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桃”岂容换“私李”


我们这个礼仪之邦,礼数多规矩更多。比如,来而不往,就被视同“非礼”。因此,《诗经·大雅·抑》中有“投我以桃,报之以李”之句。后来,“投桃报李”便成了一句成语,用来比喻相互馈赠、友好往来。我想,古人这里说的“桃”和“李”,大概都是自家的东西。现如今,有人却变着戏法、投机取巧,用原本属于公家的东西,换取为自己所有之实惠。谷俊山就是这样一个习惯于拿“公桃”换“私李”的负面典型。

被一位媒体人士称为“送礼天才”的谷俊山,“只要到家里一次,就知道你缺什么。”因此,“很多硬实的领导都和他有私交。”由此可见,谷俊山不但善于观察,而且精于“投桃”——用公款、公物烘托“你缺什么,我送什么”的“天才表演”。

多年来,谷俊山为哪些人解决了“缺什么”的问题,通过什么途径、运用什么方法解决,我们不得而知。然而,既然要化解“缺”,就少不了对应“送”。这样,才能赢得对方的好感,收到“投桃报李”之效。只不过,从他手里送出去的每一个“桃”全都姓“公”,而对方回报给他的“李”,则全归谷俊山独家私有。

《民主与法制时报》日前披露,谷俊山靠着“能干”和“送礼”,短短8年时间,从一名校官升至中将。更匪夷所思的是,他在濮阳的苦心“投桃”,使得某些部门在谷氏家族的项目上频频“报李”。如,谷俊山位于濮阳闹市区的“将军府”,占地近14亩,且建造时并没有取得合法手续;谷俊山父亲的墓地,不但面积大(约5亩),而且被建成了“烈士陵园”……不仅如此,就连其妻张某也跟着沾光、受益:2009年7月,谷俊山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不久,张某被任命为濮阳市公安局正县级侦查员;2011年7月,谷俊山被授予中将军衔,当年12月,张某被任命为濮阳市公安局党委委员。

凡此种种,都与善投、频投“公桃”密切相关。据悉,在谷俊山的升迁过程中,濮阳市受惠者颇多——不少当地官员的子女入伍、提干、上军校、转业等,均得到过谷俊山的“帮助”。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经谷俊山安排的参军或者上军校人数众多。”换句话说,谷俊山在濮阳投出去的“公桃”,品种不少,数量颇多。现今官场上,拿着“公桃”换“私李”的现象,远不止局限于金钱与财物。

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如果不下决心从制度和机制上“动手术”、“扎篱笆”,不把权力实实在在关进制度的“笼子”,政务、党务,事务、财务等不能做到真正公开、阳光操作,偷摘“公桃”以换“私李”的现象就难以杜绝。而这,侵害的不单是公众的利益,年长日久必将腐蚀政权的根基。

(原标题:“公桃”岂容换“私李”)

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