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标题,缘于郑板桥的民间风趣轶事。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郑板桥去一处寺庙,主持的态度就流露于这几个字当中,当主持知道起身欲离开的人是郑板桥时,提出题字留念,郑板桥便把主持对侍者 说的话,题字留下,“坐,请座,请上座。茶,奉茶,奉好茶。”茶在故事中便是事件情节演绎的载体。

茶,源于中国,自古至今已有五千年的历史,自唐代陆羽的《茶经》问世,标志着中国茶文化的形成。

茶,我喜欢,小时候就喜欢。记得小学时,常常在父亲冲泡茉莉花茶的时候,自己也凑趣泡上一杯,清香入口,现在依然记忆犹新。我对茶的感觉就是从那时候的茉莉花茶开始。而那时候我眼中的茶、我所能见到的茶,也就是茉莉花茶,原来以为这是工薪家庭的唯一选择,不久便知道,供销商场里也就这个,几元钱一袋儿、半斤装、猴王茉莉。再后来几年,叔叔偶尔出差给父亲带回来碧螺春,我的茶字典里又多了一个碧螺春茶。我对茶的感知就是这样开始。

我们的身边,有两种饮品不等同于快餐饮料,那就是茶与咖啡,咖啡与茶都有文化的承载,茶传承于国内,咖啡来自于国外。 现在我所生活的城市,我的身边,咖啡店越来越多,超过茶馆、茶楼的开店速度与规模,这便是外域文化与境内文化竞争并存的彰显,但是有一点值得欣慰,我所在的城市最近四五年中已经建成了至少三处大规模的茶品零售批发商城。越来越多的市民流连于那里,本人经常光顾家附近的那处茶城,就当休闲娱乐,领着孩子,买自己喜欢的茶叶,买自己喜欢的壶,偶尔停步,落脚谁家,小饮片刻。

在我自身,对咖啡与茶有这样的感觉,咖啡曾一度喜欢,过程应该一年多的时间,是在五六年前的时候,偶尔去过两次咖啡屋,家里也有几种咖啡,不是常拿来冲饮,只是时尚心里做崇,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把饮茶当做了日常习惯,已经有10的年光景。有这样的感觉,各种茶的韵味那是咖啡所不能比拟的,咖啡浓艳,香茗淡雅。

喜欢绿茶,如西湖龙井、太平猴魁、竹叶青、日照绿、信阳毛尖;喜欢乌龙,如安溪铁观音、台湾洞顶、软枝乌龙;喜欢白茶,如安吉白茶、福鼎白茶。而其他茶品如红茶的祁红、滇红等、黑茶如普洱等、黄茶如君山等茶类均不大喜欢,很少品饮。乌龙茶的制作工艺复杂,饮用也复杂讲究,就是常说的功夫茶,铁观音便是乌龙的一种,被无数茶友青睐。我们耳熟能详的几句词语常出现在功夫茶的茶艺中,乌龙入宫、高山流水,尽洗尘缘,关公巡城,韩信点兵等。

有言曾到,“赏花须结韵友,登山须结逸友,对月须结冷友,饮酒须结豪友,品茶须结静友”,诗人贾岛有诗云“对雨思君子,尝茶近竹幽”,但我觉得在快节奏的时下,不能拘泥于此,没有避暑亭轩、没有凉台静室,没有松风明月,没有明窗静几。。。。也无所谓,没有超凡脱俗、高雅闲适的静幽之地,也一样能喝茶,品茗。茶,能脱凡,亦能入俗。

最近三五年,有事没事,好哥们几人,去茶馆,或在公司内,围坐茶台,有模有样的泡上几泡铁观音,或每人冲上一杯绿茶,聊天谈事,愉快惬意。大多时,自己一个人家里也好,公司也好,时常自斟自饮,也不失快乐,不去刻意追求那种清幽典雅茶室的品茶意境!如果说一个人喝咖啡似乎是一种情调,那么饮茶却决然不同,茶饮,自然恬淡,不挂一丝尘埃,静心寡欲冲淡烦心!

咖啡,单品,多显苦涩,加糖无论多少,又显甜腻,需调和才能享其个中滋味,不合我本性,知其味留放之。而茶不同,每种茶有每种茶的独到之处,各有韵香,回甘不同。任何一个人,尝试多饮些茶种品类,就不难找到一种或几种合适于自身的茶。茶不具有时尚元素,所以不是年轻人的选择,但是,当大多数人步入中年以后,随着性情的沉稳,传统文化意识的增强、积淀,对于日常饮品,茶将是不二的选择。

茶是文化,是中国文化传承的一部分。我记得,很多年前看过了一篇记不得作者名字的文章,当中国茶叶传到欧美之初,也被当做时尚,居家宴请主人身份的象征,只是大部分人将茶叶沸水煮开,茶汤扔掉,而去品食茶叶。这是茶文化输出之时出现的有趣现象。茶,在广泛流传,境内域外,会有更多的人去倾心向往。日本是讲究茶道更甚的国家,将品茶格式化,可惜茶的淡雅没能教化这个邪恶的民族。

我们每天都在感受物价的上涨,没边没沿。茶品的价格,自然也上涨,而且每两三年市面都有一种被刻意热炒的茶。前些年,爆炒普洱,最后央视出面刹车。再有就是大红袍,然后是金骏眉。普普通通的茶叶,价格炒到每斤几万元甚至更高,原来无人问津现在价格超贵,再到几年过后无人问津,这里存在人为推手。

茶在中国,自古至今,上到士大夫,下到贫民百姓,早早就进入了千家万户。中国中东部、黄河以南的省份,都有本省的多种地产茶,百姓知道只买适合的,而不会跟风逐贵,毕竟投机趋利的是少数。因为茶是大众 品,有无数茶品供选择。因为茶是文化,具有广泛的普及性、延续性,不会因哪几个品被炒高,整体受损受影响而出现断层,这便是文化!

饮茶形成习惯,有助健康。每个人根据自身的情况,选择具有不同保健功效的茶,解渴的同时在增益身体健康。“马虎茶”只是解渴而已,而认真赏饮,却是享受。

茶,可以清心,提神启思,激发灵感。在文人墨客中,茶与酒同样备受礼遇,与诗词结下难解缘分。唐代诗人卢仝《七碗茶歌》道出,饮茶七碗便飘飘欲仙;陆羽茶友侍僧皎然的《饮茶歌》三饮便得其道;宋代葛长庚在其《水调歌头。饮茶》词中总结饮茶的情趣感受,“唤起青州从事,战退睡魔百万,梦不到阳台。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这是诗词与茶最相关的经典。唐宋的诗词名家对茶多有诗词篇章,不胜枚举。

茶 元稹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茶,我不离不弃的朋友,痛苦之时,开心之余,平淡所期,三杯两盏,茶香雅韵,沁入心脾。茶,清心淡欲,随我心性,我今生的至爱。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