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他最大的错误是让苏联 变成官僚集团控制的国家”

“他最大的错误是让苏联 变成官僚集团控制的国家”

“他最大的错误是让苏联 变成官僚集团控制的国家”

“他最大的错误是让苏联 变成官僚集团控制的国家”

“他最大的错误是让苏联 变成官僚集团控制的国家”

从上至下分别为1893年(15岁)、1902年(24岁)、1908年(30岁)、1920年(42岁)和1929年(51岁)的斯大林。

《斯大林传:命运与战略》(下称《斯大林传》)在俄罗斯出版于2007年,全书约120万字,该书的作者雷巴斯父女两人以现代俄罗斯人的全新视角描述了斯大林传奇又具有争议的一生,书中通过对大量未发表的珍贵史料的解密,力求客观全面地还原一个真实的斯大林,重新看待那些无法回避的历史。该书的中文版本月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前天正在上海的该书译者吴昊和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苏联史专家叶书宗接受了早报记者专访,吴昊认为可以从这部传记预测如今的普京大概会如何处理乌克兰危机,而叶书宗在肯定该书的同时也提出了与作者不同的意见。

从纵向和横向看斯大林

《斯大林传》的译者吴昊认为,该书在俄罗斯出版时,俄罗斯主流社会对斯大林的评价已远离了神圣化或妖魔化两个极端。加之苏联档案的解密,使作者有条件更为客观公正地去还原那段历史的本来面目,去研究斯大林的成长轨迹,去探寻历史事件发生的偶然性和必然性,去挖掘历史谜团背后的真相。

如何理解斯大林?这本《斯大林传》的主线就是“斯大林就是苏联”,这句话的含义有三个层面,“首先,斯大林是他生活的那个时代的产物;其次,斯大林是千年俄罗斯传统的继承和东正教文化的符号;最后,评价斯大林就是评价他生活的时代和国家—苏联。”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历史与文化研究专家闻一先生在该书序里这样写道。因此,“斯大林就是苏联”成了这部传记的大背景,斯大林执政时期整个苏联的历史进程都在这一大背景下展现,斯大林个人及其妻儿的生活与变迁也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的悲欢离合。采用这种大背景,作者想要告诉读者的是:斯大林传记不仅是他个人的传记,而且是全苏联的“传记”。从这个意义上来理解就可以明白,这本传记带有鲜明的俄罗斯民族主义色彩。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振奋民族自信心所需要的。

该书的译者之一吴昊前天对早报记者说,从这部传记出发需要从纵向和横向两个角度来看斯大林,“纵向来说,斯大林是俄罗斯历史长河中的斯大林,他是一位革命者,同时也是俄罗斯历史的传承者,有了伊万三世、伊万雷帝和彼得大帝,才有了这样的斯大林;横向来讲,斯大林是沙俄革命浪潮中的斯大林,是内战、外战风火中的斯大林,是家庭生活中的斯大林,是政党、派系和权力斗争中的斯大林,是大国博弈中的斯大林。正是俄罗斯向苏联变轨的历史转折时期,世界各国激烈角逐特别是二战的大棋局这个时空交汇点,将传主的是非得失与俄罗斯民族的盛衰、世界的历史进程紧紧联系在一起。”

闻一先生是最早向上海人民出版社推荐该书的学者,他也为《斯大林传》中文版写了长篇序言,闻一先生认为,作者要告诉读者的是“斯大林传记不仅是他个人的传记,而且是全苏联的‘传记。因此,作者对斯大林的总体评价是:“要知道斯大林可不是横空出世的,他是欧洲的自由主义传统与俄罗斯历史环境的产物。俄罗斯立宪民主党人与当局作斗争时曾请求过‘地狱之河’的帮助,他们当时并未料到这将带来什么后果。这个意志坚定、清心寡欲、理智且残酷的领袖的出现,是对那些毁掉了俄罗斯国家的帝国精英所犯的错误和罪行的革命报复。斯大林站在与维特和斯托雷平未完成的改革相反的那一面。他重建了国家,并依靠俄罗斯的历史传统将其变成了一个超级大国。”

吴昊和叶书宗都认为,是历史和俄罗斯的传统选择了斯大林这样一个人物,在当时这样一个历史和社会环境中,不是斯大林就可能是另外一个人出现。同样的,半个多世纪过去,到现在,“为什么是普京,也可以从这本书里找,这本书是从俄罗斯的传统中看斯大林这个历史人物,也可以看到俄罗斯为何会出现普京。”吴昊说。叶书宗则对早报记者说,历史巧合的是,战后的苏联历任国家领导人,大多出自克格勃系统,“戈尔巴乔夫是其中的例外。而普京则又接上了这个传统。俄罗斯人倾向于选择那种坚毅的领导人。”

如何评价斯大林?

在历来对苏联历史进程和斯大林本人功过的论述中,有五个问题是回避不了的。这本传记的序言作者闻一说:“一是对20世纪20年代俄共(布)党内的斗争及‘列宁近卫军’的被消灭;二是30年代遍及苏联全境的对‘人民之敌’的‘大清洗’;三是农业的全盘集体化和直接工业化问题;四是斯大林在卫国战争中的功与过;五是战后的斯大林统治。”作者在斯大林功过的总评价上说了一句话:“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取得的成就前所未有,而他犯下的罪行也是可怕的。” 当然,在作者看来,斯大林所犯的更多的是错误,而不是罪行:“以牺牲轻工业的代价过度地发展重工业,给农民施加了过重的经济压力,过度强调中央集权而损害了地方的利益。”这是错误。但是,“最主要的错误,大错而特错的,就是苏联变成了一个由官僚集团控制的官僚主义国家。”

在俄罗斯生活了近30年的吴昊则向早报记者表示,到了今天,对斯大林的评价,俄罗斯人分成三个群体,“完全否定、完全支持以及普京所代表的第三派。普京对斯大林的评价是,他反对斯大林对平民的迫害,但也肯定斯大林对苏联的建设和卫国战争的功勋。” 吴昊介绍说普京的这段评价出自2009年12月3日“与弗拉基米尔·普京对话(续)”电视直播连线交流特别节目。当被问及他对斯大林的行为是肯定还是否定时,普京回答道:“显而易见,从1924年至1953年,这个国家,这个当时由斯大林领导的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它从一个农业国变成了一个工业国。诚然,农业未能得以保留,我们大家都清楚地记得农业方面的困境,特别是在结尾阶段,记得人们排着长队去购买食品等等。在这一领域当时所发生的一切均未给农村带来任何积极的效应。不过工业化的确实现了。我们赢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不管怎么说,我们取得了胜利。即使我们还是要谈损失,你们知道,现在谁也无权指责那些组织和领导了这场胜利的人们,因为如果我们输掉了这场战争,那么对我国产生的后果将是惨不忍睹的,甚至是难以想象的。这是不容置疑、客观存在的正面的东西,但却为之付出了难以接受的代价,尤其是存在着镇压。这是事实,我们有数千万同胞遭受了镇压的摧残。用这种方式来管理国家和取得成就是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不可取的……对任何历史事件都需要进行全面的分析。这就是我想要说的。”

叶书宗则对早报记者表示,从这本传记中可以看到斯大林是明白自己和党的错误的。书里也引用了斯大林的幕僚之一尤里·日丹诺夫回忆录中斯大林亲口说的一句话来为斯大林自己辩解:“战争表明,我们国内没有这么多内部的敌人,并非向我们汇报的和我们所认为的情况。很多人是白白蒙冤。人民本应为此让我们卷铺盖滚蛋。我们应该忏悔。”所以,作者认为,“斯大林明白他犯了错误。有可能,在他的梦中,那些被枪毙的人的幽灵来找过他,并用我们所不知的对话折磨着他。”

叶书宗对这部新《斯大林传》总体上持肯定态度,“这部传记反映了俄罗斯人研究他们的历史和斯大林的最新状况,在这部传记里,斯大林是个具体的、有感情的人,尤其是他与第二任妻子之间的感情,我第一次看到她的自杀对斯大林的影响。” 叶书宗还提到,书中引用了不少最新材料和档案,“但我作为中国学者有不认同的地方,这部传记有比较强烈的俄罗斯民族主义倾向,比如在关于中国关系问题上,传记里说斯大林断然拒绝中方把苏联称为老大哥,事实不是这样。1949年刘少奇访苏,7月,苏方欢送高岗回国的酒宴中,斯大林称自己为老大哥,他还说,为弟弟超过老大哥干杯。传记中还说,《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签订,使苏联承担了沉重的义务,这也不是事实。” 早报记者 石剑峰

来源:东方早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