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俊山

1月14日,财新网以五篇重头稿件,即总后副部长谷俊山被查已有两年、谷俊山崛起之路、谷俊山的河南将军府、谷俊山之弟谷三的王国、谷俊山的“红色血统”,报道了总后勤部原副部长、中将谷俊山及其谷氏兄弟的“成长历程”和财富规模。报道从北京的中将地产群,写到河南濮阳的将军府,再到市中心的烈士陵园,再在农村的地下宫殿,看得人瞠目结舌,噎得人半天回不过神。

一、谷俊山从奴隶到将军,完全是个奇迹

谷俊山以一个农村的孩子,到55岁时即戴上中将军衔,这绝对是个奇怪。在军队,有非常好的血统,轻轻松松穿上将军服(比如少将),这不稀奇,毛三即是典型的例子;如果又有些才华,坐到上将的位置,也仿佛天经地义,例如刘亚洲、刘源等;但一个普通百姓家庭出身的部队军官,一般干到正团职就知足了,少数军官给领导做秘书做得好,干到副师、正师的位置(大校),那已经很不简单;像谷俊山一个农村家族出身的军队干部居然挂上中将的军衔,不是奇迹,就是做梦。

顺便介绍一下,我军军委、四大总部、陆军七大军区、海军、空军、二炮、军科、国防大学等大区及以上级别的军队单位,才有中将军衔的职位,再低一级如集团军,军政一把手也只是少将。故此,我军现有在役军官中,上将仅27位,中将仅129位(不含武警)。据称,谷俊山对现在的中将地位很不知足,正在谋求更高的职位,那当然是上将了。凭什么能挂上上将军衔,人家都想好了办法和途径,谷打算将北京二环黄金地段拥有的数十套房(每套面积都在170平米左右,每套房都以千万元计价)全部送出去。怎么样,这样出手还算阔绰吧?这让我想起已是铁道部长的刘志军,想弄个省委书记当当,也只让丁书苗用1000万元帮他疏通关系(丁骗刘花了1000万元,实际只花了500万元,还被骗了),同谷相比,刘志军就显得小气。

二、谷俊山到底敛到了多少财富,还是个未知数

据报道,谷俊山从2012年初发案,到现在已经2年整了,似乎还未进入审判阶段。一般而言,案件一旦起诉到法院,即有足够证据认定贪腐数额了,会有一个比较准确的数额透露出来,例如谷俊山的前任王守业(二人都曾任原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王后来在海军中将副司令的位子上案发),到了审判阶段,也透露出数字了,其贪腐数额为1.6个亿(被判死缓)。

现在该案还处于保密阶段,官方没有其贪腐数额的通报,所见到的数据,要么是记者的调查,要么是民间的传闻。

这次财新网记者透露的谷俊山财富状况,已经够吓人的了,除了前面提到了北京紧挨CBD的数十套、每套近200平米的房产外,河南濮阳市里还有由故宫设计院的工程师亲自设计,仿照故宫建筑建造占地15亩的“将军府”(当地人直呼“故宫”),主楼三层,配楼两层。门前回廊、室内的精美雕梁画栋,都出自故宫画工手笔(每名画工一天即为300元工钱),从2009年动工直至2011年夏天初步竣工,耗时两年有余,造价多少,目前还无人估量。

不仅如此,谷俊山在河南老家农村,还有非常大的房子,光地下室的长度即达30多米,连续两个晚上(白天怕影响不好)的抄家,各种财物装了整整四卡车,包括寓意为“一帆风顺”的大金船,寓意为“金玉满盆”的金脸盆,以及一尊纯金毛泽东像,无数的特贡茅台酒,等等。此外,谷俊山还假借名目,为父亲在濮阳市内建造了6亩地的烈士陵园,也足见其腐败的能量。

若以民间网友对具体贪腐数字的预测,很多人的小心脏根本受不了,有人预测超过了200亿元。(参见http://bbs.hsw.cn/read-htm-tid-4802192.html

有网友在微博中感叹:谷将军的故事再次说明,官员财产不公开是为老百姓着想,在老百姓没有充分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贸然公布官员财产,会吓坏一批,吓傻一批,吓死一批。当然,有人最担心的,还是怕吓醒一批。(参见http://t.sohu.com/m/10431654761

三、从谷俊山案看军队有些领导贪腐发财的路径

我常说,我们的军队没有生活在真空中,地方起什么风,军队就下什么雨,军队出现腐败没有什么奇怪的。相反,由于军队的流动性、封闭性、命令性,其监督机制更加微弱,那些处于管理军队房地产、军需物质、军用采购等核心利益位置的领导军官,在巨大利益的诱惑面前,要想不腐败都难。军队一旦腐败案发,那一定是惊天大案(不少小的案件,都用转业、调离、撤职等行政手段消化掉了,因为一段追究刑事责任,部队的株连是非常严重的)。军队房地产改革从2000年开始,此后的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两任王守业、谷俊山,都出现了这么大的案件,就是典型的例证。

拿军产地为例。这些年,军产地流失非常严重,流失的方式有多种,流失后变出来的钱,也不一定用于了国防和军队建设。例如我曾以军队律师的身份到唐山代理部队与几十户老百姓打了一场官司,原因是唐山一个部队用军产土地建了上百栋楼,买给了地方老百姓,每套百把平米的单元房比同地段的商品房低近20万元,老百姓买了,在地方办不了证(部队给他们办了个证),只能自己住;要办证还要再交10来万,老百姓不干了,打起官司,最后部队赢了(不是我的功劳,是部队在法院的关系硬)。你想想,一百多栋楼,多大的一片军产地,盖成了永久性建筑,且买给老百姓,永远流失了。

还有个集团军,在山西大同办起了自己的煤矿,但承包给一帮老百姓来经营,还给老百姓穿假军装戴假军衔(这把柄老百姓心知肚明),承包的人一方面给集团军领导送足了票子,却故意让煤矿“亏”了上亿的钱,这事情若让军委知道还了得(承包的老百姓看透了部队领导不敢动他们的心态),集团军党委一研究,把一栋刚建好的军产大楼给卖掉了1个多亿,悄悄埋了那个窟窿。

财新网的报道也提到,“在上海一块军产地卖了20多亿元的高价,其中大约有6%是谷俊山的回扣,你看看,军产地就这样被大量卖掉了;而管理这一块的军队领导来钱有多快,光这一笔就“赚”进一个多亿。

但要查处起来,军队比地方要难得多。“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现象,在军队体现的尤其明显。军队也有审计部门,但军队审计部门的干部,谁有几个脑袋敢审计领导?一是还指望领导高抬贵手提拔一下自己;或者领导施点恩惠,让自己一年在他那报销个10万8万的,也就行了;二是真要敢监督,可能还未动手(只露了点苗头),恐怕就被调走了,甚至让你转业滚蛋,死得很惨。当然,有非常高的领导站出来表态要收拾谁了,那是例外,例如军委要收拾谷俊山了,那当然要好好审计审计了。

举一个最清水水衙门的军事法院例子。军事法院不管军队房地产、军需物质、军用采购,但一年审理案子中的罚没款也有上百万,有时一年有好几百万,按理都应如数上缴国库,但基本都没上缴,进到法院账上的钱,法院领导哪舍得流出去。一般的做法是,法院领导给政治部领导打个报告,说今年法院建设、下基层办案例巡回展等等要花多少钱,从罚没款里出吧,领导体谅部门,当然就批了,但钱款最后大多以其他名目(买车、买书、招待、旅游)花了;审计时,那几个审计员对院长毕恭毕敬到了极致,甚至哪些发票这样走账不行,该怎么变通一下过关,他们反当起了顾问,审计个什么!原因很简单,审计员们一年也能在院长那里报销个若干万元的账!

军队不管军产、军需的领导咋办?管人也一样啊!一是大贪的人一定会去搞利益平衡,贪到手的东西绝不敢吃独食,那样太危险了,万一案发,就得掉脑袋。你看王守业贪污1.6个亿,脑袋也掉不了,要是吃独食了,会有这结果?当然,已经是海军中将的王守业,只会给那些能保他命的人进行再分配。

有的战友抱怨,现在在军队干得再好,也没有用,若不会“来事”,永远都上不去。谷俊山案好象对此给出了一些印证,了解他的人都说,他根本没有什么才能,但说话者很快又更正了,说谷有一项万人难及的才能——非常会“来事”,特别会同上级搞好关系,这在当今可是非常大的才能哦!更有战友诉苦,说排职进连职、连职进副营,副营进正营、正营进副团……甚至士兵探亲休假、报考军校、入学提干……,都形成了市场价格,真让人受不了。——嗨,这只是战友间饭后茶余的闲谈,没有调查更无统计,应该只是少数现象乃至个别现象。当然,少数现象也容易被人为的放大,会极大的损害军队现象,因而还是值得警惕。

军委习主席英明果敢,在军队发起了强大的反腐风景,才使得王守业、谷俊山案等大案要案浮出了水面,现在再配合以严肃的整顿“四风”,不断强化军队的监督机制,我相信,我军的纯洁性和战斗力,必定大大提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