚强的信念,他刚毅地只要好好地生存下去,可以争取早日回到部队,见到首长,见到战友,见到亲人,总有一天可以重新驾驭银鹰在蓝天飞翔。”说想到这里,他热血沸腾,情高呼“祖国万岁!”他仰首看着天空,高呼着﹕“拥抱您,可爱祖国的蓝天!”紧接着,他俯望着波涛荡漾的大海,呢喃道﹕“亲吻您,伟大祖国的碧海!”

王伟伸开双臂,上身前俯,如在翱翔,他继续唱着﹕

············

水兵爱大海,

骑兵爱草原,

要问飞行员爱什么?

我爱祖国的蓝天!

讲到这里,王伟在我面前重复地唱道﹕“我爱祖国的蓝天!”

我请求﹕“王伟同志你能简单介绍在礁石滩的其它情况吗?”

王伟激情洋溢﹕“我在礁石看过三次日出日落,经历四个月夜,刧后余生欣赏日出特别有情趣。

“第二天,我因为太困乏,错过了欣赏日出的机会,我感到很惋惜。第三天黎明前,我便醒来,主要是我早睡,我身穿飞行服背着风睡觉,强劲海风的凉意对于我的休眠没有影响,我睡得好,因而醒得早。我精神饱满,盘着双腿,安静地坐等黎明。

“大海的黎明前充满着躁动,海浪拍打着礁岩,发出哗哗的响声,那声响不乏单调,激越的浪声和轻快的风声交融,令我这个饱睡初醒的人听来感觉是一种绝妙的音乐享受。因为我心仪响往的是充满着生命魅力的黎明,我要看大自然、人世间美妙的日出,这富有象征意义的日出将给我的革命生涯带来深刻的启迪!

“海鸥们醒了,在喁喁细语……透过微茫的星光,我看到海鸥们都向着东方,两只犀利的眼光对着东方闪烁……

“我知道,黎明就快来到了,我全神贯注地看着东方那希望的原点。在水天微茫的交界线,我终于看到了,东方出现了一线白光,紧接着,一缕光线射向天空,紧跟着出现一片鱼肚白。这时,海鸥们向着东方纷纷飞起,仿佛是受到光明的召唤,在晨光照耀的海面亢奋地飞翔着,飞翔着……这时鱼肚白处的中间底位出现了霞光,瞬息间,那霞光千千束仿佛是迸射出来的,骤然把东方映得五光十色,缤纷多彩。很快地,太阳露出半边脸,紧接着突然跃上万顷碧波之上,放射着橘红色的柔和光辉……海鸥们沐浴着阳光,在拍翅飞翔着,飞翔着……

“这大海的日出,我是第一次看到,以前在一次执勤飞行时,我也看过一次。那次的黎明前,我的军机先向南飞,而后回旋向北准备飞回基地。就在这时欣赏到刚刚升起的一轮红日,那红日宛如一轮红皮鼓,随着军机的急速降低飞行高度,那红日升得特别快,令我感到生命的蓬勃气息。我的战机披着霞光降落在机场,我一出机舱,再看红日,那红日在霞光中升腾着、升腾着……比较一下两次日出,前一次令我充盈满足感,后一次使我充满希翼感。革命的生涯需要有希望的日出,纵使在黑暗的时刻,也要充满希翼,希望的日出一定会出现!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重飞天空,在红日的抚照下飞翔,飞翔……‘红日照我把敌歼’!

“我看着这小渔船中间位那支断桅,那断桅将近两米,我想﹕有桅一定有帆,一定有帆叶,我决定五天之后到那荒岛,那荒岛在约莫二十里之处,破船挂破帆,总比摇橹划桨好。

“我在第三天午后到在那礁石滩外,捞起那张破帆连着一截一米多的断桅,拖回来一驳,断处吻合,我用三支木条固定断裂位,用尼龙绳紧紧绑住,使桅杆牢固耸立。我挂起帆,而后再降落备用。小渔船的舵失落,可能漂流到他处。我决定以橹代舵。

“第三天响午,我捞回破帆以后遇上一场阵雨,那雨来自天上,是纯净的淡水,我脸朝天,张开口贪婪地承接雨水,如饮甘霖,感到口齿、胃腹得到生命之水的恩赐,生机特别盎然……我把铝盆、塑胶桶,两块大碗,铝茶壸都拿出来承接雨水,大约一个小时,雨云散去,天空放晴,太阳又辐射着强烈的光芒。我把雨水集中到胶水桶里,约莫三分之二桶,幸好,我有落雨的忧患意识,事先用用拣回来的胶布把烧火用的木柴罩着,没有淋湿,我烧了一壸开水。

“暮云阵阵,我一边煮鱼汤,一边欣赏落日……煮了一条黄鱲鱼和一条白鳅鱼用来做晚餐,那清淡的鱼汤特别好饮,鲜活鱼肉爽嫩美味。

“海上的月夜一派宁谧,一派温馨,夏日的月光,很快地消减白天的暑气,在月光照耀下,我看到映照着月光的海面,银光粼粼,在银波白浪间出现一阵流动的闪闪荧光,我听过居住海边的战友讲过,那阵荧光就是鱿鱼群发出的,我没有钓具,便乘着月色驾着小船到白天放网的地方,依照白天的方法张网。张好网以后,我不是用桨去赶鱿鱼,而是用预先剁碎的鲜鱼肉碎,自远而近地撒入海里,最后撒向网的上面,让鱼肉碎从网眼坠下,那鲜鱼肉是刚刚刴碎的,鱼肉新鲜,入水闪亮,吸引鱿鱼入网。最后,我把鲜鱼碎撒落尾部位,大约二十分钟时间便开始收网,足足网捕到三十斤鱿鱼,小的身长盈尺,大的将近两尺。我见猎心喜,伸手进网里抓了一只,把身首分离,除去内脏,先把触须放进口里咀嚼,非常爽脆,非常鲜美,比起虎虾好吃。我一时嘴馋,吃了整整一只。

“第四天黎明,我被海鸥们吵醒了,猛然醒觉,一看东方,红日披着彩色的轻纱一跃而起。在阳光下,我看到一只巨大的鱼鹰在飞翔,鱼鹰大如兀鹰,颌下有一弯月形的洁白羽毛。鱼鹰飞到礁石上歇息,用尖利的勾嘴梳理着羽毛,然后用警醒的目光注视着前面的浪涛深处,遽地展翅飞起,向着浪涛直插,一双利爪抓起一条刀形银鱼,飞到南面礁石上啄食……

第四天上午,我把鱿鱼或生晒或煮熟再风干,烧烤,我同时把那些鱼获也用海水一一热处理并且风干。

“第五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我便起身,准备好一切,我驾着破船,扬着破烂不堪的风帆,向着荒岛驶去,阳光灿烂,海风轻爽,虽是逆风,但有了帆,逆风也变顺风,但破船破帆并不好驶,难随心所欲,那破船颠簸摇荡,时左时右地行驶着,大约四个钟头的艰辛历程,才抵达荒岛……”

我为了更好地探测他的内心世界,我引导着说﹕“你只想到祖国、蓝天,你没有想到父母妻儿、亲密战友们?

王伟的故乡在浙江省北部的湖州市,东邻上海,南接杭州,西依天目山,北濒太湖,与无锡、苏州隔湖相望,湖州市是环太湖地区唯一因湖而得名的城市。湖州自古以来享有丝绸之府,鱼米之乡,文化之邦的美誉,王伟自幼在湖州,美丽的湖光山色在他的心境里投下美好的影象……他深爱自己的故乡,为了保卫祖国,他离开了可爱的故乡,从事充满着革命奋斗的军旅生涯,他时刻胸怀伟大的祖国,同时也惦记着可爱的故乡。

王伟﹕“想念,想念!去看过他们。父母健在,爱人因为想我而终日满脸愁容,充满沧桑感,孩子长成小青年。”

“亲人有什么感想?”

“他(她)们都说好像在梦中……其实我去看他们时是在他们在睡眠时节……”

嗯,明白,是在梦中相会。回去见战友们吗?”

“回去过,没有退役的战友都成为指挥员,战友们都说很想念我,营地里有我的真人相,他们欣羡我改造一新歼八军机,感慨地说﹕‘一切如在梦中……’”说了,王伟兀自不解地自言自语﹕“奇怪?为什么他们都说如在梦中?”

“这叫做天人之隔,梦中之合。再说你太忙啦!习惯如此方式相会。”我把话引向别处,深入地问他“你对撞机的看法如何?”

王伟笑了笑“金剑同志你真像个军旅记者,问得那么详细。好,我来说说,我赞同您在网络上博文里这样的说法﹕一、美帝国主义是一切罪恶的渊薮;二、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三、我们要运用我们中华大智慧、毛泽东思想指导我们和美帝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领域的一切斗争。”说了,王伟眯缝着眼睛﹕“正是由于美帝亡我之心不死,长期侵犯我国领空进行侦察,不过像以前五十年代那样明目张胆地侵入领空侦察显然不敢了,但是美帝蓄意侵入我经济专属区上空偷偷摸摸进行侦察的情况仍然存在。我和另一位战友驾机升空就是为了监视它们的侦察机……其实我军应该派五架战机,一架引路,两架在左右挟持,两架在上空压制,把侦察机迫降到我方机场,擒拿它。当时我们两架军机只是监视并起警告作用。由于美侦察机进行非常态操作,时而改变速度,时而改变方向、路线,我所驾驶的歼八军机因此撞上美机的螺旋浆,我的座机失去平衡堕向大海。在飞堕的时候,我无法掌控军机,只好选择跳伞……各国自有疆,何必相侵凌?如果有机会再来一次,我会击落它!”

我﹕“不请示首长?”

王伟﹕“当然要!”

我疑问﹕“如果首长出于战略需要不下达击落的命令?”

“我会选择主动撞正它的驾驶舱,与美机同归于尽!或者正面扑上,撞它,同归于尽!用我的生命和鲜血捍卫祖国的尊严!请美帝记住﹕你们在我国专属经济区从事间谍侦察活动,还高唱什么你们有飞越自由,好!以后我们空军强大了,我方派飞机到美国的专属经济区搞侦察,搞飞越自由,看你将会如何容忍我们的自由!

我﹕“王伟同志,你坠机以后,在最高首长的关怀下,展开频密的海空搜索达一个月,以后因搜寻无功,只好放弃,要是能找到你该多好啊!“

王伟﹕“我在交椅礁只三天夜,在爱情岛上林荫遮天。当然不可能找到我。”

惊喜﹕“爱情岛?你原来上了爱情岛!爱情岛是一个幽秘的地方,是不容易找到的。”我寻思着﹕“也许是我写的那个爱情岛?……爱情岛,我最熟悉……”一听王伟谈到爱情岛令我内心震撼,但我不作追问,继续进行我准备好的话题。

王伟点点头﹕“一上爱情岛,四周空溟澄澈,如在仙岛。”

我﹕“听说你的爱人写信给美国总统小布什,要向他讨回公道。”

王伟气愤﹕“对那种满口仁义道德,满腹男娼女盗的政治流氓,有什么公道可言?他会有报应的!”

我自握双手﹕“不久,九一一事件发生了,美国纽约的世界贸易中心双塔大楼遭撞机炸毁,这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可惜的是那么多平民成了无谓的牺牲品。”

王伟﹕“那时我在爱情岛,不了解情况,后来上了光明星看电脑才知道。”

我诧异地自语﹕“光明星?”但我没立刻追问他。我急需知道的是他在爱情岛的情况,我请求道﹕“你在爱情岛的情况可以告诉我吗?”

王伟不假思索地﹕“能!我记得一清二楚。下次吧!”说了,他温和地同我握手道别。

他从梦境淡出,奔跑而去……而我从梦境醒悟……我醒来时坐长椅上,而不是坐在小石亭的石椅上。那小石亭是梦中的境界,这梦又是那么清晰。

我不禁呢喃着﹕“我爱祖国的蓝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