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这篇文章是我偶然间看到的。我也是一名警校生,虽然我已经成功入警。但想到大学同学,颇有感触。。。

如何成为一名警察?

你不需要非得上警校。但上了警校,会让一切变得简单很多。

然而,警校毕业也并不能保证你就一定能成为一名警察。刘畅就是“被淘汰”的一位。

如今,刘畅刚刚在家乡河南省安阳市的中国移动营业厅里开始了事业的起步。他在警校时相识相爱的女朋友胡静实现了当警察的梦想,正在郑州市参加为期两年的政法干警培训。

这对中原地区的小情侣就像所有警校毕业生的缩影:要么成功入警,要么出局。在警校毕业生与警察新增需求呈现出供大于求的现状下,每年,各省的本专科警校毕业生都面临着和“国考”一样挤独木桥的残酷考验。

毕业后,曾经一起穿着警服在操场上跑16圈的同学们踏上殊途,在社会上品味着各自人生的辛酸与欢乐。久久不能忘却的,是当年一帮兄弟躺在寝室床上七嘴八舌地讨论着那些关于未来的美好憧憬。

大学的“新学员”

陪刘畅到学校报到完之后,父母就起身回家了,那是2008年的秋天。两个月前,接到河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时,刘畅正在北京旅游。听到这个消息,他多少有些无奈。

那年高考,刘畅自觉成绩不是很理想,为了有个保底的学校,他在提前批录取的学校中填上了这所专科警校。

殊不知,结果却是被阴差阳错地录取了,即使当时,他的志向并不是成为一名警察。

站在了郑州市内的校园里。在这里,学生被称为“学员”,这个校园被称为“北院”。报到完毕后,2008级新生被送往位于郊区的新校区。进入新校区后他们被告知:他们将是第一批入住新校区的学员。

让他不太习惯的是第二天就开始的军训。警校的军训是按照军队新兵营训练的要求进行的,虽然之前有思想准备,但在军训第一天结束时,刘畅还是累趴下了。

“每天早上要在‘伪400米’的操场上跑16圈,站军姿半个小时起……”刘畅回忆着。

有一天午饭过后,刘畅正无聊地发着呆,突然听说下午要压脚。这个类似于舞蹈动作中两腿劈叉的动作,让他害怕起来。正在这时,一位女学员走到他面前,问道:“你叫刘畅吧?”

刘畅点点头。

女学员接着说:“跟我一起到北院办点儿事吧。”

刘畅心中大喜——这就意味着,下午“可害怕”的压脚可以躲过去啦!他跟着女学员回到旧校区,做了一下午学生证。

从这时起,每天辛苦的军训空余,刘畅开始注意这位女学员。“这个小姑娘挺有意思。”他心里这样想着,情愫渐生。

刘畅发现,这小姑娘很受领导器重,刚入校就当上了干部。“她笑起来特别特别天真,能带着周围一圈人都快乐起来。”刘畅说。

一个月后,军训结束,学校进行了传统项目——阅警。那之后没几天,刘畅就跑去和“小姑娘”表白了。

“小姑娘”名叫胡静,在信息闭塞的安阳农村长大,上了大学才用手机。“她对我说之前她没谈过恋爱,不太会。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刘畅笑着说,能遇到胡静,是他警校3年最幸福的事情。

早接触社会的学习

闯过军训,握紧爱情,当了干部,刘畅的警校生活在一片风生水起中正式开始了。

当普通高校的大学生把逃课作为“大学必做几件事”之一时,警校的学员则严格地学习和体会着“纪律性”。

“每天早上跑早操,之后是强制性的早自习,然后吃早饭。上下课都要列队,这是学校的特色。”刘畅说。

全校共有12个系——侦查系、治安系、指挥战术系、信息安全系、警察管理系、法律系等等,小系200多人,大系500多人。所有学员在正式进行专业课学习之前,都要先接受一系列思想教育。

“告诉你党指挥枪、学会服从等等道理。”没有当过兵的刘畅觉得,这应该和部队差不多。

日后,想到警校给自己最大的收获,刘畅这样总结:“比普通高校的学生更加比较早地接触社会吧。”对于“社会”的理解,刘畅又进一步说明,“其实就是一个单位。”

在这里,“学习比较不受重视”。学员最后的成绩是“笔试+量化成绩”的综合,并以此来评定奖学金。但每年的奖学金,几乎都被学生干部包揽。因为量化成绩是由学生干部全权管理,无人监督。

在量化成绩中,最重要的一项是整理内务。这是一件很琐碎的事情,被子的整齐度、牙刷摆放的方向、毛巾的长度都有规定。学员们最怕的就是接到“以最高标准整理内务”的通知,因为那将意味着,寝室的地板都需要用洗衣粉刷得一干二净。

每次成绩上报之前,总有一些学生打电话给负责量化成绩汇总的学生会办公室主任:“帮我划掉几个叉吧”、“帮我成绩多打几分吧”……这是同为学员的办公室主任最头疼的时刻。

2010年,河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升为本科院校,更名为河南警察学院。帮助学校升本,成了2008级学员及全校教职工的艰巨任务。

任务当前,一切皆需退让。即使是在上课时,只要哪个社团的小头目推门而入,跟老师说明要去执行什么任务,需要班上哪几个人,老师都得放人。“接到一个任务就可以不上课”的情况很常见,尤其是像刘畅和胡静这样的干部。

当然,这里的干部也分为两种:贴近学员的干部和贴近领导的干部。

刘畅警校3年,先后换过两任队长。队长类似于普通高校的辅导员。他说:“第一任队长对我和我女朋友都很好,大一升大二那年夏天,他调走了。走之前,还跟第二任队长打了招呼,说我和我女朋友可以重用。可第二任一来,就告诉我俩‘安心学习吧,其他看表现’。之后,便一拍子打到底了。”

这种过山车的滋味十分不好受,一想起为了工作起早贪黑的那些日日夜夜,刘畅便一肚子委屈:“我觉得自己为系里出过不少力,曾经为了工作48小时滴水未进,现在就什么都不是了?很烦。”

那段时间,刘畅和胡静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吵一次架。每次吵完,胡静都会马上来哄着刘畅说“别生气了”。周围的学员们都对刘畅说:“现在都是哄女朋友的,你找了个这样的好姑娘,还抱怨什么啊!”那段烦躁的时间,让刘畅更加体会到胡静的美好。

但警校毕竟是个可以“磨人”的地方。如今,回想那段时光,刘畅觉得第二任队长虽然不再重用他,但却比第一任队长教给他的东西多得多。

“我以前脾气非常暴,一点就着。尤其是第二任队长来了以后,我的性子慢慢在这里磨了出来。在警校就是学会服从,在服从中理解,在理解中服从。现在,谁说什么我都能理解,我都能听得进去。”他说。

参加警察考试的考生走出考试场点

入警考试唯一出路

从1985年中央颁布的《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为标志,我国大学生的就业制度从计划经济的统包统配开始转向市场经济的自主择业、双向选择的过渡,警校毕业生也被逐渐拉到了市场选择规律的面前。上警校不再等于进了就业保险箱,更不等于就一定可以成为警察。

2002年毕业季的这所警校校园里,行将毕业前一个月,毕业生们突然被告知:从今年起,警校不再分配工作。

到了2008年,刘畅和其他学员们早已对此心知肚明。从一进校,他们就被告知:唯一的出路,就是时间不固定的入警考试。

全国和各省均有入警考试,前者可能几年一次,后者也可能一年几次,视公安队伍具体需要而定。若考上,才能正式成为警察,成为国家公务员。

所以,从大一开始,刘畅和身边的很多同学一起,啃起了入警考试的科目参考书:公共基础知识、行政职业能力测验、申论以及公安基础知识。

专业课在入警考试面前,更加显得不重要了。刘畅听说,信息安全系将近200名学员,毕业时能独立安装电脑系统的不超过10个人。

周围的所有人都在准备入警考试。到了考试季,哪里有入警考试,全国警校的学员们就会一窝蜂地冲过去参加。刘畅的一些同学,甚至还因此远赴海南。

刘畅是家中独子,他不想离开河南,所以只选择了省内考试。但那段时间,还是让他深深感受到了身份的窘迫。

作为公安界的最高学府,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等学校的毕业生,毕业后大都可以到各省公安厅工作,就业十分容易;而专科警校的毕业生面临的就业难度要大得多、就业形势也复杂得多。

虽然入警考试拥有很强的公平性,比如考官异地面试制度等,但在具体操作层面上,还是避免不了走后门靠关系的情况出现。在学校时,就总有人会说:“家里没关系,上什么警校啊?”

刘畅唯一一次参加的入警考试是在2011年3月。那次考试,有很多警校毕业生都等了5年。“压力很大。五六年碰上一次,积累了多少警校毕业生。那么多前辈,有的还抱着孩子,和我们一起都等着挤这个独木桥。”他说。

为了复习,刘畅大年初六就回了学校,却发现食堂没有开火,学校地处郊区,也没有吃的东西。胡静听说后,大年初八就赶回了学校,背着米面说要给他做饭吃。刘畅说:“当时看见她,我眼泪都快下来了。”

结果,刘畅没有考过,胡静通过了笔试,但止步面试。两人双双落榜。

遗憾之余,更多的是困惑。“很多成绩没我好的都考上了,我们同学走(考上)了一半。而且奇怪的是,越在学校做得好的,越考不上,80%的学生干部都当不了警察,尤其是每个系的主席、副主席,按说面试应该更沾光啊?”对此,刘畅至今疑惑。

入警考试成绩出来后,校园里一半雀跃、一半焦灼。

刘畅深知,入警考试对警校生是十分有利的。有些专业,若社会人员报考,需要严格的专业限制,甚至是硕士及以上学历,而这些专业,一般的专科警校毕业生就可报考。而入警考试的录取结果,警校生(无论本科、专科)也占到了绝大多数。

2010年,河南警察学院已经毫无争议地成为省内最好的警校,虽然只能拿到专科学位,但在入警考试上,刘畅和同学们仍然占据很大优势。但他还是落榜了,并且沮丧得不打算再考了。

胡静却并不放弃。当年8月,她又参加了河南省第三届政法干警考试,一考通过。随即开始了为期两年的培训。

胡静喜欢纪律性较强的学校。她的高考成绩过了二本线,但却被专科警校提前批录取。胡静从来不觉得委屈,她说:“我就想做警察。”

毕业季

被入警考试残酷地淘汰后,刘畅开始思考新的问题:“国家设立警校,应该,但没有考虑警校生毕业后的去向。这些有打斗技能的人员放到社会上不管了,出了事怎么办?还有那些学指挥战术和侦查的,当不了警察,出来能做什么?”

然而这些忧虑,很快被青春告别仪式般的毕业氛围席卷一空。

大一军训后,2008级又报到了一批“听说是靠关系来的”新学员。这些学员,家庭条件普遍很好,但由于没有和老学员一起参加过军训,两个学员“阵营”一度鸿沟很大。

直到毕业时,这个鸿沟才渐渐消失。重组的新“阵营”出现——要么一身的病,要么就是十分强壮的身体。大家都赫然发现:毕业了,似乎什么都没学到。最后拿到手里的,只有一张专科毕业证。

刘畅有一种3年努力都付之东流的委屈感。他突然发现,在警校里,社会生存技能没学多少,“敲门砖都没有”。

“比如说我自己:学历专科,后来自考本科,咬牙过了英语四级,在学校入党,省优秀毕业生。但招聘单位一看你是专科,本科还是自考,就委婉地说:‘回家等通知吧。”

而警校教会他更多的,是为人处事和纪律性。“我们所受的教育就是让你习惯于服从。现在很多人关注大学生就业问题,感觉警校与此脱节了,因为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服从。”刘畅说。

毕业季,有人欢喜有人忧:学生会主席回家继承了父亲的种子公司;当上警察的学员憧憬着具体警种;进了企业的学员在比较着工资待遇。刘畅说:“对纪律性要求比较高的企业,警校学员往往有优势。但这些企业,待遇一般不怎么好。”

数量占到一半的毕业生警察们并不知道将来所要面临的困难。因为在一些“老公安”眼里,这些警校毕业生和社会上招来的人员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他们也不会受到优待。

一位“老公安”对法治周末记者说:“实际发生的案件各式各样,像人的指纹一样,警校毕业生只是懂理论知识,这些理论知识最多只起到指导作用。他们与社会招工的优势只体现在纪律性强、法律意识高。尤其是在强调程序的今天,警校生们有这些意识,就能占据优势,但在人际关系和精神面貌上,便分不出高下了。”

有这样一种说法:“女不嫁警察,男不娶护士。”警校毕业生们都听说过,但不到实际工作中,绝对体味不到个中真谛。

如今,“告别警界”的刘畅时不时地总接到同学来电,张口就是:“哥啊我活不下去了……”

一位同学在信阳做警察,具体部门是在经济侦查队。在电话里,他告诉了刘畅自己和女朋友分手的消息。“特别忙,特别累,没时间陪女朋友,只好分手。”刘畅转述道。

分手前,同学的女朋友说:“我没和你在一起时,我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和你在一起了,我还是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

而做警察后变快乐的,刘畅却只能在同学聚会时感受到。觥筹交错间,刘畅的耳边绕着一句又一句的“来吧,哥,喝上一杯……”他突然觉得昔日同学变得很“江湖”,年少青葱留不住,但兄弟情义仍保持着当年的热度。

两年前毕业季的炎炎夏日里,刘畅和室友们躺在寝室的床上,看着天花板,憧憬着日后的美好时光:“以后你在这儿、我在那儿,大家天南海北,都当警察。”

梦想成真

然而,刘畅想要当警察的意愿并不强烈。入警考试落榜后,他更加没了兴趣,转而着手实现自己的梦想。

从高中起,刘畅就想进中国移动。当时手机通讯急速发展,这让他满怀兴趣。今年3月,刘畅通过了中国移动招聘考试,回到家乡安阳工作。刚刚结束的拓展训练,让他终于感受到了警校生活带给他的益处。

“拓展训练与军训类似,差别是更要求团队协作,且不像军训那样,拼纯体力。由于我是警校毕业,拓展训练就相当轻松,其他高校的毕业生就受不了。”他说。

在刘畅的梦想里,没有当警察。“在警校,有很多看不惯的东西。当了警察以后,任务重、压力大,好不容易有了空闲时间,还得出去跟着领导吃饭,不得闲。”

喜欢挑战的刘畅不热衷的,其实是公务员系统。“太稳定,容易没有忧患意识。”于是,他选择了被他称为“十分有活力”的中国移动。为了通过考试,他非常下功夫,“准备入警考试时我都没彻夜看过书”。

2010年参加入警考试时,刘畅就梦想着进移动。但他考察一番后,觉得警察的社会地位更高,待遇也差不多,便去考了一次,遗憾的结果让他如今梦想成真。

但让刘畅急于澄清的是另一件事。

“上警校之前我不能理解,但上了警校之后,我明白了,有的同学真的就是为了能为老百姓做一些事才考来警校的。这话一点儿都不矫情!即使进入警队后,他们发现情况要复杂得多。”刘畅说。

接受了3年警察学校的灌输,最终还是敌不过进移动的梦想。作为一名警校毕业生,有这种想法,刘畅始终觉得很不好意思。

与此同时,他和胡静依然像最初一样相爱。胡静平时住在他们的母校参加培训,这个暑假,她回到了家乡县城实习。胡静的梦想是培训期满后,回家乡做警察。这个梦想,很快就会实现。

虽然同在安阳,但从刘畅所在的市区到胡静所在的家乡县城,依然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当二人在事业上各自梦想成真之后,结婚的梦想似乎变得有些远了。异地,结婚,成了两人之间不能提的事。

当年看到正月里背着米面来给自己做饭的胡静,刘畅觉得这感情就是“不弃不离”了,如今,现实的尴尬却拖住了感情升华的脚步。“我俩的工作不是一个系统的,调动工作也很难,但,总会找到一个解决办法的吧。”刘畅说着,语气中带着几丝对未来的不确定。

无论如何,这对一起同甘共苦了4年的情侣,还是决定顺着时代的滚滚洪流,继续走下去。

(应采访者本人要求,文中刘畅、胡静均为化名)

本文内容于 2014/4/1 14:33:50 被jx小凯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