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无论是人类学家和考古学家,研究人类社会的文明,首先明白“人类文明”必然与“人类”有关,不属于自然学科,文明也是属于人类意识的范畴。人类的意识总能统一于一个意识形态,这个意识形态也就是对“人”的认识。至今,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对“人”做出明确的定义,也就对“人”的意识没有统一。“人类”的形成不是自然进化形成的,而是,“人”具有统一的意识,形成了“人类”,不同体系文字对“人”的不同阐释,“human,pelper,man,woman”等英文词语,并不能直接阐释“人”的定义。漢字“人”蕴含了創字者对“人”的定义,創立的文字体系实际阐释了人与自然之间的逻辑关系,这就是漢字的本质。

創字的初始阶段最具有原创性和想象力,文献记载漢字是黄帝时期的倉颉創立,这一点,文字学界,历史学界不予承认。承认与不承认是历史学界和文字学界主观的不认同,实质上,历史学界和文字学界并没有认识“人”这个字,自然不知道“人”的定义,不知古代先哲对“人”的思维逻辑,不能理解創立“人”字的真正的含义。

不能解读“人”的字义,也就谈不上“人类”,更谈不上“人类文明”,也就谈不上“人类学家”。我们有些学者寄希望于从西方获得探索漢字的源头,探索“人”的本质,人类的文明。例如国际上认为判断文明的标志是“文字、青铜器、城市”,于是,中国兴起了考古热,寄托于考古学解决一切问题。考古学发掘商代的甲骨文,研究甲骨文100年来,没有什么新意。考古发掘古代的青铜器物最早也只能推到商代的早期,夏代的末期。考古发掘的城墙,也就是人为堆成的“土围子”也是在商代早期,夏代末期。这样的探索,国际社会根本不承认中国是否出现过夏王朝,并且要把国内学者的文明报告撕得粉碎。笔者认为这些论说没有丝毫逻辑,没有丝毫学术水平的一堆垃圾。

中国古代人类的文明观与现代西方文明观完全不一致,中国的古代文明探索的学者对古代文明的认识一无所知,自取其辱,也算是对这帮可怜的学者们的鞭策。中国历史上对“人”字的不认识,也就说明了一点,国外的学者不能理解“人”的字义,情有可原。作为中国的大师、泰斗、权威不认识“人”字,也就是贻笑大方了。对汉字的研究实际上是对“人”的研究,对古人的意识形态的研究。对文明的研究,同样是对古人意识形态的研究。“倉颉創字独传一矣”,是文献记载,我们不能辨析倉颉創字是不是史实,断言“倉颉創字”是神话和传说,不仅是时代悲哀,也是中国人自己悲哀。

“人”与“物”的本质区别是什么?人可以具有统一的思想意识,而“物”没有,无论是动物、植物、矿物、事物等只是被动的存在,动物的存在只是一种本能和天性。“人”与“物”的区别就是主观意识,人具有统一的主观意识,也就形成了人类社会。统一人类思想意识的唯一标志就是文字。有学者认为还有语言,这就错了,动物同样具有语言,但是,动物没有文字。人类具有语言的历史应该非常久远,但是,不能具有语言,就是文明,所以,文字作为人类文明源头的标志是可行的。

文明是人类的特性,也是人类思想统一的标志。有人提出了農业文明是不是人类文明,应该算是人类活动的一些特征,也不是“人”的文明标志。文字是现代人与古代創字者的思想交流的唯一载体,倉颉創立“人”字,才有“人”的定义,才有“人”的思维逻辑,才有“人”的哲学,历史等。文字就是創字时期统一部分群体的意识形态的工具,也是形成社会的工具。对于中国古代文明探源来说,借助漢字探源是唯一有效的方式。

如何证明倉颉創字是黄帝时期的历史史实。这一点首先从“人”字说起,正因为我们对“人”的意识出于一种迷茫之中,没有统一,怎么可能探索人类的文明。

三个字“人,从,众”,倉颉創立“人”字,也就定义了“人”,有人理解倉颉創立的“人”字义为“从”,很多人理解了倉颉創立“人”的字义为“众”。只有理解倉颉創立“人”字义,才能具备“人”的思维逻辑,才能具有统一行动,才能形成社会,才能增强“人”的生存能力。政治、哲学、意识、信仰、宗教等都是人类统一了思想意识。

倉颉創字思维应该确定“人”的思维,统一意识形态的思维逻辑。研究倉颉創字必须研究“人”的字义。理解了“人”的字义,才能理解“人”的思维逻辑,才能理解倉颉創字是历史的史实,还是古人编造的“神话和传说”。

从“人、大、天、夭”字说起,俗语大肉指豬肉,大势已去指豬被去势,大象:与豬相象。大:指自然界和自然界的代表豬。“人“字是“大”字的构字元素,少“一”横,“人”是自然界的一分子,“一”:代表自然属性,包括动物的天性和本能。“人”只有克服天性和本能,才能称为倉颉創字意义上的“人”。“大”至极为“天”,“天”指自然界的一切,“天”不正为“夭”。夭:指死亡,夭折之意,当然,自然界不会灭亡,变化本身就是一种死亡和新生。总之,所有的文字表述的意识形态都是对倉颉創字的字义逻辑的分析。

“人”的定义:人是自然界的一分子,人可以认识自然,师法自然,利用自然,改造自然,战胜自然。人可以克服本能和天性,才能成为“人”。“人”不是自然形成,而是,希望做“人”的主观意识,人生的意义,精神的信仰。如果主观上不愿意做“人”,也就不可能成为“人”。如刚出生的婴儿称为“孩子”,孩:子亥,亥指豬,子豬,停留在自然动物而已。

只有“人”才具有伦理、哲学、意识、逻辑、精神和信仰等,倉颉創字就是阐释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如“十”:一丨,一:自然属性,丨:人为属性,十:指人为属性与自然属性相互作用。红十字、十字架,指人的生老病死,自然属性作用于人。如认识自然,利用自然,改造自然,創造自然等都是人为属性作用自然界。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是不断相互作用,相互斗争的关系。

“人”是被动的来到这个世界,一旦来到这个世界,“人”就开始与瘟疫疾病作斗争,与自然灾害作斗争,与动物灾害作斗争,“斗”就是三个“十”的竖向叠加。“丗”:人生在世(丗),丨:代表人为属性,三次作用于“一”自然属性,“丗”:说明了“人”就是不断与自然作斗争的生存方式,人类信仰的发展方向,斗争赋予“人”与“自然”的哲学关系,也是人类形成社会的基础,也是人类的终极意义所在。“人”不是人类的起点,而是确定“人”意识形态,精神信仰。这就是倉颉創字意义上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

现代人不是不能理解倉颉創字“人”的字义,而是,不愿意按照“人”的标准追求,人的存在意义,人的生存价值,丧失“人”的最基本的信仰,说得直接一点也就是不认可倉颉創字“人”的字义。所谓的“人”性也就是与自然斗争的属性,倉颉創字的时期,并没有阶级的产生,農业生产力也不发达。倉颉創字没有阶级性,只有人与自然的斗争哲学,倉颉創字就具有辩证唯物的逻辑思维。

中国古代文明的探索,实际上就是对“人”的本质的探索,离开了“人”这个主体,什么文明、文化、历史等都不复存在。当今,国际社会文明论的本质,也就是对人的本质的理解上的不一致。文明属于人类精神信仰的范畴,不能以物质标志作为文明起源判断标准。有人会问“文字”是物质还是意识的范畴,文字既是古代先哲意识的外化,通过文字的字形的固化,外化的字形属于物质的范畴,研究文字就是从字形中,探索創字所要表述的字义,字形与字义之间的思维逻辑关系,这种逻辑关系的分析,属于意识的范畴。文字是物质和意识的统一,是阐释人的思维逻辑,彰显人的存在意义的产物。漢字是倉颉創立,所以,漢字是固化一个人的思维逻辑,一个人的意识形态,这就是倉颉創字的原理。

倉颉創字的原理就是仿生学中的仿豕学,仿豬学的象形原理。象是类似于豬的动物,象字中含有豕,豕者为豬,象的字义就是仿豬思维。豬是自然界的代表,人的区别就是区别自然界的代表豬,人的生存哲学就是与自然界斗争的生存哲学。倉颉創字阐释的斗争哲学不同于儒释道的思想,天人合一的思想,也不同于西方宗教哲学崇拜上帝的意识形态。自然界、上帝、豬在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中是等同的关系,人就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不愿做人的一切动物斗的哲学、思想体系。倉颉創字是历史的史实,这需要统一的意识形态中去论证。笔者只是从“人”的概念,“人”的定义,“人”的思维逻辑,“人”的哲学,“人”的原点上论证文字是“人”的标志,“人”的定义的原点,只有对“人”统一意识,才能具有统一的文字观,历史观,世界观,价值观,否则,没有丝毫意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