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台湾《中国时报》发表社论《激情过后 学运该想如何退场》,原文如下:

在学运团体的号召下,数十万的民众(警方数字最多时近12万人)昨日参与了上凯道反服贸的大游行。这也是台湾近几年罕见规模最大的群众运动,尽管因为人数过多导致过程中出现若干零星的小擦撞,但学运团体最终也依先前承诺,在晚上七时左右结束了全部活动,回到被占领的立院,堪称是理性平和的落幕。而无论各界事后将如何评价这场游行,它终究是会在台湾的政治史上,记上重要的一笔!

操作一场数十万人的集会与游行,本来就不是桩容易的事,更何况这次筹划与动员的主角,都是初次举办大型政治活动的年轻学生,而警方这边也同样是许久没有遭遇过这般大规模运动,更何况这次活动的空间是比政院与立院还要敏感的马英九办公前凯道广场,其间所蕴藏的不确定风险可想而知。

好在任何一方都不希望这场运动的诉求会因为衝突而变质,因而都表现了相当的成熟与自制。学生团体不愿被冠上“暴民”,所以事前就揭示了非暴力行动守则,维持秩序的警方也不愿再被冠上什么“国家暴力”,早在事前就强调一切都要“软处理”,因而这场游行能够平和的落幕,双方的努力都值得肯定。

只不过,游行落幕了,僵局却依旧无解。学生团体仍然占领着立院不愿撤出。对执政当局而言,除了先前接受民进党所主张的将服贸法案退回委员会审查外,面对学运团体的诉求,马英九不仅愿意建立对话机制,更表达愿意支持两岸监督机制立法,也愿意评估召开“公民宪政会议”的可能,可以说让步到这样,已经是退无可退了!然而面对马英九的善意回应与呼吁,学运领袖们全不领情,似乎认为当下他们的形势已一片大好,因而他们的要价甚至比民进党还高,表态除了立即“退回服贸协议”外,其他都免谈的地步。

形势走到这一步,怕是会陷入更难解套的地步。要知道,就算马英九的声望再低落,他毕竟是合法多数选出的领导人,政务还是要持续推动下去,他负责的对象是投票选他的选民,不是霸占立法院议场的学生。学生团体可以批判马英九不倾听民意,可以透过集会游行表达强烈诉求,但最终还得是要回归到体制内去解决,学生们就算智慧再高,再懂服贸法案,终究还是不能越俎代庖、非得要立法机构依他们所订定的标准答案去做为吧!真要这样,那才是台湾最大的危机。

目前最令人担忧的正是在这里,尽管学运团体在话语权争夺上一路取得了上风,但在诉求上却也有愈来愈绝对化的倾向。他们所认为的“民主”,是依他们片面定义的才算民主,他们所认可的“对话”,是照他们所提示的答案做才叫对话,他们对占领议场、攻占政院、毁损公物等都自认是合理的行为,对警方的驱离则一律标示为“国家暴力”,他们根本不愿倾听不同的意见,任何在网路上表达不同意见者,不是被围剿,就是被羞辱!当抗争走到这一步,他们很可能会走向他们自己所反对的道途上。

讲得再直白一些,不论学运团体的诉求多成功,集体动员的成效多卓着,最终总是得选个时机退场吧!难不成如果马英九持续拒绝“退回服贸协议”,学生们就长期霸着立院抵死不退吗?是的,确实还可以再发动罢课、罢工,每周游行一次都可以,何不乾脆让股匯市下跌,让台湾政治风险升高,反正都可以归罪给马英九,不是吗?谁叫他不听我们学运团体的话呢?真要走到这一步,被拖跨的绝不只是马政府,而是整个台湾!

寄语学运领袖们,激情过后,此时此刻是可以开始思考怎么设停损点了!你们已经在短短的13天内,达成了民进党8、9个月来都达不到的成就;你们已成功的赢得了全台舆论的关注,甚至是全球舆论的瞩目;你们也已成功的让执政党一步步退让,更让马英九低姿态的向你们寻求对话;你们甚而更成功的动员了一场成功的群众集会。面对野百合乃至野草莓的学运前辈,你们的表现是毫不逊色的,未来不论服贸协议的前景会如何发展,你们已经赢得了许多人的尊敬,太阳花学运日后也是一定会载入史册的。

接下来的工作,就交给立法院去折冲吧,你们还有未竟的学业应完成,终有一天,你们的时代会登场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