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战角度看:丁汝昌选择的战术并没有错

一.北洋水师所采取的一字阵型是错误的选择吗?

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黄海海战是精心设计过的伏击战,那么确实存在更好的选择,但是对于遭遇战来说,北洋水师所采取的一字阵型不存在任何问题,是当时他们能够选择的阵型中最不差的。

回顾一下距离甲午海战最近的几场真枪实弹的海上交锋,分别是1866年的利萨海战和1805年的特拉法尔加海战,而这两次海战中,胜利一方采取的是什么阵型与战术呢?

(1.)1866年的利萨海战中,实力居弱一方的奥匈海军以人字阵横切意大利单纵列后击溃意大利海军。

从海战角度看:丁汝昌选择的战术并没有错

(2.)1805年的特拉法尔加海战中,同样不占兵力优势的纳尔逊以三队拦腰冲断法西舰列,在近距离接敌中击溃法西舰队。

从海战角度看:丁汝昌选择的战术并没有错

这两场海战,是当时任何一国的海军军官都必须反复琢磨与研究的经典战例,而北洋军舰建造的年代,正是利萨海战胜利引发的纵队战术大行其道的年代,北洋舰队主力战舰的主炮全部是全舰首射界配置;也正是根据这些原因,丁汝昌才选择了这个中线突破,近距离接敌的重炮速战战术。

我们必须记住一点:在战争之中,任何一位神志清醒且理智的军官都只会在能够实现的战术中选择那个能够发挥己方优势,且经历过考验的成熟战术;如果双方的基本条件和优势不一样,那就不存在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最佳的战术。

二.北洋水师的混合舰队编组,是限制了高速艇的活动,导致战斗失败的原因吗?

答案同样是否定的。

在第一点里我说了,北洋水师采取了以一字阵型接敌的中线突破战术,其核心要点就是以装甲最厚,火力最猛的两条铁甲舰,镇远与定远号为进攻的矛头,高速冲过低命中区,然后在近身发挥重炮火力和撞角的纵队战术。

可能大家会有疑问,觉得以镇远定远的速度,如何算得上“高速”?如果真的要高速,为何不以舰队中速度最快的舰只为基准?这不正是说明了北洋舰队的编组有很大的问题吗?!

在这里我举一个例子,二战时让德军一路势如破竹的闪电战,其进攻矛头是什么?是坦克,那么问题就出来了,坦克跑得有汽车快吗?没有。汽车跑得有摩托车快吗?没有。

那么为什么闪电战不是让摩托车在最前面,冲着敌军阵地开过去,卡车紧随其后,然后让坦克跟在后面呢?

对于中线突破战术来说,实现目的最基础、也是最核心的要求是什么?是突破!如果不能干净利落的把敌方主力舰队的阵型一切为二,仅仅只是几艘快速舰艇进入敌方阵列(或者另一种可能,高速舰艇游击于主力编队之外),有任何意义吗?完全是没有的。

进一步的说,在没有统一火控系统、以低射速的架退炮为主要武器的1895年;如果两只舰队不近距离接触,而是游走在双方的火力覆盖范围之外,那么除非他们的火炮弹药与官兵精力无限,否则是绝对不可能给对方造成什么真正的伤害的。

举例佐证:1898年的马尼拉湾海战中,拥有标杆测距仪的美国海军以2000米的交战距离对阵西班牙海军,战役开始时西班牙舰队大部分舰只尚且停靠在马尼拉湾中,大部分来不及生火(也即是说美国海军是在打固定靶);在这种优势的情况下,美国海军的命中率也不过在2%~3%左右。

也就是说,对于北洋水师的战术而言,让全部舰以镇远、定远为核心,切入日军战列,充分发挥己方两条核心主力舰的火力与装甲优势才是最有希望获胜的战术。

这场战役的关键在于镇远、定远,因为其他舰只做得再好也不可能实现战役的关键步骤——装甲厚度和火炮口径就决定了这一点。

三.北洋舰队的指挥有问题吗?

有问题,也影响到了战局,但是并没有达到左右胜负的程度。

战斗开始前,丁汝昌的命令是:“各小队须协同行动;始终以舰首向敌;诸舰务于可能之范围内,随同旗舰运动之。”

理论上来说,对于这场中线突破战术来说,有这一条命令就足够了。

回忆一下纳尔逊指挥的特拉法尔加海战,纳尔逊在挂出“各舰各自为战”的命令后,便指挥座舰HMS Victory身先士卒,第一个切入法西舰队战列中,随后纳尔逊被击中战死,但这影响到了战局吗?没有。

我们必须认清楚一点:在没有火控系统,主炮采用架退炮,主要指挥手段靠旗语的1895年,一战二战时战列舰编队的齐射战术是不可能实现的。进一步的说,既然采取了中线突破战术,在通讯手段有限,战场形势又复杂的海面上,其他舰船能够紧跟旗舰运动便足够了,不应该指望还能精妙地操纵舰队运动,实现舰只的无间配合。

因为纳尔逊的中线突破战术说穿了只有三个步骤:(1.)跟着旗舰冲进去;(2.)各自瞄准距离最近的敌舰;(3.)Fight to Death.

对于日本舰队来说,镇远定远两舰的305毫米炮是无解的,任何一艘吃上一发都只有两种可能:重伤退出战斗或者沉没;而对于镇远定远两舰来说,日军除了在设计上畸形(小船装大炮)的三景舰,几乎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敌人。

佐证:根据统计,镇远定远整场战斗中各中弹220、159发,但均无致命损伤。

这也是北洋水师采取中线突破战术的底气所在。

虽然站在事后的角度来看,如果丁汝昌能够实时地带领舰队转向,接下来的战局发展确实可能就会有所不同。但是实事求是的说,没有什么战术是完美无缺的,不考虑极端的运气因素的话(例如镇远定远连发连中或者日军的三景舰连发连中),中线突破战术的劣势就在于指挥不方便,但是这种不方便并不是影响整场战役胜负的关键因素。

北洋海军为何失败了?

(1.)日军预料到了他们会采用中线突破战术,所以没有继续进行单纵列战列线战术,反而利用整体航速优势进行了反向迂回,导致北洋整个战术意图落空,而丁汝昌没能及时反应过来,带领舰队做出转向。

(2.)最关键的原因在于,北洋水师战斗意志不强,整体战备水平也不高(弹药不足);故在致远沉没后,济远、广甲的逃跑让北洋水师部分指挥官很快丧失战斗意志,也摧毁了北洋海军继续战斗的精神,导致双方逐步脱离战斗。

最后的最后,黄海海战实际上清军并不是输在装备上,刚好相反的是,黄海海战证明了装甲舰的可靠性,各国海军的主力舰发展史足以证明这一点:如果高航速与速射炮真的是取胜的关键,那么为什么各国海军在接下来几十年里推出的主力舰仍然都是重甲巨炮的战列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