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格实行体用之说甚至改为本用之说,那么近代改良能否成功呢?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是洋务派的指导思想,张之洞在其著作《劝学篇》中全面论述了这一思想。其实,在19世纪60、70年代的洋务运动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提出这样的口号,当时恐怕也不敢明着提出这样的口号,不仅仅是顽固守旧派的清流会反对,恐怕更为重要的八旗上层贵胄也会反对,毕竟他们认为“八旗才是根本”。其实一直到洋务运动进行了一段时间后的19 世纪 70~80 年代 ,在早期改良派才羞羞答答地提出 “ 主以中学,辅以西学”的口号。张之洞一直到了甲午战争失败后,在千年来一直匍匐在东亚大陆政权脚下的小日本也开始来欺压当时的东亚大陆政权满清的时候,满清的整个知识分子阶层,群起要求真正的改良的时候,才敢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此时的满清上层贵胄早就已经完全不行了,所以才会让提出。其实如果早个20年的19世纪70年代,连“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样的口号都不会让提,毕竟中学为体,是什么意思,那就会让天下读书的士人阶层获得更多机会,而要求让已经腐朽不堪的八旗让路让利。要知道当时的八旗其实就是旗人专用的一条升官发财的捷径!大家都知道满清有满汉两帮大臣之分,往往满大臣比汉大臣高半级。而且整个八旗体系当中,有多少大臣、将军、都统、副都统、参领、协领、领佐、领催、侍卫的差事?另外还有内务府系统的一大堆肥缺,也是建立在八旗上三旗的基础之上。这些所有的官职,一律都是旗人在做,汉臣根本是无缘。而旗人通过八旗、内务府系统,很容易就能升到高位,也能很容易当上阁部、督抚,至于地方上的道员、知府、县令之类,更是不在话下。旗人人数远比汉人少,而汉人书生,苦读数十载,也未必能有金榜题名之时。求一官,真是难如登仙!连左宗棠这样的大才,现在都没有官做。而汉人的武官,则地位低下,不仅要受文臣的气,还要被这帮八旗大爷欺压,想要转行当文官,根本也和登天差不多,哪像八旗的武职那样地位高贵,而且随时可以转入文职呢?满清可给汉人士子的官本来就不多,科举正途每年少得可怜,剩下就是捐官——也就是花钱买官这在满清是公开合法的。而一旦变成中学为体之后,那就是大量八旗的利益受损,满清贵胄岂能答应?而依靠八旗的满清皇帝满大臣会同意?怎么可能?

这还是为体呢?如果再进一步为本用之说呢?变成“中学为本、西学为体”,那么虽然是中国近代改良成功最可能的办法,确实根本无法为满清上层接受。清的国朝之本,从来就不是中学,而是八旗!虽然满清的皇帝假惺惺的说什么坚持儒学,那不过是点缀罢了,依靠的根本从来都是八旗,即使是满清皇帝中最会改良的雍正,也无法也不敢动摇八旗为本,而恰恰正是雍正依靠八旗为本而非中学儒学的代表士绅,所以才能“士绅一体共同纳粮”成功,这也让大量的清粉清史专家吹嘘如何改变历史之类的。在满清上层眼里,只有守住了八旗这个本,国朝才会安泰。如将中学说成国朝之本,其实是在讨好全天下的读书人,是妄图动摇大清之基!这样的主张如果在康雍乾之世,等待的就是文字狱的身死族灭。即使到了19世纪末,八旗早就不行了、完全依靠汉人地主撑着的时代了,满清贵胄依然是以八旗为根本,张之洞也不过是提出“中学为体”而不敢提“中学为本”,后来即使在灭亡前夕,依然大量削弱汉人地主袁世凯、依然坚持皇族内阁——变相的八旗为本,从而让整个中间派倒向了革命阵营,连此前一直忠于满清后来还压着革命党人让清室获得优待(等同于供养外国君主,有点类似现在的意大利国内的梵蒂冈)的袁大头,也对满清不满。

然而,一旦实行中学为本、西学为用,那就不同了,能否走上近代化难说,毕竟日本人也不完全是放弃自己的传统而一味全面西化,虽然那些脑残专家说什么日本近代化成功是全盘西化,然而日本人可保留着西方没有的武士道精神(虽然非常傻逼,但在近代那个年代,确实一种抵抗西方防止自己殖民化的一种民族主义),同样日本人也保留不少自己的传统。而西方人虽然有学者鞭挞宗教神学对欧洲的思想桎梏,但最后也没有完全放弃基督教,而是不断改良。而如果中国没了自己的那些优秀传统,那么会变得无所适从,认为自己老祖宗留下的都是差的,而西方的都是好的,这样的结果历史早就证明,只能是不断碰壁。只有保持自己传统,尤其是优秀传统,不断吸取西学为自己所用,才在近代有可能获得成功。将孔孟之道同西方的基督教、ysl教等进行比较,要让读者意识到孔孟之道的长处和优点,将儒家变成一种宗教(其实儒家的哲学思想,某种意义来讲就是实际上的宗教),在近代这种强敌环饲的背景下,如有儒家思想这种宗教在,那么,四万万人才会凝聚成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相对容易的多。更会引来大量精英有见识的知识分子,而不是那些只会夸夸其谈的清流,这些清流对于满汉大臣分设的弊端从来视而不见,而不断地攻击改良派。

当然满清的统治下,以八旗为国家根本,显然无法获得成功。八旗体制下,号称什么“出则为兵,入则为民,耕战二事,未尝偏废”这个现在清史专家吹嘘上天的东西,即使在野猪皮提出的年代,都根本没做到,要说出则为兵倒是有,但那个兵更像是一个分赃相对公平的团伙,因为士兵从来不以杀无辜平民为自己的荣耀,看看明末清初的后金/清几次叩关的行为吧,为民耕种,那是掠夺来奴才奴隶的事情,旗人老爷又有几个认真干过?至于入关后没多久,尤其是到了乾隆后期,当兵没个当兵的样子,当民没有当民的样子,军营更是没个军营的样子。一帮子拖家带口的大爷兵,哪儿有心思训练征战啊?说他们是民吧,却又不事生产,全靠旗饷禄米生活,人人耽于安逸,整日优游度日。这样的群体作为清国国朝的根本,怎么可能获得改良成功?

本文内容于 2014/3/31 19:39:40 被秦陇复国军将士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