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珍惜,“且”和那话儿有关么?

开宗明义:“且”字并非男子生殖器的象形,而是“俎”字初文。

以前有学者将“且”视为男子生殖器的象形,见下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现在回过头来看,如果我处在那个时代,大概也会这么想。这个想法肯定不是单纯地从字形上去考虑的,而是因为在甲骨文里,“且”用作祖先的“祖”,再联想到那时候应该是很时髦的生殖崇拜的观点,得出这样的结论恐怕是再自然不过的了。然后再去看字形,真是怎么看就怎么像了。不过在甲骨文里的确是有这玩意儿的极其象形的字的,见下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旁边一把刀,就是施宫刑了。跟这个字比起来,还能说“且”字象形么~

其实“且”字是“俎”字初文的看法,很早就有学者提出来了,翻翻《古文字诂林》就能看到不少学者都是这种观点。只不过很多人的古文字启蒙读物或是郭沫若先生的著作,或者启蒙读物的作者就受了他的说法的影响,所以反倒是郭沫若先生这种看法流布甚广。其实除了“且”,他将“士”“土”都看作是男性生殖器的象形,并认为“牡”字甲骨文所从的“丄”形,就是“且”的省形。(“王”“士”同源,这个问题以后应该会再开一篇单讲)。

写这一篇,起笔的时候我还在考虑该怎么样把这个问题讲清楚?怎么能让大家都相信“且”是“俎”而不是男根?——其实很多问题,我自己本来就没有深究过,在没有深究之前,只是信从那些一般讲得都没错的学者的看法,信从他们,总比信从没讲过几次正确的人要靠谱得多。所以到了现在要深究的时候,就有些犯难了。

回溯学者们的心路历程,——或者学术一点,叫考释过程,我发现解决这个“且”字的关键,并不在于纠结于这个字形本身,而是有另外一个字提供了线索:宜,见下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宜”的字形,就是案板上有肉的样子。把肉抽掉,就是“且”字。

摆出这个字形,我觉得问题就很清楚了。如果我是当年的学者,看到这个字形,我大概也会得出同样的结论。这样简单的字形比对,似乎并不需要太多超人的智力。

“俎”,见下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俎”左旁的“仌”形,实际上跟“牀”左旁的“爿”是一个意思。从上往下看,是“且”;同一高度地看,就是“俎”形了。这是金文的字形,边上还带把刀,真是刀俎鱼肉了。

因为“俎”字的俯视字形“且”被经常借用为祖先的“祖”,所以只好利用侧面图形“俎”来区别来“且”,用来表示刀俎的“俎”。

本文内容于 2014/4/2 9:30:00 被小编a45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