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三哥是万年难改的贱民心态,在极端自大和自卑之间游荡,而且没有中间地带,一旦花血汗钱以世界最高价买点东西,就自大到天上——“印度洋是印度的海洋”,“二十一世纪是印度的世纪”,可惜买来不够回头就摔就爆的;事事都要和中国比,而一旦国运不顺畅,经济下坡,或者开始逐步了解世界和中国的国力真相,知道中印间实力的鸿沟,被接二连三的的事故击垮脆弱的军力“自信心”,又马上自卑到家,甚至有些年轻的三哥精英阶层个人幻想要当中国的“上门女婿”吃软饭,或者干脆集体哭喊“全印度投降中国当跟班算了”。让人说三哥啥好呢,他要真投降中国,也许好日子真的开始了。可惜这么庞大的人口,能吃穷了任何一个世界级土豪。

贱民制度,几百年不变的既得利益集团,无节制的人口膨胀,扯皮的民猪幻化成的治理阶层的超低效率和腐败,都在拖垮三哥现在和可见将来的任何现代化努力。三哥买来的的“现代海军”轮机兵全由贱民担任,贱民船员舰上大便要拉到报纸上再扔海里,潜艇上军官养大老鼠当宠物等让人瞠目结舌的现实,恶性事故能不像天朝春节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吗?

三哥的精英阶层突然明白他们的真实现状,还不如让他们全民继续意淫的好。

天朝周边的国家,除了毛子主要在欧洲,巴铁是个明白人,其他的非疯即傻,我们到底有没有责任?

大力神这样的成熟的运输机,三哥都能摔个“底朝天”,没这样拿钱打水漂法的,

而且一旦摔下来,居然有成群上万的“愚民”来“捡破烂”,更让人无语,任何一个强国,有事故首先要封锁现场调查,而这里却是开嘉年华一样,这恰恰是三哥的现实反映:

现代化的东东,卖给他他也不会玩,而地面上人口膨胀的“贱民”,都在仰头等着“收废品”呢。

我一个亲戚上个月刚刚从印度回来,他做进出口生意的,一直和印度有生意往来,最近想扩大从印度的农副原料进口,十来年来第一次亲自去考察,回来评价:去印度真是一次名副其实的“探险”,——刚刚到孟买落地,就遇到了麻烦,过关手续是印度的合作伙伴给办的,居然给办了个“手续不全”,对方公司和政府的办事人员白痴一样,效率让人哭笑不得;在机场过渡区堵了大半天才补办手续通关;至于吃住条件的脏乱差就不说了,孟买还是印度的“最大城市”啊!要考察的货物的原料产地在附近邦的农村,算印度“沿海比较开化”的地区,但到了那里一看,当地的公司雇员,居然还有弄条草绳当腰带的!至于当地农民的状况就更不用说了,很多人就一块破布,披一辈子,当地无电灯,无自来水,无机械,无网络,绝对低碳生活。

最后他总结:三哥的最发达地区,基本等于我们改开的初期,上世纪85年以前的状态,而广大农村,不是相当于我们的六七十年代,而是相当于解放前,或者干脆说清朝都可以,

甚至比非洲还落后;

但是做生意潜力还是很大,比如我们早就过剩的轻工家电产品,三哥哪里需求可是大大地,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就不用说了,都知道,就看三哥精英阶层敢不敢接受我们的大规模投资了,我们一些接近淘汰的产能,恰恰对三哥是最合适的,三哥不缺劳动力,就缺投资和基建。若能大规模向三哥转移过剩产能,必然是一笔对双方都有利的超级大生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