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长》之虞啸卿与唐基江边对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怒江边上,当虞啸卿踌躇满志热血沸腾的同时又为对岸在南天门下突击的敢死队心悬两处之时,唐基却在最关键的时间最关键的时机削夺了虞大铁血的实际指挥权。他连指挥余治将唐基处决的命令都得不到执行。正当虞师座两眼发红想带队过江玩命以酬知己的时候,唐基适时的出现了。这个老官僚先是动之以情,然后晓之以理不但让虞啸卿抽出枪套的手枪又放了回去,而且还让从不坐下一直站的跟标枪一样的师座大人坐下了。大家都痛恨这个老官僚,可是在这场江边对决中唐基真的就是错的吗?

唐基与虞啸卿有什么异同呢?

两人不同的是一个是标准的职业军人,一个是标准的中国式的老官僚,这两个不同的社会角色决定了他们的思维方式。虞啸卿想任何事做任何事遵循的都是军事标准战争需求,他的目的很单纯——打仗、打胜仗,打败小鬼子,若不能打胜就战死沙场履行一个军人应当履行的义务。尤其在他那个年代战死沙场是一种赎罪行为,因为他认为那个年代的中国军人都该死,屡战屡败的对敌战绩对国家都是一种犯罪,对于他这样少数认为对国家对民族有责任的中国军人而言,在战场上战死既是赎罪也是一种解脱。而唐基呢?在整部剧集中我们看不到这个老官僚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有一丝一毫的责任心,我们看到的是他负责任的对象只是虞师,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虞师。无论是对龙文章的评价还是对虞啸卿指挥权的节制,他的立场只有虞师。他可恨吗?大家都恨他,因为他对虞啸卿指挥权的节制直接造成了龙文章等人陷入绝境甚至是死地,而他那轻松的一句:“对于几百万袍泽,几万万同胞而言这就是一次侦查。”估计大家最恨的就是他这句话了。但是,在那个年代的残酷现实中,唐基就是对的那个时候的虞啸卿虽然热血可他就是错的。

要说虞唐二人有什么共同点么,呵呵恐怕还是非虞师二字莫属了。

为什么虞啸卿面对唐基这个老官僚毫无抵抗能力?虞啸卿连枪都掏出来了,可为什么又在唐基的只言片语下坐下来了呢?

要知道虞啸卿或许是真的不成熟,但绝不代表他对于当时国军中那些勾心斗角、派系林立、互相掣肘、以邻为壑的现状无知无闻,如果连一个老兵油子都知道的各种潜或显的规则都不知道,他也混不到团长的位置上来。他只是不愿意面对而已,而伟大的编剧们给了他一个可以不用面对这种他极为憎恨的丑恶现状的理想环境——虞师。在这里是属于虞啸卿这种完美理想主义者的独立王国,在这里他是国王。这点可以从他的部下们看出来,张立宪、何书光、余治等于其说是虞啸卿的部下还不如说是他的追随者更恰当,虞啸卿的一切包括缺点、优点都被他的追随者完美的克隆着复制着。

从心理学上分析,虞铁血是一个很偏执的人。首先,他对自我的评价很高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至少比身边的所有人都正确,然后就站立在制高点上扮演起了审判者的角色。比如他不能接受龙文章没有战死在怒江江畔,将自己罪不至死的弟弟也亲手砍了。他不懂宽容,不允许别人犯错。以他对军人标准的定义,炮灰团在他的眼里根本就不是支军队,而是一支武装乞丐。他唯一能接受的是龙文章的军事才能,但是爱才的同时虞啸卿又不得不忍受龙文章的“萎缩”。但是,按照剧情最了解虞啸卿的只有两个人——龙文章与老官僚唐基。龙文章是以军人加知己的视角了解虞啸卿的,而唐基是以亲缘和官僚的视角了解虞啸卿的。但是尽管视角不同虞啸卿对于这两个人都等于是透明或者裸体的,没有任何心灵上的死角。所以虞啸卿对于这两个人在心理基本上是不设防的。

在怒江江畔,虞啸卿面对的仅仅是一个唐基吗?错!他面对的是一个他不能影响不能抗拒的庞大的官僚体系,小小的一个唐基不过是这个庞大的官僚体系控制虞啸卿的工具而已。唐基在劝告虞啸卿的话语中屡次提到上峰,很显然虞啸卿知道这其中的分量。虞啸卿可以不顾及自己的名誉生命,但是一场没有合法授权的军事行动将给他的部下们来带什么他是很清楚的。江边的劝告让虞啸卿清楚的知道了,虞师不是属于他的独立王国,有些事他可以做能做、有些事他能做却不可以做,这就是官僚机器让唐基告诉虞啸卿他应该知道的内容。所以,虞啸卿屈服的对象不是唐基,而是唐基背后的庞大官僚。对于官僚机器而言,虞啸卿的价值在于他的军事指挥能力,虞师的战功和胜利就是官僚机器的利润。但是这种能力要对官僚有利,或者说要对大环境有利。

什么是大环境呢?从军事上说,大环境就是为国军提供补给和训练的美英的战略重点欧洲不是亚洲。所以,当欧洲战场盟军没有确定决定性优势的时候,大量的资源是不会倾向于投入亚洲的。这就决定了如果虞啸卿攻击南天门的作战如果引发更大规模的作战,即便是最终结果是大胜日军,也不会使国军高层以胜利战果交换来美英加大对亚洲战场的资源投入,没有这个结果那么即便是大胜利也不是高层的官僚机器所需要的,这就是大环境对虞啸卿的制约。他很清楚这点,连麦师傅都知道的道理没有理由一名国军师长不知道的,他只是不愿意面对,他习惯了在他的独立王国——虞师中说一不二了。

虞啸卿与唐基的江边对决,是一次理想与现实的碰撞。在那个年代中,热血军人需要向现实低头,这是那个时代中国军人的大不幸。虞啸卿即便是担当了集团军司令的职务,也不可能战胜唐基。军人永远不可能战胜官僚。当然,如果虞啸卿当上了集团军司令只能说明他已经是官僚机器的一部分了,而不再是团长虞啸卿了。不要责怪虞啸卿,在那个官僚决定一切的年代,想要为国家民族做事的军人只能做如此选择,或者还有另外一种选择,但是连龙文章都难以理解的人如何让虞啸卿理解并接受呢?

本文内容于 2014/3/30 1:52:51 被liutao149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 布衣游侠
虞啸卿是不幸的,身边有唐基这么个官僚,让他自己的满腔激情总是被一次次的浇灭;

虞啸卿还是幸运的,唐基这么个老官僚最终还是成功把他也塑造成了一个新的军事官僚,至少后来还实现了指挥统一的作战的梦想。

团剧的魅力就在于,它并没有严格意义上区分“好人”和“坏人”,而是真实的展现着一切,然后把解读和判断的权利交给观众。

好人仰或是坏人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能干些什么?打或是不打或是一味的撤退,这是个问题!!信心、士气、忠诚!!还有战斗力!!这都是非常迫切的问题!!你!你!你!还有他!!!需要的不仅仅是战斗素质!!

看《团长》我觉得还是看小说更好一些。

原因:很多人的性格在《团剧》都是不健全的!

抛弃“基友”关系,不知大家有没有想过这样几个问题

龙文章为什么见了烦了就那么亲?

虞啸卿为什么见了龙文章那么亲?

唐基这样一个“老资格”为什么会给虞啸卿这样一个“毛孩子”打下手?

虞啸卿为什么见了烦了会那样不顺眼?

唐基不喜欢龙文章,为什么对兽医与阿译却情有独钟?

很多东西《团剧》是没有交代的,比如团长之死,比如阿译被唐基调离,再如阿译最终之自杀,再如某强人最终却带着不像军人的军人与小醉一起投诚!

通看全本《团长》那就是一部国军有志军人的寒心史,军人不能像军人一样的悲哀史(包括书后内战)!

个人觉得

唐基就是被磨去边角虞啸卿;

正一步步磨去边角的虞啸卿在龙文章身上看到了他曾经的坚持;

龙文章却在烦了身上找到了曾经的迷茫与软弱;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当你再次见到“曾经的拥有”时,你会格外的亲切与嫉妒!

出于亲切人会有意无意的接近“相似体”,出于嫉妒人总会唆使对方抛弃自己“曾经的拥有”

再说“江边对决”

作为过来人的唐基,即知虞啸卿大环境所迫又知他其内心所惧,虞啸卿败下阵来便也就自然了!

从虞啸卿下达暂停进攻那一刻起,他便放弃了棱角与坚持,成为了第二个“唐基”


是装备差距太大吗?是士兵的素质差距太大吗?有这方面的因素,但又不全是。在这个时候装备的差距已经缩小了。经过数年的苦战,士兵的素质也上来了。为什么松山战役还大的这么惨?关键是主导战争的高高级军官军事思想的落伍。其实,中日战争从某些方面讲,是新旧两种军事思想的碰撞。这大概就是国军为何屡战屡败的原因了。

虞啸卿是不幸的,身边有唐基这么个官僚,让他自己的满腔激情总是被一次次的浇灭;

虞啸卿还是幸运的,唐基这么个老官僚最终还是成功把他也塑造成了一个新的军事官僚,至少后来还实现了指挥统一的作战的梦想。

团剧的魅力就在于,它并没有严格意义上区分“好人”和“坏人”,而是真实的展现着一切,然后把解读和判断的权利交给观众。

作为军人,信仰和忠诚时常在现实中出现抵触,有时是统一形态,有时是背离形态,出现背离时,只要是人就都会出现迷茫!每个军人都应该有他自己内心的理解,做自己认为是对的,其他不用多想!时间将证明一切!正如龙文章被尊崇的英雄和虞啸卿被无奈的愧疚一样!!!时间都将证明一切,只需要去做自己认为是对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