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自从我们进驻红星煤矿后,杂乱无章的一大堆问题纷至沓来。矿上管理混乱,生产上不去,工人们生活贫困,治安情况也十分糟糕,煤场的煤炭经常被盗窃,打架滋事的情况层出不穷。军管会召集几次革委会成员开会研究对策,也找不到解决的好办法。正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老郭来了!

这个老郭别看粗喉咙高嗓门,说起话来让人一愣一愣的摸不着边,以为遇到了“愣头青”。可细细一品,他的话也不无道理,其中一些还很有哲理性,很贴近实际,经他一点拨,什么事儿都找到了克制的办法,你说怪不怪?这大老粗人粗心不粗,分析问题有板有眼,老江湖就是老江湖,见多识广,一眼就看穿问题,立马给你搞定,看来人家这个刑警队长不是白当的。老郭参加革命二十多年,大小战斗都经历过,什么样的江湖人物没有看见识过?二两小酒下肚,什么锦囊妙计都倒出来了,令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老郭问我们以前谁干过矿工?这没头没脑的问题让我们面面相觑,说实话军管会主任职务最高,是我们副政委担任,其他都是从基层连队抽调上来的干部,入伍前工人农民学生都有,就是没有干过矿工的。老郭不急不忙把这矿上的井上井下的工作特点、工种配置、人员状况如数家珍般地倒了出来,人家掌握得一清二楚,不愧是老革命啊!然后连着献了三策。一,生产要想搞上去,先要把人心聚到一起,提高工人积极性。例如工人因为出煤产量低收入少,下井干活又不准携带任何私人物品,都是光溜溜地穿着一条工装裤,许多工友宁愿挨饿,连送下井的馒头都舍不得买一个,省下来要养活老婆孩子,哪有力气干活。如果免费给他们一人送上两个馒头,暖了大家的心,多挖出来的煤远远超过贴补的价值。一听这话,我们不禁拍手叫好,直喊有道理。二,重组矿山保卫队。矿上派系复杂,革委会的成员都有裙带关系,要限制他们的权力,清除他们安插的亲信,堵住煤炭盗窃的外流渠道,减少国家损失。(又是一阵掌声)三,井下大小巷道纵横交错,除了主巷道,到处一片黑暗。军管会人员不能单独下井,除非带上几个信得过的老工人一起走,要注意安全,防止挨“闷棍”。这话听上去十分刺耳,也有点怪异,但是透射出一个老公安的高度警惕性和对我们的关怀。一种崇高的敬意油然而生。

听取了老郭的意见,我们对矿山的组织情况、生产状况进行了全面的调查摸底,采取相应的措施,调整了过去许多的不合理制度。特别重视对老工人、负责任的技术人员的任用,打击任人唯亲、结党营私等歪风邪气,堵住盗窃漏洞,很快树立了企业正气。对井下安全生产监督员,提高产量最关键的掘进队,最危险的架子工等工位提高补贴待遇,免费供应工作餐,改善澡堂、食堂生活设施,工人的生产积极性大幅度提高,煤炭产量也很快跟了上来。军管会成员大部分都参加跟班劳动,和工人们打成一片,及时解决遇到的问题。整个矿山呈现出一派军民鱼水情,生机勃勃的景象。

军管会和刑警队的感情是在艰苦的斗争中经过历练培养出来的,老郭不仅是与我们休戚与共的战友,也是经常为我们排忧解难的良师益友。部队进驻矿山不到三个月,矿上发生三次较大的事故。第一次是我们进矿才几天,井下发生冒顶透水事故,一些井巷被淹没,有几个工人受伤,我们军管会只留下一人值班,全部下井救人,顺着运煤的斜井一路摸下去,连鞋都跑掉了,脚上被煤块划满了血口子,把伤员们抬上井口,解放军获得工人们的交口称赞。这次事故属于矿山意外灾害有一些损失,与刑事案件没有关系。第二次是运煤通道飞车事故,绞车缆绳断裂,几辆煤斗车翻下去,砸死了两个维修工,另有几个工人受伤。第三次是地面工棚失火,火烧连营,烧掉不少棚子,没有伤亡。这两次免不了需要报案,老郭都风尘仆仆赶过来勘察现场情况,分析案件性质,看看是否有人为破坏现象。经过几天排查,排除了刑事案件的可能性。老郭笑着说:矿山不好搞,尝到滋味了吧?提醒我们做好安全检查工作。过去遗留下来大量的隐患,随时可能产生事故,使我们更加感受到了肩膀上的压力。

过去都是我们有事去找老郭,没想到这次老郭主动找上门来了。他急匆匆开车过来,告诉我们附近集镇发生了强*人案,凶手可能就是矿上的XXX,要求我们配合调查。我们一查那人最近的动静,发现他已经两天没上班了。询问老郭有关案情,老郭说根据现场痕迹和作案特征,此人有前科,特点相同,八九不离十就是他。看到老郭这么有把握,不能令人不信服,问他到哪里去抓人,他回答说肯定躲在亲戚家,要我们找他的朋友了解一下情况,我们很快就查出了他亲属的几个地址。不到一天,老郭就来电话告知,人已经抓到了,正在审讯。老郭破案的本领真是令人敬佩不已,料事如神哪!

为了镇慑那些作奸犯科的犯罪分子,公安局在矿上召开公捕大会,军管会和公安局发布了案情简介,决定逮捕起诉罪犯。有两个公安侦查员把案犯押上来,该是老郭上来作秀的时候了,只见老郭一个飞腿,一磕一顶就把案犯压在膝盖下,手一抖就从腰间抽出了麻绳,三下五除二就把罪犯的胳臂绑上了,还收了收绳子,疼得案犯直叫唤。别人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捆绑的细节,转眼间成了五花大绑,一伸手就把案犯提溜了起来,那动作真叫个麻利,台下的人一个个都张着嘴巴惊呆了。这样的高手,坏分子谁见了能不胆寒?今后还是不要干坏事了,下场不妙啊!事后,我问老郭,下手咋那么狠,老郭笑着说,不狠点你们今后的工作会好做吗?大家听了一起哈哈大笑。

说到老郭那么神,可也有犯难的时候,老郭调到地区公安局不久,市里就发生了重大案件。有两个年轻人用猎枪打伤军分区警卫战士,抢夺冲锋枪一支扬长而去,公安局正在排查作案人员是谁的时候,市郊村子就发生了灭门惨案,一家八、九口惨遭枪杀,还扔了两颗手榴弹。目击证人看到了案犯面孔,是受害者女婿弟兄二人。两人中的弟弟当过兵,估计子弹和手榴弹是从部队盗窃而来,数量不详。由于当时正是夏秋季节,地里庄稼长势正旺,到处都是一人多高的玉米高粱,此二人是地道的本地人,对地形道路极其熟悉,想抓到他们就像大海捞针。最困难的是,抓捕人手紧缺,刑警队全部出动不过二十来人,加上军分区能抽调出来的兵力不到一个连。当时那个时期,民兵组织已经解散,无兵可调,凭这百十来人,根本围不住在逃犯,如果案犯持枪继续伤人,后果不堪设想。

按照抓捕方案,需要500人以上封锁、隔离可疑地区,再派兵力逐块地域搜索,才能发现案犯的藏身之所。可这么多搜索围捕兵力到哪里去找?急坏了老郭。老郭知道这事必须上报到省里,如果省里动用军队,还必须经过大军区批准,大军区也只有动用一个营的权限,再多就要惊动中央。这事如果在地方解决不了,漏子就捅大了,他这新上任的处长也别想再干。情急之下,他想到了我们,请我们帮助想想办法。我们的副政委把情况电话汇报到师里,说了不少好话,想到地方对部队的支持还是很多的,师党委召开紧急会议研究解决方案。决定利用部队野战训练为契机,帮助地方封锁现场,但是不参与搜寻围捕,只派一个侦察排作为火力支援机动分队,参与最后的突击行动。这样的计划不违反有关规定,既解决了地方的燃眉之急,也锻炼了部队的实战能力,一举两得。老郭闻讯大喜,赶紧向上汇报结果、安排部署。部队根据地方的要求,封锁围困了一个方圆十余公里的地区,逐步向内压缩。公安和军分区部队负责拉网搜索,搜完一块排除一块。很快就把罪犯包围在一块玉米地里,当枪声响起的时候,部队侦察排快速冲进去,以强大的火力开路,不到十分钟就打死打伤罪犯各一人,迅速解决战斗,我方无任何损失。

我们的军队和警察在那个艰难的时期相互信任、相互支援,保卫了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保护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不受侵犯,谱写出一幅幅气壮山河的历史篇章,将永远铭记在我们心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