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如何面对新俄罗斯,准备拿它怎么办?


俄罗斯短短几日让美国和欧洲目瞪口呆,直到最后一刻,西方许多政治家、外交家、评论家还不相信所发生的一切。

俄罗斯在短短几日内“超常”高效地完成了各种法律程序,轰轰烈烈地收回了克里米亚,让美国和欧洲目瞪口呆。

直到最后一刻,西方许多政治家、外交家、评论家还不相信所发生的一切。连日里,西方一直在争论如何才能真正教训俄罗斯。

中国官媒援引俄罗斯《星火》周刊文章指出,他们不愿意承认明显事实的另一个原因是:从上世纪80年代起欧洲和美国就已经习惯于无论莫斯科怎么固执,都会在某一刻的某一点上停下来,给自己留下妥协的空间。现在,俄罗斯在采取行动时不考虑代价,这意味着与主要西方伙伴关系的旧模式不再存在了,同时意味着与东方伙伴关系的旧模式也不再存在了。

世界如何面对新俄罗斯,准备拿它怎么办? 世界如何面对新俄罗斯,准备拿它怎么办?

奥巴马政府对乌克兰危机反应萎靡。自从以小布什为首的新保守派展开咄咄逼人的攻势,企图在本世纪头10年中期为基辅打通加入北约的快速通道之后,华盛顿就非常希望由欧盟接手这个问题国家,自己集中精力对付其他地区。现在美国不得不出面收拾欧洲外交造成的烂摊子。

对华盛顿来说,重要的不是乌克兰本身,而是不希望出现公开挑战20多年前建立的行为规范的先例。现在美国基于以下原因必须要解决问题。

第一,必须坚定地表明美国不允许改变冷战结果。这很重要,因为所有的现行国际惯例在很大程度上都建立在承认这样一个现实之上:即美国是两大体系对抗的赢家,因此有权控制世界。

第二,需要维系与俄罗斯互动的机会,因为俄罗斯对华盛顿感兴趣的地区仍有不小的影响。

第三,不可能不考虑到一个长远的问题,即西方与俄罗斯的隔阂促使俄罗斯加快与中国接近,而中国被认为是美国的主要潜在竞争者。大概,过一段时间将会出现一个新声音,提到美国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俄罗斯与中国结盟。

由于美国在经济上很少依赖俄罗斯,因此它会在经济上采取相当果断的制裁,应显示出谁在真正控制世界经济。

欧洲的处境与美国相反,它向世界展现的是作为一个世界级玩家在政治上的破产,同时它与俄罗斯的相互依赖性很大。老欧洲可能会成为这场危机的主要输家之一。在美国的压力下,欧洲将被迫采取对双方经济都是致命的制裁,还要承担拯救乌克兰的巨额开销。欧盟的自主野心大概将被彻底葬送,它将重新回到美国的屋檐下。

日本也是输家。安倍执政一年来努力改变与普京的关系,冰层刚刚开始松动,现在一切都成过眼云烟。尽管对于日本人来说,在亚洲与俄罗斯接近比关心乌克兰的命运要重要得多。俄罗斯的轨迹向中国方向偏移对日本十分危险。

俄罗斯做好新冷战准备了吗?

普京此役收获不小:收回沦落60年的“失地”,赢得了国内民族主义者的拥戴;有力回击了西方对俄传统势力范围的一再染指;惩罚独联体国家投向西方的企图——其代价可能是“山河破碎”;坐实黑海舰队,为进一步加强俄在地中海的军事存在打下基础。

与此同时,俄也可能为其“过火”行为付出相当高的代价:一是西方维持冷战后“秩序”严重受挫,必不甘心就此偃旗息鼓,一场围堵俄罗斯的新冷战似乎就在眼前;二是乌克兰以及6年前被俄“修理”的格鲁吉亚与俄罗斯的积怨更难化解,加入西方的决心更甚,只待北约修改入盟规定时会义无反顾地加入其阵营,抑或以“壮士断腕”的勇气申请加入;三是独联体其他国家将更忧心自己的命运,对俄戒心、离心会加重,使普京的一体化努力在一定时期内面临更大困难和挫折。这将使俄地缘战略形势更加险恶,处境更加孤立。

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曹永胜认为,很难说俄罗斯今天做好了与西方冷战的准备。

当年苏联冷战失败,根源是在经济上。今天的俄罗斯经济也远不及美国发达,尽管在2000年之后经济迅速恢复发展,2006年全面超过解体前的1990年,但仍处于艰难爬坡阶段,2013年其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仅为1.3%。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主动出击,说到底是在俄罗斯的家门口进行的。

乌克兰及其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的核心地带、战略要地,而对于西方只是边缘利益。俄罗斯夺回领土的决心远大于乌方保卫领土的决心,更大于西方干预的决心。俄罗斯不会有意重启冷战,它只是再次对西方强调自己的“红线”,同时利用西方的困境迫其吞下一次苦果,就像西方当年对俄罗斯那样。

G8的终结与欧洲新秩序

“G8已不复存在”,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这句话极富象征意义,它意味着后冷战时代的“西方”过去不能、现在不能,将来也很难整合在一起。乌克兰变局与克里米亚归俄,将罩在这个深陷不平衡矛盾中的“西方”布幔最后扯了下来。人们曾经熟悉的那个十九世纪的欧洲,似乎又重新回来了。

冷战时期超级大国为拉第三世界盟友而慷慨解囊的情景不会再现,但出现以俄罗斯为首的抗衡西方的力量,许多国家认为很有意思,世界上的多数人已经厌倦了没有其他选择的生活。可以相信,即便与西方关系进一步恶化,俄罗斯也不会招致任何全面封锁。

北约可能会具有新的意义。一旦俄罗斯侵略,有关集体防务的第五条的内容就显而易见。然而,冷战再现也不会改变北约成员国的经济状况,谁都不准备花更多的军费。北约未必还会扩大。接纳乌克兰、摩尔多瓦或格鲁吉亚,北约成员国就要在它们与俄罗斯发生军事对峙时承担责任,谁都不想这样干。

展望全球,乌克兰悲剧挺离奇,它本身根本就不是世界关注的中心,但它浓缩了全球体系中的种种问题。俄罗斯处于21世纪这团乱麻的中心,当中心未必就好,遇到种种麻烦的人往往会成为关注的中心。自上世纪90年代初起莫斯科就一直在争取回到这种中心地位上去。梦想总算实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