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衍圣公的黑材料(转自赤色黎明吧)

宋朝老赵家对孔府掏心掏肺的,但孔府可没想吊死在一颗树上,那赵宋被完颜家打到南边去了后,孔府立即派出孔端操向大金表中心,受封衍圣公。虽说这金夷的奶有股子膻味,那也是娘啊!

数十年后,蒙夷兴起,将金夷灭之,在衍圣公孔元用的率领下,孔府审时度势,大义凛然地倒向了忽必烈,为表耿耿赤子之心,孔元用亲率族人加入元军,清剿汉人“反贼”,“不幸”死在军中。

孔元用死后,孔元措一系乘机夺权,孔家内部为了衍圣公称号展开了争夺,持续数代,主要就是关于帽子颜色的大讨论,其中精彩激烈就不累说了。最后,鞑元仁宗判孔元措一系为正溯,孔元用一系彻底败北。呜乎哀哉!可怜孔元用为忽必烈统一大业流尽了最后一滴狗血,他的后人却惨遭排挤打压,苍天啊!

为了取悦忽必烈,孔府还派出大儒张德辉与元好问等觐见忽必烈,跪请他为“儒教大宗师”。堂堂华夏“圣学”,竟然请得一位双手沾满数千万汉人鲜血的酋首来做大宗师,孔府真正实现了“以德报怨”的最高境界。 虽说不识几个汉字,忽必烈还是愉快地接受了他们的请求,出任“儒教大宗师”。心情大好之下,忽必烈蠲免了孔府和儒户的兵赋,一众儒士弹冠相庆欢呼雀跃。“君子谋道不谋食”在这里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其实孔府平日里就财富六车威震乡里,广大劳苦百姓无不献地献女,为奴为仆,改姓为孔以求沾得衍圣公之圣恩。这蠲免孔府兵赋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当然,钱多不咬手,何况这可是“儒教大宗师”的恩赐啊!

华夏朱明崛起,赶走蒙古人,孔府再度倒戈(几度了?数不清),那朱元璋虽鄙视孔家人品,却也知儒家寨对维护朱家朝廷之妙用,故而续封衍圣公。

要论孔府衍圣公中最具与时俱进顺应大势素质的莫过于明末孔府衍圣公孔胤植,朱家待他那真是没得说,此公本非嫡传,却不但受封衍圣公,还先后被加太子太保和太子太傅,可谓“君恩如山”。 可李自成一入山东,离曲阜还远着的时候,孔府就出朱示,令人供奉大顺国永昌皇帝龙位,并献马献银,跪纳印信。

哪晓得这回换主急了点,没几天,大顺军跑了,来了清夷大军,这位三姓衍圣公知错就改,即上《初进表文》,向清廷表忠心,称颂清帝“山河与日月交辉,国祚同乾坤并永”,表示“臣等阙里竖儒,章缝微末,曩承列代殊恩,今庆新朝盛治,瞻学之崇隆,趋跄恐后”。

接着,为响应清政府发布的剃发令,三姓公孔胤植隆重举行了剃发仪式,“恭设香案,宣读圣谕”,令族人剃发。

再后来,为了避清帝胤模讳,三姓公孔胤植改名孔衍植,再度表明了对清廷的耿耿忠心。 三姓公公孔衍(胤)植如此识大体顾大局顺应历史潮流,怕是连汪精卫吴三桂之流的也要伸出大拇指啊!

孔家如此识相,清廷自然少不了封赏,孔府一门更是得势,至于老祖宗所言“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乃教化万民之语,非孔家治世准则。

说到孔家,笔者有一疑问一直无解,那就是现今天下孔姓无不自称孔丘老先生正宗嫡传后人。这就怪了,春秋时期孔老先生在世之时,孔姓家族没有十几家也有七八家,孔丘一门只是其中小族,孔老先生还有个哥哥,孔老先生后二世还单传,怎么到今天孔老先生就成了所有孔姓之祖了呢?

也许计生委派人穿越回去,将非孔丘一脉的孔家妊娠全部流产引产,或将非孔丘一脉的孔姓男子全部结扎了。

纵观孔府历史,越是外夷戎狄,越是恩赏有加,元成宗上台后封孔丘先生为“大成至圣文宣王”;清代顺治皇帝当政之初,更把孔子封为“大成至圣文宣王先师”,使这种逐步的吹捧终于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而孔府也跟着沾光无限。

事实上孔府有时还是知恩图报的,比如清廷被推翻近百年后,孔府依旧牢记大清恩德,穿着旗袍马褂给祖宗上猪头。今天孔家用于排辈的字还是乾隆所赐的呢!更新民国后: 袁世凯复辟之初,孔家连发两封“劝进电”,要袁“早日登极,以慰民望”,袁本人“亟宜早正帝位”,另有“不胜欢汴鼓舞之至”“一体悬彩庆贺”“祷祀而请之者也”(《孔府档案》6593卷)。

八十三天帝王梦灭,张勋又继承和发展了袁的事业。“民国六年”成了“宣统九年”,孔丘七十六代孙孔令贻又拍电报,电文说“恭承明诏日月重光毅力诛猷普天同庆”,“敬贺大喜”不胜欣喜若狂之真情,可惜十二天之后,磕头叫“万岁爷”的机会又没了。

此后多年,孔家对清帝依然忠心耿耿,时时念怀。1919年,孔令贻“入觐天颜”,在紫禁城里享受了骑马待遇。后,孔府对清废帝依然呈送“奏折”,自称“微臣”。更可一观的是,清亡十几年之后,一九二三年(民国十二年),孔丘七十七代孙孔德成还以“宣统十五年”向溥仪“叩谢天恩”。

一九二八年三月,蒋介石至曲阜“朝圣”,孔府隆重接待自不必说,据称当年之宴席账单保存得还颇为完好。五个月后,孔丘生日被定为“国定纪念日”。十一月,《尊孔祀圣》决议通过,且“决议衍圣公改为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特任待遇”。三五年六月,孔德成赴南京宣誓就职,吹捧新生活运动是“拯救中国,振兴民族的良图”(《孔府档案》8466卷)

1935年,已经为全面侵华积极备战的小日本开始煮文化武器粥了,东京又是盖孔庙,又是开儒教大会,祭孔,这种场合,不能少了“圣裔”,明德中学校长孔昭润去了。1937年,日军大举扣动扳机之前,孔德成先生诗兴大发,鼓吹中日“同文同种”,诗曰:“江川珠泗源流合,况是同州岂异人”。

1938年2月8日,在沦陷后的曲阜,孔府代理“奉祀官”孔令煜宴请日寇“长官”,“部队长”,“副官”等一干头目,并笑盈盈合影留念(《孔府档案》8914卷)。

1943年,孔家的孔令煜在“恭逢”汪精卫“还都三周年”之际,拍出祝贺电报,口称“我主席”,大赞其“旋转乾坤之 ,实为从前所未有”如何如之何(《孔府档案》8905卷)。

孔令煜于1942年在汪伪政权纪念孔丘大会上发表广播演说,要“复兴各方文化”,“完成大东亚圣战”(《孔府档案》8886卷)孔子嫡亲后裔是最高级别的世袭官员,一边教书一边做官,还两次让蒋介石帮忙走了“后门”。这些年,孔子后人在台湾过得挺不错。

台湾地区最高领导人马英九在10月27日特意参加了一个人的逝世五周年纪念大会——逝者孔德成生前是台湾地区“考试院”前院长以及台湾数所大学的教授,但能够令台湾地区最高领导人亲往致哀的原因却是他2500年前的家世背景——孔德成是孔子第77代嫡孙,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代“衍圣公”以及唯一的“中华民国”世袭官员。

“衍圣公”这个封号可追溯至西汉时期。1920年,刚满百日的孔德成受封此号,至1935年,国民政府取消封号,将第32代“衍圣公”孔德成封为中华民国唯一的世袭特任官“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所谓特任官,即民国高等文官第一等,与民国中央各院院长、各部部长、各省省主席同级。

1949年4月,孔德成随蒋介石在台北复建家庙。在台湾的60年中,孔德成看上去像一个学者型官员:历任国立中兴大学和国立台湾大学的兼任教授,国立故宫中央博物院联合管理处主任委员,台湾中国书法学会顾问,“中华民国考试院”院长以及“总统府”资政。两岸破冰后,孔德成还担任了山东曲阜师范学校名誉院长和山东曲阜孔子研究院永久荣誉院长。

在台湾,孔德成继续享受世袭特任官的待遇,月薪17~18万新台币(约3~4万人民币)。他的唯一工作,便是每年在9月28日孔子诞辰纪念日,负责参加台北孔庙的祭典。孔子的“小伙伴们”、四位“亚圣”孟子、颜回、子思和曾子的后人,也获任台湾官场“简任级”职等的最高等(简任级官员是北洋政府时期第一二级官员),月薪资在12~13万新台币(约2.5~3万人民币)。

除了功名利禄,孔子后人也受到了不少“人情照顾”。1965年,孔德成长子孔维益考大学落榜,为了顾及孔子后代颜面,孔德成特意找蒋介石帮忙,请求以免试保送升学的方式让孔维益进入大学。最后,孔维益进入了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在政治大学读了六年才毕业。时隔一年,孔德成次子孔维宁也未考取大学,孔德成再次向蒋介石求情,又将次子保送进了台湾大学考古人类学系。

对孔家的特殊待遇引起了不少争议,李敖、柏杨等人对孔家一直持抨击态度。至李登辉时代,1998年,孔德成的办公室“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府”被裁撤,孔德成只剩官衔。

同一年,孔德成的堂弟孔德墉在香港注册成立了《孔子世家谱》续修工作协会,正式主持历史上第五次孔氏家谱大修。重修历时11年,部分在台湾政府任职的孔子后代,由于担心被贴上标签,婉拒列入族谱。最终统计的结果,目前在台湾地区大概还有3000多位孔子后人。

编者注:1935年,国民政府废清朝世爵,改衍圣公为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仍世袭,“衍圣公”封号从此宣告结束。末代衍圣公、时任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孔德成先生是最后一位拥有“衍圣公”封号的人。从2009年起,台湾决定继续保留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称号,并世袭。孔子第79代嫡孙孔垂长是第二任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

以下是我的观点:在本人看来儒家学说只适合历朝历代在建国初期迅速的安定社会稳定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社会稳定下来后儒家学说和网络、文化公知却很快成为了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绊脚石。尤其在对待外敌入侵的时候“和为贵”这种论调将会损害国家的血性根基和进取动力。尤其是和平年代文人集团拼命的压制武官集团造成军队的饷银、补给、士气、装备、等等等等迅速下滑。而文人为了掌控军队又由外行操控内行结果又造成军事上的屡屡失败。

如改革开放后文官集团对军队的各类建设百般阻扰截留,要不是99年5月8号被美国人的巴掌给扇醒使其痛下决心发展现代化国防的话我们的军队还不知道要原地踏步多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