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想对学生们说:在所有开放政策下,只有竞争力强的人才会获胜。台湾学生应该对自己有信心,增加竞争力,不要怕市场开放后,输给大陆年轻人。

反服贸运动已经进入了第14天。在这场14天的政治大戏中,场景不断改变:从“立法院”到“行政院”,从“行政院”到“3·30游行”,事件经历了螺旋式升级发展。

各种角色更替出场,马英九、江宜桦、反服贸学生领袖、反反服贸群体,都以各种方式表达诉求。

这场运动是如何开始的,如何发展的,又将如何结束?它所代表的学生运动,放在台湾的时空中,又经历了如何的变化?为此,早报专访了中国国民党前“立委”邱毅。

邱毅谈台学生反服贸:这不是革命 是一场闹剧

马英九错过解决时点

东方早报:在你看来,这次反服贸行动实质上是在反对什么?

邱毅:表面上学生是反对服贸黑箱。但事实上学生并未了解服贸是什么,他们获取资讯的方式更多来自网络上的“懒人包”。另外,他们也并未与马英九政府真正有效地沟通对话。马政府的沟通能力表现较差,但并不代表沟通机会并未出现。

东方早报:此次事件的解决有哪些时间点?

邱毅:让这件事情落幕的最佳时期是18日晚上,或者是19日中午以前,那个时候学生刚刚攻占了“立法院”的议场大厅。在那个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如果马英九当机立断,打个电话给王金平,跟王金平进行和解,由王金平出面,当天晚上就把事件处理了,这是处理这个问题的最佳时机。

第二个处理问题的时机是3月22日和23日。22日晚,我与马英九通过电话。我和他说,学生此时只提了反服贸黑箱的诉求,只提张庆忠的30秒违反了 “立法院”的议事程序,认为国民党采取程序暴力。所以我劝马英九,在23日的记者会上郑重宣布要把案子退回委员会,重新逐条审查。另外,马英九还要承认,3月17日张庆忠这样做确实存在程序上的瑕疵。同时,还要要求民进党,不能杯葛议事,不能霸占主席台,不能用暴力,不能打架,好好审查。这样事情就落幕了。

但马英九并未这样做。23日的记者会激怒了学生,所以才有了当晚攻占“行政院”的问题。攻占“行政院”当天,马英九决定驱离,这引起了很大的纠纷。

第三个时机点,就是趁着3月24日凌晨的驱离,一鼓作气,将包括“立法院”内的学生全部驱离,为这件事情画上一个句点。但是马英九还是没有这么做。马王关系和解是关键

东方早报:现在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邱毅:现在要解决问题难度就很大了。昨天的记者会上,马英九已经做了相当程度让步,但是学生还是不领情,可以看出来问题已经很严重了。这个事件一开始时,马英九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事态发展至此,还是解铃还需系铃人。

战场上有个词叫做“围点打援”,这件事情也要如此解决。昨天的游行,不管有多少人参加,第一个要打的“援”,就是要化解和民进党之间的冲突。和解的关键人物是王金平。由王金平出力,将案子退回委员会,重新核实审查。民进党也承诺不再霸占主席台,好好审查,让服贸“黑箱”见到阳光。

另外,昨天马英九的记者会上也同意了两岸协议监督。协议监督立法和服贸,其实都可以写在朝野协商里面,双轨进行。另一边,把监督条例给计划完整,另一边解决服贸协议,不要谈先后,一起完成。王金平如果将这个提出来,国民党一定照做,民进党也会因为王金平的关系答应。那基本上朝野之间达成共识后,学生就会“师出无名”。国民两党达成协议,“立法院”恢复运行,学生就应该退出议场。

马王关系和解,问题就解决了一半。

“最诡异的群众运动”

东方早报:在这次事件的处理中,你如何评价马英九的表现?

邱毅:昨天记者会上,马英九同意了学生关于建立两岸协议监督的诉求,但学生仍不接受。

其实,要化解危机,马英九应该在记者会上抛出问题:例如,大陆是否愿意接受服贸退回,重启谈判?服贸若要退回,会否影响今后的其他协议的谈判?另外,他还应该提出,如若服贸收回,会对台湾经济有多大冲击?如果因为服贸而影响其他经济协议,台湾回到原点,是不是大家想要的?

这样,那些可能会因为两岸交流中断而影响到生计的人们,台湾的工商界和上班族,自然就会站出来。但这几个问题,马英九并没有在记者会中提。

没有强调服贸退回后可能有的后果,这是马英九值得反思的部分。另外,服贸开放的项目中,其实是大陆让利,台湾占了便宜。这一点,马英九也没有着太多笔墨。

东方早报:对这次参加反服贸的学生,你有什么话要对他们说?

邱毅:我带领过二十几年的群众运动。这次是我见过最诡异的一次。2004年我们也上凯道,那时是因为陈水扁的两颗子弹破坏了大选的游戏规则,我们要求真相,诉求很清楚;2006年“红衫军”100万,最多时120万,我们的要求也很清楚:陈水扁和他的家族贪污,我们要求陈水扁下台。我请问,你们学生这次的诉求是什么?

学生运动、社会运动本来就有可能越过法律的红线。本来就有可能被打、被抓。这次的警察,是我看过的运动中,最温柔的一次。这样子都受不了,搞什么群众运动。从学生的表现中,我觉得学生并没有承担责任的心理准备。

学生跑到“行政院”,吃太阳饼、拿零花钱,还反过来呛官员。这不是革命,这是闹剧,是我50岁才目睹的台湾的“怪现象”。

另外,我想对学生们说:在所有开放政策下,只有竞争力强的人才会获胜。台湾学生应该对自己有信心,增加竞争力,不要怕市场开放后,输给大陆年轻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