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忘年之交,聊聊咱心目中的警察老英雄 – 铁血网

[原创]忘年之交,聊聊咱心目中的警察老英雄

看到网上关于警察装备的一个帖子,列举了新中国警察队伍不断成长壮大,从简陋的一支枪、两弹匣到现代化、系列化装备的历程。其中重点谈到手枪枪支的不断更新换代,从驳壳枪到54式再到63式、转轮式、92式的配置,表明警用武器逐步向先进的高级阶段发展。提到枪必然要谈到人,好枪在好的主人手里才能发挥出应有的威力,成为威慑罪犯、打击犯罪的强大支柱。

我有不少警察朋友,其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也是年纪最大的一位,今年应该有87岁了,就是在那个动荡、艰难岁月中结识的老警察“老郭”。那是在1972年,我和几位战友接受了新任务,到山东省蒙阴县红星煤矿军管会工作。因为当时正处于全国都在搞群众“运动”期间,社会动荡不安比较混乱,群众组织的派系斗争影响到国家工农业生产的发展。为了保持国家的经济运行和人民生活的稳定性,党中央认为军队和国有大企业是不能跟着乱的,否则国家将会因此瘫痪。基于这样的形势,部队领导派遣我们到这个国有大煤矿来稳定人心,抓好煤矿的煤炭生产,保障市场供应,支援全国的工业生产战线。也许有人会引用过去社会的术语“支左”来看待我们的任务,那就错了,我们的任务是不介入当地派系斗争,也不准群众组织闹事影响生产,完成任务成功与否唯一的指标就是看能不能把生产搞上去。军管会只有我们几个人几支枪,势单力薄,要想管住几千粗犷彪悍的煤矿工人不闹事生非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在工人中站稳脚跟,赢得人心,我们恐怕就会被他们淹没了,可见我们身上的担子确实非常艰巨。

我们到矿上的第一件事当然就是进驻煤矿的“革命委员会”,“革命委员会”是煤矿的临时领导机构,放到现在就叫“矿务局”了。革委会有两派群众组织推举出来的人物担任工作,谁也不听谁的,一旦有意见分歧,两派群众都会闹到革委会来吵成一团,搞不好还会打上一架,这样的班子想抓好生产肯定是行不通的,派军队代表全权领导煤矿生产势在必行。一方面我们必须深入了解班子成员的个人及思想状况,了解煤矿存在的主要矛盾和问题。另一方面,我们必须依靠当地政府的支持,和政府领导下的公安系统建立密切联系,相互配合形成犄角之势,以备在遇到不测时有个照应。煤矿一向是鱼龙混杂之地,三教九流的人物都寄生在这里,治安状况令人担忧,如果没有公安系统的介入,仅凭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立足。就这样,老郭闯进了我的工作和生活之中,在今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成为知心朋友和荣辱与共的战友。

老郭是解放战争中参加革命的老同志,先在中原野战军部队打仗,后随部队参加了淮海战役,恰巧歼灭国民党军主力部队74师的”孟良崮战役“的战场就在我们煤矿所在的蒙阴县境内。老郭的部队在南下作战的过程中多次配合地方政府和武装,参与肃清国军游兵散勇残余部队的战斗,新中国成立后又参与了南方剿匪斗争,在与国军和土匪的作战中冲锋陷阵,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当新中国建立公安部队时,老郭就理所当然被选中加入了公安系统,成为新中国公安队伍中的元老派战士。老郭个头高大精廋,一身腱子肉,在刑警队当队长。文化不高,识的字不多,大概勉强能算小学毕业,不太会抓笔,却很爱玩枪,多年的战斗经历使他和枪结成了深厚的感情,这也是所有的老战士共同的特点。他所钟爱的就是他的那支德国原产驳壳枪了,整天形影不离斜插在后背,没事的时候就会拿出来檫一檫,所以始终保持油光铮亮,一看就知道是个爱枪如命的家伙。

忘年之交,聊聊咱心目中的警察老英雄

(这就是老郭最爱的那种驳壳枪)

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军管会的办公室里,老郭和我们一见如故,都是中原野战军部队出身,毕竟是同一个战壕里出来的人。豪爽的老郭打开话匣子大侃一气,说矿上这帮家伙都不是好东西,对他们不要太客气,否则镇不住他们,他们凶你们比他们更凶才行。这番话听得我们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不过老同志的直率让我们领略了他的性格和豪气,也增加了我们对他的信任。第一次见面,老郭就要拉我们喝上一杯,说由他请客,轮年纪老郭是我们的前辈,按理我们也应该款待他一顿,由于工作走不开,只能派我找个地方略尽地主之谊。老郭把我拉到一个他熟悉的小酒馆,点了几个菜,上了二斤老白干就喝上了。看他喝酒的爽劲,我就知道自己喝酒不是他的对手,今天的任务就是把他的酒陪好,建立一个良好的工作关系。他详细向我介绍了煤矿的各种情况,社会成分非常复杂,刑事案件也特别多,要我们谨慎防范。如果需要,及时通知他们,看他一付”匪气“,看的出来在矿上是镇得住台面的人,不愧是老江湖了,我们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硬点子“。

召开几次领导班子会议和职工大会以后,我们给煤矿工作制定了一些规矩,发动群众献计献策,还深入群众摸底,听取意见。军管会成员进行了工作分工,有抓革委会班子成员思想工作的,有负责保卫工作的,有几个同志随采矿队下井到掌子面督导生产的,初步建立了一套常规的煤矿工作运行程序。这其中也有老郭的功劳,他经常带几个警察到矿上来转转,别看煤矿是解放军干部当领导,矿工中的不法分子最怕的还是老郭。据了解,老郭是县里远近闻名的狠角色,抓人从来不讲情面,下手凶狠。老郭特别喜欢对付那些持枪、持械犯罪分子,每次抓捕总是亲力亲为,把抓最危险的留给自己。由于他枪法好拳脚厉害,地方上的地痞流氓虽然也有武功在身,在他面前没有不吃亏的,不是被打残就是被生擒活捉,老实一点还好,如果顽抗到底的就倒大霉了。老郭有个特点,从来不喜欢用手铐,腰里总是带着两根细麻绳,遇到他出手抓的,吃尽了皮肉苦头,还会被他像死猪般的捆绑起来,不勒得鬼哭狼嚎不会住手。日子长了,老郭的名声在外,那些犯罪分子虽然恨他入骨,却没有不怕他的。遇到老郭还是束手就擒为好,否则不知要多吃多少苦头,背地里人家骂他比土匪还凶狠。所以他往矿上一站,那些欺男霸女、偷鸡摸狗的家伙一个个老实了许多,没有敢啃大气的,省了我们不少麻烦。

老郭这个人虽然算是粗人,对老百姓和我们部队却是粗中有细,关怀备至,从一、两件小事就可以看出他是个心地善良,爱憎分明的好人。矿上有个老工人老杨,家中生活十分困难,却仗义疏财喜欢帮助别人,老郭不知怎么认识了他,经常带一些小生活用品送给老杨,每次还要拉他去小店喝上几口打打牙祭,说是改善伙食,这种平易近人的风格为老郭在矿上树立威信也创造了基础。我们军管会的干部离开部队在外生活,都是在职工食堂吃饭,伙食质量还不如在部队里的好。老郭居然看在眼里,没啃声就从集市上弄来两只小猪仔,委托那位老杨搭了个猪圈,收集食堂的泔水养了起来,说是养大了给我们军管会提高生活质量的,让我们深为感动,欠下他一个大人情都不知道拿什么来还。

老郭因为表现突出,屡破大案,被提拔到了地区公安局任处长,局里的装备早就进行了更换,他还是不肯上缴他那支用了20年的驳壳枪,说是换枪用不惯,打不准。对于他这样的老警察,局长都拿他没办法,经常要想办法给他调配子弹,直到后来在全省公安系统都找不到了,才不得已换了新枪。就这样,他有时会利用路过的机会到我们这里来看我们,还念念不忘过去的老枪,直喊新枪太小不过瘾,嘲笑我们部队用的手枪只能给老娘们玩玩。当然,每次我们都要好好招待老郭一番,临行之时还要带上两瓶好酒,老酒再香也没有我们之间结下的感情那么醇厚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