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看看我们纳税人的血汗钱养了怎样的一帮饭桶,看了就让人生气.难不成这些人都是走关系进入政法系统的??严重质疑.真的很难想像这样人拿着纳税人的工资不会脸红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核心提示

今年4月份,莆田市秀屿区山亭乡西埔口村的村民郭亚芳获悉,他有一份内蒙古萨拉齐监狱寄来的《刑满释放人员通知书》,通知书上称“郭亚芳因参与敲诈勒索,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后,刑满释放”。

郭家人一时蒙了,一向老实本分的郭亚芳怎会在外地犯罪?他在“服刑期间”又怎么可能返乡过年结婚生小孩呢?

据了解,目前,公安部信访办已责成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督促经办单位尽快查实。记者日前赶赴莆田,对这个错案进行了调查。

1.荒唐罪名 莫名其妙成“劳改犯”

2005年4月,莆田市秀屿区山亭乡西埔口村一位村干部悄悄告诉村民郭旺发:“你家亚芳,在外面犯事了。”郭旺发对此非常惊讶,经轮番追问,村干部才说出详情:去年8月份村里收到一份郭亚芳的《刑满释放人员通知书》。

这份发自内蒙古萨拉齐监狱的通知书称,该村82号的郭亚芳,因敲诈勒索罪,于2002年12月11日,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2004年5月17日刑满释放,请莆田市安置帮教工作办公室,做好帮教工作。

村主任郭金顺当时对此也感到不可思议,他告诉记者,郭亚芳外出经商期间,曾经因其父亲病重,于2002年10月回村一次;2004年2月,郭亚芳还回到村里操办婚事。可根据“通知书”标明的时间,当时他应该在监狱。

“郭家人真有能耐!坐牢期间还可以回家探亲、结婚!”有的村干部私下说。郭金顺回忆说,当时郭亚芳的父亲已经病逝,郭的爷爷也患了重疾,所以村里隐瞒至今。然而“通知书”问题一直困扰着村委会几位领导,8个月后,他们才找了机会,悄悄地透露给郭亚芳的叔父。

郭家人从此抬不起头来

6月中旬,记者来到了山亭乡,几个月过去了,原本老实本分的郭亚芳是“劳改犯”(当地人对服刑人员的称谓)的消息在这个村里不胫而走,传得沸沸扬扬。“刚开始我头都抬不起来。”郭母对记者说。

“名声扫地”的阴影也同样留在郭亚芳70多岁的爷爷郭亚棋脸上,他形容说,“这是个晴天霹雳!在农村,谁家要是小孩坐牢,就是丢了几代人的脸!”

远在上海的郭亚芳得悉后,更是哭笑不得。他告诉记者,当时第一感觉就是家人看错了!等自己看到通知书后他才紧张起来,背上“黑社会”污点,以后还能经商吗?

郭亚芳还说,新婚妻子还说被他骗了,两人因此多次吵架,就连一些客户也对他的人品产生怀疑,不愿与他做生意。

为了弄个明白,一向坚强的郭亚棋不停地往司法所、派出所跑,但除了“你家亚芳不是劳改犯”的答复外,就没有其他回音。“谁冒用亚芳的名?该怎么给孙子正名?”这成了郭亚棋的一块心病。

2.跨省调查 谁是真正的“郭亚芳”?

截然不同的服刑照

今年4月6日,郭家所在的西埔口村,致函内蒙古萨拉齐监狱,请狱方查清所羁押的“郭亚芳”真实身份,还村民郭亚芳之清白。

很快狱方提供了判决书和郭亚芳的服刑照片。记者看到,照片上的“郭亚芳”与西埔口村的郭亚芳,长相截然不同。萨拉齐监狱一位相关负责人在向记者确认该照片的真实性后,称可能是公安机关把身份弄错了。

服刑期间竟能结婚?

判决书称,郭亚芳参与由莆田人陈国祈、郑建兴等人领导、组织的黑社会性质团伙,该团伙犯有绑架罪、爆炸罪、敲诈勒索罪等,郭亚芳参与作案一起,敲诈财物5.5万元,2000年5月18日被包头市警方拘捕。

而在上海市祁连派出所提供的郭亚芳2003年在上海的暂住记录里,记者看到,每个月,郭亚芳都定期到派出所盖外口验证章。秀屿区民政局的一位工作人员也证实,2004年2月2日,郭和妻子到民政部门登记结婚,高兴地领走结婚证。而依据“通知书”,这一天郭还在服刑。疑点还不止此……

“郭亚芳哪有分身之术,在服刑期间,可以出狱办这么多的事!”山亭乡司法所负责人王儒江戏称,他说这怪事他前所未闻。

户口为何没被注销?

在秀屿区某派出所,记者从户籍管理电脑中查阅到,仅山亭乡叫“郭亚芳”的男子还有3人,两名1986年、1987年出生的男孩首先被排除(发案时是未成年人),另一名叫“郭亚芳”的,因照片较模糊,难以与服刑照对比。前往该村调查时,村民们说此人全家常年在外经商,也记不清他长啥模样,记者无从了解该男子详情。

秀屿区公安分局法制科负责人王长发说,查实嫌犯身份也是查明犯罪事实的一部分,按照规定,包头市警方应发出协查通知,到郭亚芳户籍所在地的忠门派出所,确认真实身份,此错案原因可能有两种:一是包头警方没有发协查通知函;二是户籍所在地的忠门派出所在核实身份时出错。

忠门派出所所长柯金海则向记者称,当时并没有收到包头警方通知函,否则所里也会据此注销服刑人员户口。

3.错案反思 办案的公检法都有责任

萨拉齐监狱给郭家人的回复称,该狱是刑罚执行机关,刑释通知书是依据内蒙古高院判决书发出的,建议村里可与当地司法机关联系核实。

包头市警方听了记者的叙述后显得很惊讶,他说事情已过去4年多了,不好查。

而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信访办的一位张姓人士称,弄错了罪犯身份,除了公安机关外,检察院、法院两级机关都有责任,目前此事件还在调查中。

当地检察院、法院的有关人士均表示,此事件过去已久,不好查实,公安机关侦查时理应查实。

4.专家呼吁 公检法应加大相互制约力度

省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陈祥健说,这起刑事错案反映了部分办案单位的麻痹大意、不负责任态度,刑事案件从公安机关侦查,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再到法院审理判决,是一环一环互相配合、互相监督制约的程序,遗憾的是这个错案,在这三个环节都没有验明正身。

陈祥健说,这样的错案应引起包括省内外公检法机关的重视,各机关应切实负起责任,以严格的程序构成相互制约,建立随时纠错的循环机制,有效防止冤假错案。

福建元一律师事务所律师建议,家属可请求户籍地派出所,启动倒查程序,从监狱起逐级倒查纠错,最后达到更改判决书,清除犯罪记录,消除名誉影响。 (稿件来源: 海峡都市报 记者 林海峰文/图)

-------------------------------------------------------------------华丽分割线-----------------------------------------

福建农民被冤成跨省逃犯 羁押11个月后无罪释放2014年03月26日19:01 法制日报 我有话说(328人参与) 收藏本文 法制网记者 吴亚东

3月18日上午,福建省漳州市云霄县农民方俊金在江西省永修县看守所待了11个月零7天后被无罪释放了。这位40多岁的农民在此之前从未出过福建省,最远也仅仅到过漳州市区。而在2013年4月11日,正在云霄县当保安的他却被江西永修县公安局以涉嫌盗窃罪带走了。

“之前,我只知道江西省,永修这个地方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方俊金说。

去年4月11日上午10点左右,云霄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两名民警找到方俊金,并对他表明警方怀疑他是网上逃犯。随后,方俊金被关在云霄县看守所。

两天后,江西省永修县的民警来到云霄县,将方俊金带回了永修。随后,永修县公安局以方俊金涉嫌到永修县盗窃为由,对方俊金进行刑事拘留。2013年4月24日,经永修县检察院批准,永修县公安局又以涉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执行逮捕。同年9月4日,永修检察院以方俊金犯盗窃罪向法院提起公诉。10月17日,永修县法院开庭审理方俊金所涉案件。11月7日,永修法院以方俊金犯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有期徒刑13个月。

据了解,2009年2月12日,江西永修县某小区发生一起盗窃案,警方在事发现场一条中华香烟盒上提取了一枚指纹,经比对与方俊金的指纹雷同,因此就把方俊金列为重大作案嫌疑人,并列为网上在逃人员。

2011年,云霄县公安局曾组织对全县保安员进行指纹录入存底,正在某小区当保安的方俊金也在此列。江西警方正是通过全国指纹库比对,于2013年发现所提取的指纹与方俊金的指纹雷同,因此赶至云霄将方俊金抓捕归案。

“2009年2月12日,我在云霄家中照顾刚出院的老母亲,这个邻居、亲戚、朋友都可以做证明。”方俊金说。在提审时,他一再澄清自己并未到过江西省,更没有在永修县盗窃。然而,方俊金被告知,必须提供事发当时自己生活的录像带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方俊金的辩护律师林志强认为,本案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方俊金到过江西省甚至永修县。而对于那枚唯一能“证明”是方俊金盗窃的指纹,林律师解释道,烟盒是可移动的物体,不能证明就是方俊金作案所留。对此,方俊金说,烟盒上的指纹有可能是2008年,他在云霄朋友开的制烟厂工作时无意中留下的。

“在庭审过程中,我了解到失窃屋主夫妻二人均是永修县法院的工作人员。”林律师称,房屋被盗时门窗完好无损,方俊金与失主素不相识,从未出过远门的他根本就不具备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客观要件和主观要件,“在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明方俊金盗窃的前提下,本应该本着‘疑罪从无’和‘孤证不立’的原则,认定方俊金无罪,但后面永修县政法机关又进行了起诉、审判等”。

被判刑后,方俊金提起上诉,九江市中院于去年12月9日以证据不足撤销判决,并发回永修县法院重新审理。今年1月20日,永修县法院重新开庭,2月17日检察院以证据不足撤回起诉。3月17日,方俊金在永修当地4名民警的护送下回到了漳州。

林志强律师介绍,目前方俊金已草拟《国家赔偿申请书》提出行政诉讼,他将协助方俊金向相关机关申请国家赔偿。因为本案中涉及公检法三个部门,按照刑事赔偿程序,方俊金可向负有赔偿义务的任何一个机关提出赔偿请求。赔偿义务机关应当在收到赔偿请求之日起2个月内作出决定。

林志强称,方俊金及家属提出了6点赔偿要求,包括由赔偿义务机关消除冤假错案对申请人名誉的影响,赔礼道歉;支付侵犯人身自由近一年的赔偿金、律师费、精神损失费等共计人民币247120元,其中精神损失费10万元。 黄四郎在送张麻子出征剿匪的群众大会上演讲:“自宣统以来,鹅城51个县长,他们都是王八蛋、禽兽、畜生、寄生虫。这位不是……”——有时,牛头安在了马屁股上,可算是得到两个真实。

本文内容于 2014/4/1 19:31:04 被二支队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