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轰炸”日本的第一人,只可惜丢的是传单不是炸弹

1937年12月,南京失陷,日本侵略者气焰十分嚣张,到处狂轰滥炸。当时,有人要求去轰炸日本,血债血还;有人主张派飞机到日本散发传单,提醒日本人民不要受军国主义狂徒欺骗,做侵略中国的工具。国民政府最高当局接受了后一建议,决定对日本“政治空袭”,以此来警告日本当局。图为徐焕昇。

中国空军制定了《空军对敌国内地袭击计划》,空袭时间定在1938年5月下旬,目标是九州、长崎、福冈等城市。这次空袭不投炸弹,只投“纸弹”,以仁爱精神唤醒日本国民,共同粉碎军阀黩武迷梦,并告诫日本当局,中国空军完全有能力攻击日本本土。图为抗战前中国空军购自美国的伏尔梯V-11轻型轰炸机。

日本反战同盟也撰写了《反战同盟告日本士兵书》。传单总印数达200万份。时任航空委员会秘书长的宋美龄,把这次远征称为“人道远征”。图为空军第十四中队的第3号马丁139WC轰炸机,徐焕升远征日本时的座机。

携带有100万份传单的机队自宁波出海后先转向南,然后向日本九州岛飞行。机组的通信员陈光斗和吴积冲立刻将各自尾舱内装满传单的麻袋搬出,当飞机高度降至3500米时,一份份传单像白色的炸弹一样从舱板下的方形射击孔投出,纷纷扬扬地飘向日本的领土。 图为孔祥熙(左一)等亲自到汉口王家墩机场迎接远征机组人员等凯旋。

5月22日,中国共产党、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代表周恩来、王明、吴玉章、罗炳辉赴航空委员会,分别代表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慰问徐焕昇等空军勇士并赠送锦旗。中共驻武汉办事处送的锦旗上写道:“德威并用,智勇双全”;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送的锦旗上写道:“气吞三岛,威震九州”。周恩来还发表讲话,赞扬空军勇士们的英勇行为,并与徐焕昇和佟彦博合影留念。

中国空军“轰炸”日本本土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士气。全国各大媒体纷纷对此进行报道。著名的《抗战》三日刊在5月23日第74期上刊出了邹韬奋的《空军远征日本与新的抗战力量》文章,该刊著名评论家余仲华在同期的“战局动向”栏目中也指出:传单给日本一个警告,百万张传单可以变成百万吨炸弹! 图中从左至右,第三位为徐焕升。1949年赴台,曾任蒋介石侍从室主任,“空军”总部主任、参谋长、副总司令等,1963年接任“空军”总司令,四年后卸任,后任中华航空公司董事长、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1984年3月4日病逝台北。

徐焕升,(1906年—1984年)上海市崇明人。江苏医学院肄业,黄埔军校第四期、中央航空学校第一期毕业,曾赴德、意航空学校深造。

图中左三为徐焕升。 中国“轰炸”日本的第一人,只可惜丢的是传单不是炸弹

1937年12月,南京失陷,日本侵略者气焰十分嚣张,到处狂轰滥炸。当时,有人要求去轰炸日本,血债血还;有人主张派飞机到日本散发传单,提醒日本人民不要受军国主义狂徒欺骗,做侵略中国的工具。国民政府最高当局接受了后一建议,决定对日本“政治空袭”,以此来警告日本当局。图为徐焕昇。

中国“轰炸”日本的第一人,只可惜丢的是传单不是炸弹

中国空军制定了《空军对敌国内地袭击计划》,空袭时间定在1938年5月下旬,目标是九州、长崎、福冈等城市。这次空袭不投炸弹,只投“纸弹”,以仁爱精神唤醒日本国民,共同粉碎军阀黩武迷梦,并告诫日本当局,中国空军完全有能力攻击日本本土。图为抗战前中国空军购自美国的伏尔梯V-11轻型轰炸机。

中国“轰炸”日本的第一人,只可惜丢的是传单不是炸弹

日本反战同盟也撰写了《反战同盟告日本士兵书》。传单总印数达200万份。时任航空委员会秘书长的宋美龄,把这次远征称为“人道远征”。图为空军第十四中队的第3号马丁139WC轰炸机,徐焕升远征日本时的座机。

中国“轰炸”日本的第一人,只可惜丢的是传单不是炸弹

携带有100万份传单的机队自宁波出海后先转向南,然后向日本九州岛飞行。机组的通信员陈光斗和吴积冲立刻将各自尾舱内装满传单的麻袋搬出,当飞机高度降至3500米时,一份份传单像白色的炸弹一样从舱板下的方形射击孔投出,纷纷扬扬地飘向日本的领土。 图为孔祥熙(左一)等亲自到汉口王家墩机场迎接远征机组人员等凯旋。

中国“轰炸”日本的第一人,只可惜丢的是传单不是炸弹

5月22日,中国共产党、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代表周恩来、王明、吴玉章、罗炳辉赴航空委员会,分别代表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慰问徐焕昇等空军勇士并赠送锦旗。中共驻武汉办事处送的锦旗上写道:“德威并用,智勇双全”;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送的锦旗上写道:“气吞三岛,威震九州”。周恩来还发表讲话,赞扬空军勇士们的英勇行为,并与徐焕昇和佟彦博合影留念。

中国“轰炸”日本的第一人,只可惜丢的是传单不是炸弹

中国空军“轰炸”日本本土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士气。全国各大媒体纷纷对此进行报道。著名的《抗战》三日刊在5月23日第74期上刊出了邹韬奋的《空军远征日本与新的抗战力量》文章,该刊著名评论家余仲华在同期的“战局动向”栏目中也指出:传单给日本一个警告,百万张传单可以变成百万吨炸弹! 图中从左至右,第三位为徐焕升。1949年赴台,曾任蒋介石侍从室主任,“空军”总部主任、参谋长、副总司令等,1963年接任“空军”总司令,四年后卸任,后任中华航空公司董事长、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1984年3月4日病逝台北。

中国“轰炸”日本的第一人,只可惜丢的是传单不是炸弹

中国“轰炸”日本的第一人,只可惜丢的是传单不是炸弹

徐焕升,(1906年—1984年)上海市崇明人。江苏医学院肄业,黄埔军校第四期、中央航空学校第一期毕业,曾赴德、意航空学校深造。

中国“轰炸”日本的第一人,只可惜丢的是传单不是炸弹

图中左三为徐焕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妙迦

这就是中国人虚伪的一面,妄图用这个来换取同情心,只不过中国人都忘了,只有铁血才是取得面子的最好办法。

纸片轰炸!谁记得你?

只要一枚炸弹,那意义就完全不同,这帮懦夫怎么就不明白!

敌人打得你头破血流,你哪怕踢了他一脚也是反击,只会说“你有种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才是真正的懦夫!

中国空军“轰炸”日本本土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士气。--- 纸片轰炸后一个月武汉会战开始,4个月后武汉沦陷,机场也落入日军手里,中国空军再无能力去轰炸日本本土,连一张纸片也扔不下去了。

真不知道是鼓舞了哪国的士气。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