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孝国:国民党中央军的战斗力真的很弱吗?

屈孝国

记得笔者在研读中共党史、军史的有关著作及相关历史人物的回忆录时,常常碰到这样一条不成定论的定论,那就是:国民党中央军的战斗力是相当弱的,甚至连一些地方军阀都不如;蒋介石在军事上是不行的,其带兵打仗极为低能。事实果真如此吗?个人认为此种看法是值得商榷的。

一、国民党中央军建军初期的战斗力

先从国民党中央军建军开始说起。国民党中央军的前身即黄埔学生军(或称国民党党军),黄埔军于1924年11月12日成立教导一团,12月16日成立教导第二团,1925年4月13日教导第1、第2两团合编为党军第1旅,旅长为何应钦;29日扩编为党军第1师,师长为何应钦,1925年8月扩充为国民革命军一军(包括三个师,随后借着“廖案”把许崇智挤走的机会又兼并扩充了两个师)。在党军成立初期,先后参加了两次东征并取得胜利,显示出了十分强大的战斗力。随后,参加北伐。

北伐之中,第一军(即国民党中央军的前身)战绩不佳,中共的一些党史、军史类作品认为这是中共的政治宣传人员退出所致,这个观点,笔者表示同意。因为自三·二零事件(即1926年3月20日发生的中山舰事件)和1925年5月20日发生的整理党务案事件之后,中共被迫退出了第一军,之后第一军在北伐中表现不佳。中共人员退出第一军虽然对第一军的战斗力有影响,但这种影响并没有持续多久。到了二次北伐(1928年2月开始,6月15日宣告结束)期间,第一军的战斗力就基本恢复了,总的表现比第一次北伐好很多。

蒋桂战争和中原大战期间,蒋介石接着雄厚经济实力的支撑,进一步改善了中央军的装备、扩充了中央军的实力,同时把一大批有一定军事指挥能力、比较清廉的黄埔系军官提拔上来,如陈诚、胡宗南等。现在我们也许认为陈诚、胡宗南在军事指挥上也就那样,平平谈谈甚至还屡打败仗,但与我们现在看法不同的是,那时以陈诚、胡宗南为代表的一大批黄埔系青年军官,实际上是有着相当革命精神和军事素养的。笔者看过与陈诚相关的《文史资料选辑》,里面提到了陈诚的军队在国民党军中是相当清正廉洁和有纪律的;而胡宗南的一名部下也回忆胡宗南此人在当时是颇为清廉、节俭的;同时陈、胡二人作战都较为勇敢,因而颇得蒋介石的赏识(文史资料选辑是相关历史当事人在中共的组织下写的,他们的立场大多倾向于中共方面,而选辑中如此肯为陈、胡说话,说明他们确实是这样的)。由此可见,蒋介石用人,用的并非都是刘峙那样的庸才,其提拔将领之时,也是非常看重其军事指挥能力的,即便是刘峙这样的庸才,在东征、北伐期间也是打过不少胜仗和硬仗的,否则,他绝对混不到如此高的地位。

二、国民党各派军阀混战中中央军的表现

1.许多人认为蒋介石之所以能够在国民党新军阀混战中取得最终胜利,靠的主要是其运用金钱和封官许愿的方式对敌方将领进行分化收买,有些人甚至认为这是唯一的原因。蒋介石运用金钱和政治许愿对敌方的将领进行分化收买是其最终取得胜利的重要原因我不否认,但认为它是唯一的原因或者是除此之外其它的原因就不重要了,这种说法是有失公允的。我们要知道的是,为什么只有蒋介石分化收买对手而不是对手收买他?为什么那些军阀部队的将领就那么容易收买?理由显而易见,因为蒋介石的中央军很团结,有革命精神,不会为了金钱背弃蒋,这就说明国民党中央军内部的向心力是很强的,不会出现地方军阀那种一被收买就倒戈的现象。也就是说,国民党中央军的战斗意志和革命精神都是相当强的,也能够紧紧的团结在蒋介石的身边,这便是他们战斗力强的一个表现。而反观其他各派军阀,其内部均有人员倒戈或脱离其派系的现象出现。冯玉祥的西北军和张学良的东北军就不用举例子了,阎锡山的晋绥军先后有商震、傅作义分离出去,李宗仁、白崇禧的桂系先后有俞作柏、李明瑞、黄绍竑分离出去,只有蒋介石的黄埔系中央军,在中共建国之前好像没有将领背离蒋而去,就是离蒋而去也基本上是政治上的原因。由此可见,国民党中央军的凝聚力是相当强。那么,要不要把军队的这种向心力也算入军队的战斗力之中呢?笔者认为是很有必要的。

2.冯玉祥和李宗仁在他们的文章或者是回忆录中一再强调蒋介石的军事指挥能力不行,但我认为这种观点是较为偏颇的。这些人眼睛只盯着北伐之时蒋介石的部队如何的无能,打仗如何的不行;他们所没有看到的是蒋介石中央军在北伐之后的进步:蒋介石领导的中央军在北伐之后因获得大量财政支持而使装备大为改进(包括购入飞机、大炮等现代战争武器),因为不断打胜仗而使士气大大提高,因为提拔了一大批有军事才干的将领而使其部队指挥员的指挥素质也大为提高,因为长期受黄埔精神的熏陶而使中央军的革命精神远非地方军阀可比。

可以这样说,中原大战中央军的胜利,就是其拥有强大战斗力的一个表现。在中原大战中,蒋介石中央军是先败后胜,从5月至8月初期中央军总体上是失败的,但并没有大伤元气,而从8月中下旬开始,蒋介石中央军就开始逐步对冯、阎联军取得优势。在两军开战之时,中央军的的兵力是40余万,而冯、阎、李联军则有70万人,可见,仅从兵力上讲,中央军是大大弱于冯、阎联军的。如果考虑到武器装备和财政支持的因素,中央军才能与冯、阎联军相匹敌,但还是要弱一些。相比冯、阎联军,蒋介石中央军最大的优势在于其指挥系统统一,内部没有太多的矛盾,加上武器、粮饷供应充足,所以其只要没有伤到元气,冯、阎联军便绝不能轻易打败他。

从整个中原大战的情况来看,冯、阎联军的战斗力和中央军的战斗力是在伯仲之间,而不是像某些人说的那样,冯、阎联军的战斗力远强于蒋介石中央军,如果真是那样,为什么冯、阎联军在蒋介石的金钱收买没有起作用之前其又不能打败中央军或是给其造成巨大损失呢?这是值得我们注意的一个问题。

中原大战之后,蒋介石的中央军在国内就已经没有对手了。在抗战爆发之前,国内的各派军事力量,相对于国民党中央军来说,都呈现出相对衰落的趋势,而这与中央军军事实力不断上升的趋势正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正如著名近代史研究专家杨奎松所言:“由于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正处于上升时期,所以其才能够在内有中共和各派军阀作乱、外有日本人侵略中克服重重困难,实现了对中国形式上的统一并使中国的资本主义取得一定发展,最后领导中国取得抗战胜利。”(见《中间地带的革命》一书)我想,这种上升应该也包括国民党中央军军事实力和战斗力的上升吧!

3.还有人认为中原大战中蒋介石中央军之所以取得胜利,靠的是张学良东北军的帮助。这样的说法也有其道理,但我们要知道的是,张学良出兵助蒋是在9月18日通电拥蒋之后才开始的,这时候,张学良已经看到了蒋介石即将胜利的苗头。换句话说,张学良就像一个精明的商人那样,看到哪头可以盈利就加入哪头,而不像某些书籍所写的那样是蒋的金钱收买的结果,当然蒋的金钱收买也是重要因素,但个人认为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如果金钱收买是决定性因素的话,就解释不了张学良为什么拿了蒋介石的那么多钱之后还在不停的观望而不出兵助蒋(蒋及其对手对张学良的收买及游说从1930年7月就开始了,而张到1930年9月18日才通电拥蒋),他的这种观望实际上是想进一步看出中原之战到底谁胜利的希望更大一些。最后,张学良看出蒋介石在此战中必胜无疑,所以才出兵相助,帮助蒋一举拿下冯、阎等人。

由上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张学良是在看到蒋介石获胜的几率比较大之后才出兵助蒋的,而在此之前,蒋的中央军就已经对冯、阎联军取得了一定的优势。因此,即使没有张学良出兵相助,蒋介石中央军也一样会取得胜利,只不过张学良出兵加速了这种胜利而已。

三、与红军作战中中央军的战斗力

因为前四次反围剿中红军对国民党军取得的胜利,致使红军多多少少对国民党军队有些歧视,认为他们不过如此。到了第四次围剿之时,蒋介石加大了国民党中央军参战的比例,红军的压力便徒然增大,但即便如此,中央军的几个主力师依然遭到了被歼的命运,其中包括陈诚土木系的核心部队11师、52师和59师。到了第五次围剿,蒋介石基本上拿出了他大部分的军事本钱:除少数部队留守后方及重要交通线路之外,其余的全部开往江西剿共,没有参与江西剿共的就只有胡宗南的第一军、卫立煌的第十四军。此时,由于没有了红四方面军在鄂豫皖苏区的支援,中央红军已是要独自承担起国民党军队的强大进攻了,这时,中共才知道蒋介石的可怕。中央红军的第五次反围剿,历时一年多时间,期间因为与国民党军队打消耗仗,所以伤亡颇大,据陈云同志的回忆,中央红军在五次反围剿期间,伤亡达到了六万余人,后来经过突击补充,于长征前,又达到了8万6000多人,此外,还有数千人部队和二万多名伤病员留守中央苏区。

中央红军同红四方面军回合之后,据张国焘的回忆,毛泽东在论述为什么要向西北发展的理由时,曾数次提到了蒋介石中央军的厉害:“他(指毛泽东)自己问自己:‘为甚么我们要到宁夏去?’他自己答复说:‘主要是蒋介石的飞机和大炮厉害,现在蒋介石得意,我们倒霉。他耀武扬威的找我们打,我们不中他的鬼计(应为诡计,原文如此)。我们不动声色的跑到宁夏,背靠外蒙古,看他还有甚么办法?’他继续说明:我们的同志们不肯老老实实的承认飞机大炮的厉害,现在我们只有变个戏法,也到外蒙古去弄点飞机大炮,来回敬蒋介石。如果没有飞机大炮,那就再不要说‘打倒蒋介石’这句话了。”(张国焘:《我的回忆》,北京,东方出版社2004年3月第一版,第381页)

从红一方面军当时的处境及同国民党中央军作战少有胜利的情况看,张国焘在其回忆录中所记叙的毛泽东的这段话,应该是可信的。由此也可以看出,蒋介石在军阀混战中屡获胜利之后,其士气已经大为提高,加之其装备大大改善,拥有了当时国内一般军事力量所不具有的强大的飞机和大炮等重型装备,使得其在与各派军事力量作战时,占尽优势。就连毛泽东这样一向藐视(其实毛泽东是嘴里藐视,心里还是相当重视的)蒋介石力量的人,也对蒋介石优势的军事技术装备和中央军强大的战斗力变得敬畏起来。如果说仅此一个还不足以证明的话,我们再来看一个:

“这一带的战斗中(指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第五、九军团南下四川在天全庐山一代与中央军的作战,本人注),蒋介石的飞机发挥了较大的威力。我军向天全挺进的那天拂晓,川军防线完全被击破,我军正乘胜沿着山岭要道向县城追击,可是到了九点钟,敌机分批飞临我们上空,作地毯式的轰炸,阻碍了我们的攻势。事后检讨,我军这次三百几十名伤亡中,竟有近三百名师敌机轰炸下的牺牲者,同时,在这次战役中,敌人所建立的碉堡阵地,威力较前也大有进步。”(张国焘:《我的回忆》,北京,东方出版社2004年3月第一版,第429页)

“我们觉得飞机与碉堡却非我们的力量所能摧毁。过去一方面军在江西对敌作战时,曾采取‘斩乌龟头’的战术,即乘敌人飞机没有触动的时候,用迅速的手段,消灭敌人伸出碉堡以外的兵力。但这种战术终于不能发生大效,结果江西苏区为碉堡所困,最后,不得不突围西行。毛泽东也曾斥之为‘错误的防御战术’。”(同上,第429页)

“我们的南下计划,显然没有甚么收获,不到一个月便结束了。这似乎证实了毛泽东所谓‘敌人飞机大炮厉害’的话。我们当时曾详加检讨,认为敌方在军事上占压倒优势,这是从来没有人否认过的......”(同上,第430页)

诸位一定要注意引文中加粗了字体的话,这实际上是对毛泽东所说之话的一个补充,并且是在具体事例上的一个补充。这说明了张国焘也逐步认识到毛泽东所言不虚,而通过这几次的交手,也让张国焘见识到了国民党中央军的战斗力却非一般的地方军阀部队所能比拟的。

另据资料披露,当年张国焘之所以不愿意北上,怕与胡宗南的第一师作战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因为1933年红四方面军由陕西南部一带向四川转移时,曾经吃过胡宗南亏,这使得张国焘对与胡宗南作战心存畏惧。而胡宗南的部队正是中央军的一个极为重要的重要组成部分。

同样的,毛泽东率领一、三军团组成陕甘支队北上抗日之时,也竭力避免同中央军交战。中共在陕北重组红一方面军之后,先后同东北军、晋绥军交战,因为“东北军比较好打”、“晋绥军的战斗力也不强”,(参见《毛泽东年谱》)并接连取得直罗镇战役和东征战役的胜利。红一方面军于1936年2月20日出师东征,出师期间,毛泽东一听闻十几万中央军在陈诚率领下进入山西、陕西,便马上决定回师,避免同中央军交战。

从上两个事例我们进一步可以看出,蒋介石的中央军是有着相当强大的军事实力和战斗力的,这种强大的实力致使毛泽东和张国焘也不能不有所承认。这与我们后来所了解的中央军战斗力很弱、连地方军阀都比不过的说法简直大相庭径。

四、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中央军的战斗力

解放战争初期,国民党军队经过整编,淘汰了老弱,进一步统一了编制、统一了装备,并加强了战斗力。这个阶段,国民党军中央军的战斗力集中体现在五大主力上。国民党中央军的五大主力全部美械装备,经由美国军官训练,受蒋介石的精神感召颇深,因而战斗力颇为强悍。

中共的军队为了歼灭五大主力,费了不少的精神。五大主力中,除了一个74师是在三大战役前被消灭的外,其余的全部是在三大战役中被消灭的,而三大战役进行之时,中共军队对国民党军队已经占据了相当的优势(尤其是后勤和战斗士气方面,这两点特别重要,同时,中共军队的武器装备也不输给国民党军队,甚至还略强一些)。

五大主力中的三支部队为何要到决战关头才被消灭?综合各方面的资料来看,一是中共军队很难找到合适的歼敌机会,二是五大主力战斗力极强,和一般的中央军部队的战斗力有天壤之别,所以其即使屡次被中共军队围住,中共军队也不能歼灭它。像陈诚土木系的核心部队—18军,在中原战场上数次被刘邓大军围住,但刘邓大军就是奈何不了它,最后只能撤围。再如华野屡次想要歼灭第五军,但很长时间都没有好的机会。就拿在1947年5月被歼灭的五大主力之首—整编第74师来说,其实在其被歼之前,74师的战斗力就已经遭到了很大的削弱。两次涟水之战,74师虽然占领了涟水,但却损兵折将6000余人,其中多是74师的骨干,此战,致使74师元气受到了相当的损伤,并且这种损伤也没也能够得到及时的修补,致使74师的战斗力有所下降,这也为后来华野歼灭74师创造了有利条件。

孟良崮战役,可以说是华野的一次辉煌胜利,因为它歼灭了国民党军队的头号主力—整编第74师。但此次作战,是在74师处于极端被动、兵力上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才被华野歼灭的。由于74师被压到了孟良崮这个山地丘陵地带,其美械装备发挥不出威力,加之此地山石众多、水源甚少,这一切都不利于74师发挥其战斗力。华野方面,又以1、4、6、8、9五个纵队(这几个纵队都是华野中特别擅长野战的部队,尤其是1、4、6三个纵队)十余万人、近4倍于74师的兵力来围攻74师,这使得74师处于绝对的劣势。

即使是在74师处于绝对劣势、华野处于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华野的五个纵队也经过了整整四天(从5月12日至5月16日)、花费了两万余人的代价才将其歼灭(中共的军事书说华野只伤亡了1.1万人,这个是不太准确的,有点刻意隐瞒的味道,从华野自孟良崮战役后数个月之内没打过大仗就可以看出华野的伤亡绝不止1.1万人)。

战役结束后,尽管付出了重大代价,但中共方面仍然欢呼异常,而国民党方面则如同死了爹娘一般痛心疾首。由此可以看出,在中共军队相对国民党军队还处于相对劣势的情况下,想要歼灭国民党中央军的一个王牌军是多么困难。

有人也许会问到,既然国民党军队的战斗力尤其是它的王牌军的战斗力如此的强悍,那为什么国民党军最后还是避免不了失败的命运呢?对此,我想说的是,战争——比的从来都不是单纯的战斗力和军事技术,而是各种因素综合的结果。我们只看到国民党主力部队战斗力强悍的一面,却没有看到中共军队比其更加强大的另一面。中共军队利用灵活机动、大步进退的运动战法,集中起于敌3倍、4倍、5倍甚至5倍以上的兵力来围歼敌军,这样,即使国民党军队再强悍,又怎能打得过三四倍于己的力量呢?所以,国民党军将领在打了败仗被共军俘获之后,往往很不服气的说,你们那么多人打我们一个,这不公平,如果一对一的打,你们不见得能赢我们(此处也可以看到,国民党军的将领对自己部队的战斗力是相当有信心的)。话说得虽然没错,但战争是讲究策略的一种东西,真正打起来之时,它从来就不讲什么规则了,国民党军一部分军队的战斗力虽然强,但死守军事教条主义,不知变通,又怎能不失败呢?

在经济学上有一个木桶原理,即木桶所能装的水不是由最长的那块木板决定的,而是由最短的那块木板决定的。用在国共军事较量上面,国民党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它有着太明显的短板:各部队战斗力参差不齐、军队内部派系过多、战略战术原则太死板、不够机动灵活总是等着被动挨打等,这一系列的短板决定了它的失败命运。

(写作于2012年4月26日至28日,修改于2013年9月25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