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对《西方经济学这个蛋不必再扯了》的回应之一



在罗纳德·科斯学术思想研讨会的论文集和会议现场,就可以闻到捧臭脚的燥味。如果科斯不是被写进了教科书,如果科斯不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如果科斯身边不是簇拥着一大批经济学家,其命运说不定比某及注目礼理论惨多了——这并非假设,“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劝富贵人”,科斯当年刚提出交易费用的理念时,现实就是“门前冷落鞍马稀”。

——题记



自从某在天则经济研究所会同多家机构举办的“罗纳德·科斯学术思想研讨会”上一反“温良恭俭让”对主流经济学界当头棒喝“西方经济学这个蛋不必再扯了”并公开相关博文之后,各方的反应还是比较强烈的,有学者回复“说的好”,有学者回复“打得好”,有学者回复“君山勇猛”,有学者评点认为“以‘我’为逻辑的起点,可谓抓住了根本,非常赞同”,当然也有回复说“毫无逻辑”。仲大军先生特别在大军智库经济咨询有限公司的网站上刊发《西方经济学这个蛋不必再扯了》的博文,并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转发,认为“后生可畏”。真的可畏么?


一位有深入交流的著名经济学家在电邮中回复:


“我认为还是要‘温良恭俭让’。”


某见信答复:


“温良恭俭让”是自信与谦虚的圆融,乃人格老成的自然反应,也作为人格老成的重要标志,我完全赞同之。过去多次强调,求知的终极表现是且只是胸怀博大,见且只见涵养高深,其他的都是浮云!一个人如果人格不成熟,学问肯定真不了,更不可能大得了。庄子云:“唯道集虚。”真良言也,只有沉静的心,方有澄明的理。


但由于注目礼理论先天的弱势地位,我有时候也当头棒喝,就像前天的发言一样。这也是我从过去多年无数经验中得出来的,对方如果自以为有优越感,甚至沾沾自喜,即便我温良恭俭让,也是不会被认同的,当头棒喝极其必要。在营销注目礼理论的过程中,我很早就切身体察到这一点,多年前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为什么“伪君子斗不过真小人”》(链接),专门总结过:


你或许关爱某个人,但如果这个人还没有承认你的话,他可能不会认为你在关爱他,而是认为你有求于他;或许尊重某个人,但如果这个人还没有承认你的话,他可能不会认为你在尊重他,而是他本来就比你牛;你或许对某个人十分谦虚,但如果这个人还没有承认你的话,他可能不会认为你真的谦虚,而会认为你本来就不懂;你或许对某个人以诚相待,但如果这个人还没有承认你的话,他可能不会认为真的诚实,而会认为你幼稚傻冒;你或许与人为善,待人仁和,但如果这个人还没有承认的话,他可能不会认为你真的仁善,而会认为你懦弱无能;你写文章或许娓娓道来,乱石铺街,但如果这个人还没有承认你的话,他可能不会认为你真的“形散神不散”,而会认为你又散又杂又乱……每个人或多或少会有这样的经历或体验,极端的,你越把他当人,他越不把你当人。这正印证了从注目礼的概念推演出来的第一条重要定理:人与人的基本关系是承认的斗争——“注目礼争夺战”。简单说来,一个人的价值若不被对方认可,戴钻石也会被认为戴玻璃;一个人的价值若已被对方承认,戴玻璃也会被认为戴钻石。(典出台湾作家吴若权语:流浪穷人戴钻石,人家以为是玻璃;亿万富翁戴玻璃,人家认为是钻石。)


事实上,在某看来,中国主流经济学界对罗纳德·科斯的颂扬就带有把戴玻璃认作戴钻石的味道。在科斯学术思想研讨会的论文集和会议现场,就可以闻到捧臭脚的燥味。如果科斯不是被写进了教科书,如果科斯不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如果科斯身边不是簇拥着一大批经济学家,其命运说不定比某及注目礼理论惨多了——这并非假设,“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劝富贵人”,科斯当年刚提出交易费用的理念时,现实就是“门前冷落鞍马稀”。


该经济学家无疑堪称主流经济学的代表人物,但为人谦和,眼光敏锐,具反省和协商精神,在电邮回复中再发了一问:


“你的理论是不是可取代西方经济学?”


某见信答复:


谢谢您的深思!注目礼理论取代西方经济学,这是毫无疑问的。纯粹从理论的逻辑讲,注目礼理论恐怕不只要取代西方经济学,也包括近代以来从外边吹进来的其他“欧风美雨”,比如西方政治学,甚至整个哲学社会科学体系。倒不是“东风就要压倒西风”抑或“师夷就要制夷”,原因恰恰就在于西方社会科学在逻辑上的不严谨。西方学界对这一点是有自知之明的,如在经济学上,约翰·穆勒一大早就声称“经济人”是不得已的假设。问题是没找到出路和替代品,亦如对“经济人”的批判一直存在,但没有什么“人”能很好地替代“经济人”。


当然,如果从照顾西方经济学的“面子”讲,可不用“取代”一词,而用“发展”或“升级”之类的字眼。注目礼理论演绎了“我”和别人的博弈的全部可能,西方经济学抓取的仅只是其中的一种注目礼争夺战游戏而已,即以金钱(财富)作为注目礼载体的注目礼争夺战——借用凡勃伦的话语讲,西方经济学扣住的只是“金钱竞赛”,尽管后来有制度经济学的延伸与拓展,但主流经济学仍然只是个金钱竞赛的经济学。从这一意义上讲,西方经济学仅仅是注目礼理论的一个小小分支。


也正因为西方经济学只是个小小分支,“一叶”而非“森林”,一旦穷根究底到基本层面,西方经济学都不能作出回答,这正是现有经济学对自己的基本概念都不能清晰定义的原因所在,包括交易及交易费用,甚至货币,乃至自由市场本身,主流经济学实际上都没有真正定义,的的确确是瞎扯。在哲学社会科学上,真正的懂其实是通——一通百通。


即便如此,也并不意味着西方经济学毫无可取之处,更非毫无用处,现实上能用可用的地方还是应该用。但从作为学问底色的逻辑性或科学性讲,也从社会及人类的总体利益考虑,西方经济学必须返本归源重思考——注目礼理论可认为就是这么来的,它紧扣西方经济学的利益逻辑,返本归源,正本清源,如此而已。总的来讲,注目礼理论对西方经济学属于包容性取代!


供您深入思考时参考。


还是回到“温良恭俭让”。注目礼理论对西方经济学的突破乃至颠覆,不是因为复杂烦琐,恰恰是因为简单——太简单——最简单——最最简单;更不是因为另起炉灶或推翻重来,恰恰就因为要“请客吃饭”。注目礼理论原本就是西方经济学逻辑最自然不过的延伸,它通过返本归源并正本清源实现了利益逻辑的极致延伸和覆盖,堪称主流经济学的新形态也就是制度经济学梦寐以求的“经济学帝国主义”的实现,构成西方经济学的全面升级。为了一代学人的尊严及广大学子的青春与命运,诚以天良再一次向主流经济学界呐喊:


放下你们的自以为是,西方经济学的旧蛋蛋不必再扯了!它不仅已经侵蚀诸位宝贵的时间和精力,而且正在侮辱诸位高贵的才华及智商!


——拜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