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70多年前,侵华日军曾在金华做过鼠疫实验,导致近500人死亡。

中国细菌战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王选,从日军细菌部队一名少佐所写的关于鼠疫的论文中找到这个数据。

为此,王选委托本报,向金华市民寻找那些因鼠疫而死的亲人、邻居的记忆。(本报《浙中城事》J3)

12月16日,80岁的东阳老人郭菊娥,打进本报《浙中城事》热线0579-89111111,她曾经是这场鼠疫的亲历者,从1941年10月起,不到半年,她的老家,东阳市郭宅镇郭宅村,有19人死于鼠疫。

除了郭菊娥老人的回忆,还有一位72岁的退休教师郭文周对郭宅鼠疫有着记录。

出生于1941年的郭文周是另一位“王选”,从2002年开始,他就在郭宅村寻访八九十岁的老人,记录日本侵华对他们的影响。

最后整理了《郭宅鼠疫惨剧》和《郭宅兵燹》两篇文章,发表在了2005年1月出版的《东阳抗日战争史料(东阳文史资料选辑第二十一辑)》上。

2010年,郭文周又将这两篇文章编入了《郭宅村志》中。

“因为当时我还小,对郭宅的遭遇还未成记忆,所以只能从村里老人的口中听来一些。”郭文周说,现在,那些采访过的老人都已经去世了。为了让后人能记住这段惨痛的历史,他退休后就开始做起了这方面的收集整理工作。

我们对郭宅鼠疫的记录,都来自于亲历者郭菊娥、记录者郭文周的叙述。

村民得了怪病,乡间名医无力招架,病发身亡

1941年,郭宅的丽泽园有位名医叫郭迪训,是清末年间的云骑尉,这是一个正五品的官阶,他出自书香门第中医世家,医术了得,在乡间的名望很高。

当时,有部分东阳人都在义乌靠挑担做苦力为生。东阳林头村的村民何子龙,也正因此从鼠疫源头——义乌染上了病:高烧不退,头痛欲裂。但他的家人并不知道这是一种叫“鼠疫”的病。

1941年农历12月,何子龙家人见他病情越来越严重,就请来郭宅的郭迪训治病。

郭迪训一把脉,便知道这是鼠疫。但因为当时的医疗条件有限,再加上就诊太晚,已经无药可救。郭迪训只能叫他的家人准备后事。

谁也没想到,当晚,郭迪训巡诊完回家后突然发起了高烧,不到两天就去世了。

当时,郭宅的村民不知道,他是感染上鼠疫而死。

为了纪念这位东阳南乡一带最有名气的医生,乡里就准备为他“摆路祭”。

这是东阳人出丧时最隆重的礼节,要从死者家里到坟地摆好几个灵堂,每到一个灵堂参加丧礼的人都要祭拜。

正当村民为他准备丧礼的时候,悲剧接二连三地来了:郭迪训的妻子、长媳先后染疫去世。

这时,人们开始恐慌起来,也才反应过来,原来郭迪训得的是鼠疫,会传染。

于是,大家赶忙取消了摆路祭,草草地掩埋了郭迪训。

一出丧事,多人染病,半年时间,19人死于鼠疫

郭宅村民以为就此可以逃过一劫。

但谁都没想到,其实早在郭迪训出丧的前三天,前来帮忙的厨师郭阿田也染上了鼠疫。

得病的郭阿田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让家人靠近。没过几天,他开始发高烧,死时七孔流血,模样非常吓人。

而郭阿田的家人也被传染。他的妻子抱着3岁的女儿,来到了郭宅村炉庄山的义冢地(是郭宅的公共墓地,平常老百姓没有自己的家坟都埋在这里),自己挖了一个坟坑,躺在里面等死。

结果,一夜之间被豺狼吃了,死相惨不忍睹。他的二儿子也一个人在家里默默死去。

这些所有死于鼠疫的普通村民都被埋在了郭宅炉庄山的义冢地里,没有墓碑,没有名字。

郭文周家当时和郭迪训是前后邻居,仅一墙之隔。

1941年农历12月14日,郭文周的母亲生他时难产。郭迪训的孙媳妇夏月娥就来他家帮忙。没过两天,她突然也染疫病危了。

这时,人人惶恐,谁都不敢踏入郭迪训家半步,没人愿意给夏月娥守灵。

郭文周的爷爷是重情义之人,为报她对郭文周母亲生产时的恩德,他孤身一人为夏月娥守了三天的灵。可能因为个人体质比较好,他并没有染上鼠疫。

在1941年10月至1942年3月,东阳市郭宅镇郭宅村,有19人死于鼠疫,疫情不轻。

3个月,这个村子和外界不再联络

“本来每月的农历25、28号,我们村都要办200多米长的集市,非常热闹。这样一来,连亲戚朋友都不来往了。”郭文周说,当时,人人谈鼠色变,路过郭宅时都绕道而走,郭宅足足和外界断绝来往3个月之久,外村的人一听到你是郭宅的,就吓得话都不敢说了。

现在,郭迪训的坟和当时埋葬鼠疫村民的义冢地已经全部被挖空改造成楼房了。

1941年那次鼠疫之后,当地鼠疫没有复发,郭宅村再也没有人因为鼠疫而死了。

郭宅的这场鼠疫让郭迪训一家差点断了后,只有他的儿子和孙子幸免于难。

郭宅人也因此被视为妖怪,大家避之不及。

“当时,家里这么混乱,我3岁被舅母抱走抚养,到了10岁才回到家里。”郭迪训的孙子郭喻风说,鼠疫的时候,他只有3岁,记不得事。他从小都是在离郭宅30多里的东江镇八达村长大的。

王选:日本人是将带有鼠疫病菌的面粉投放在义乌

昨天,我们联系上了王选,向她提供了郭菊娥、郭文周的联系方式,以及他们对于鼠疫情况的资料。

“根据已经公布的日军资料以及当时中国政府的记载,除了金华市区,日军对义乌、东阳都进行过细菌战,飞机投掷鼠疫病菌、染有鼠疫的跳蚤等,义乌的鼠疫特别严重,卫生部门现在也每年都捕捉老鼠监控鼠疫的情况。”

根据东阳政府当时的记载,从1941年10月至1942年3月,半年时间,东阳市有117人感染了鼠疫,113人死亡,死亡率高达96.58%。

“鼠疫是从义乌传到东阳八担头村,再传到了歌山镇,最后才到了郭宅的。”郭文周说,当时,日本人将带有鼠疫病菌的面粉投放在了义乌。

很快,疫情波及了东阳市6个乡镇、14个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