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团长》之龙文章与虞啸卿——沙盘对决

那一场发生在师部沙盘两侧的对决,攻防对抗双方的指挥棒从张立宪、孟烦了的手中转到了虞啸卿和龙文章的手中,两人的终极对决让军迷们看的痛快淋漓大呼过瘾,事后回味却又冷汗涔涔、惊心动魄,原来战争可以使人疯狂到如此程度。

“我的团长今天不损,而是……他的战法说出来都嫌恶毒。他给铁棘刺通了电,在防线上不光布设了地雷,还埋设了五公斤炸药再加五公斤钉子这样的遥控引爆装置;他用尸体堵住炸开的铁丝网,让日军通过地道在虞师背后出现;他从陡坡上投掷装满炸药和玻璃片的汽油桶、炮弹壳、炸药包和炮弹改装的巨型手榴弹、燃烧瓶、瓦斯和死人;他用曲射火力收拾了半个总爱乱放信号的搜索连,让他们发现乱放信号弹等于通敌;虞师倚重的空中支援居然被他用老式迫击炮发射的烟幕弹化解,他甚至用假烟幕弹把美国飞机引到了虞师头上。他让人看到了战争会如何歇斯底里,他也引来了最多的仇恨,全部来自自己人。”

这是来自孟烦了的评价,这很重要。因为扮演攻击方的虞啸卿一直认为本方在物质条件上因为有外国人的物资援助和空中力量的协同作战,于力量对比上对困守南天门的竹下联队已经是稳操胜券。况且国军是守土作战,论作战意志、求战欲望绝不下于日军。虞啸卿料敌的参照系依据的是以往侵华日军的战场数据,比如人员配置、火力配备等等等等。可是那时的日军是攻势作战,人员训练程度和火力配备以及战术战役指挥上都优于国军。当日军因太平洋战争爆发,不得不对在华作战部队做出调整并且在怒江竹下联队由攻转守时,日军也因现有物资、人员条件的制约做出了必要调整。而这种调整并未被虞啸卿计算进去,比如日军在南天门挖的老鼠洞什么的。从料敌从严的角度上讲,虞啸卿做的不够合格,空中的常规侦查并未使对战场信息的掌握有利于虞师一方。而推演的过程中,虞铁血对日军在反斜面部署的火力点的作用大惑不解,这也是极其致命的。由于是反斜面部署,虞啸卿部的远程重火力无法支持步兵逐个清剿消灭布设在反斜面的暗堡和火力点,而过江的步兵携带的可单兵便携的重火力——巴祖卡很可能在攻击一防、二防时消耗殆尽。因此,在此时于反斜面的战斗中日军是优势一方,而一无野战工事防护(可能具备这个条件的天然屏障一定会被日军破坏或修改的)二无重火力支援,相对于有隐蔽部工事保护的日军处于绝对的劣势。最致命的是虞啸卿对于竹下联队的作战目的判断错误,虞啸卿认为竹下的目的是守卫南天门,而死啦死啦告诉虞啸卿竹下的目的是杀人杀很多很多攻上南天门的国军。在那块沙盘上虞啸卿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有计算日本人的疯狂和残忍,他以为他是在跟人类作战,而他在南天门的敌人是一群武装的野兽。而对于对面的日军能残忍到什么地步,只有从南天门过怒江逃亡到江这边的炮灰团最清楚。日军疯狂到什么程度,也只有冒死通过猎道对南天门进行侦查的龙文章和孟烦了最清楚。

当推演结束后,两个心灵相通的战地知己相继轰然倒地。死啦死啦摧毁了虞啸卿的意志的同时,自己也随之崩溃了。看到这里时我心酸的流泪了,为死啦死啦也为虞啸卿。龙文章挣扎于中国军人的职责与炮灰团弟兄们的生死中,虞啸卿则挣扎于壮怀激烈战死沙场的热血与不得不面对的官场的冰冷中。两个人的理想都是存于心间的少年中国,可他们都要对残酷的现实妥协。孟烦了刻薄的挖苦龙文章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可虞啸卿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那近在眼前的南天门在他们心中同样沉重啊,军人的本能让他们渴望着那里,然而残酷的现实对他们说“不”。

这场沙盘推演并未以伪团座和真师座的沙盘交锋而结束。矛盾的焦点全部集中在了龙文章身上,虞啸卿意识到了龙文章有本法,于是他给龙文章下跪。而那一边,孟烦了也在向龙文章施压,用炮灰团兄弟们的性命折磨龙文章。一边是虞啸卿对他说:“不能坐视。”一边是孟烦了说:“我就想活下去!”。被军人职责和弟兄情谊折磨的龙文章放弃了自己,这点连麦师傅这个老外都看出来了。这场对决从师部的沙盘上转移到了龙文章的心里。在那个年代要做一名为民族为国家奉献一切的中国军人仅仅是不怕死是远远不够的,他们所经受的磨难远不止是在战场上,也远不止我们今天的人所能想象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