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党国是如何残酷扼杀中国地主和资本家的。

长垣蒋占区地主不堪压榨

扶老携幼逃来解放区

我游击队深入敌后不法地主不敢倒算

[人民日报冀鲁豫二十七日电]

我军在蒋占区发动广泛游击战争,保卫各阶层人民利益;蒋军则奸淫抢掠,大肆虐杀,蒋占区人民从切身体验中辨清了敌我,许多地主扶老携幼,大车小辆,逃向我区。长垣八区大舍庄地主××,因其亲戚在“还乡团”,最初觉得没有问题,不料他的三闺女(十七岁)却遭到何冠三部轮奸,全家慌惧异常,逃到濮阳。地主宗秉芝也因不堪蒋军压榨,弃家逃走,他说:“我的人全搬出来了,东西房子任他吧”。有名的“大舍家”舍蓝亭也弃家逃往清丰,有人问他为什么往解放区跑,他说:“不往咱这里跑,往那里跑呢?”鄄城西李楼有名的大地主李西奎,被蒋军抢劫一空,他的儿子也被抓去当兵,他即连夜逃到辽桥。地主们在八年抗战中对八路军共产党有了深刻的认识,他们知道蒋军虽暂时侵占几座空城,但已损失了七八万人。八路军越打越强,终将胜利。因此“还乡团”虽然一再鼓动向群众夺回土地,但大部地主不愿轻易上当。郓城六区五界地主们互相警惕说:“咱可别胡乱闹啊!”二区居庄××地主的儿子不识大体,见我暂时退出,又经坏蛋鼓动,以为可以向人民倒东西了,于是便把农会员××推到场里的豆子摊开就要打,被他老年的父亲知道了,战战兢兢的跑到场里,狠狠的打了他两个耳光,训斥他说:“你疯了?目光如豆,找死!”并向该会员家属致歉说:“孩子家不懂什么,不要给他一般见识”。也有少数不明大义者向农会要土地、要粮食,但在我游击队到达后,他们便感到恐慌不安。郓城××两区,最初部分地主向农会倒地,不久看见我游击队的活动,立即偷偷将文约退还,并承认错误。齐滨、荷泽等县我游击战开展比较普遍,民兵坚强,当过蒋伪保甲长的地主纷纷向我自首。东明地主仍然执行政府法令,帮助军属秋收,给出外民兵代耕。清丰有不少地主向积极分子表示:“中央军来了,俺要跑在你们前边”。寿张许多地主和农会开团结会,公开向农会表示不给蒋军做事,不破坏农会。他们说:“冤仇可解不可结,老辈子就住在一块,还是咱们近”。

“上海商人和银行家须酬劳蒋介石。4月25日,他们再给蒋介石700 万元。但是,这笔款项仅仅提起了蒋介石的财政胃口,因为他的军费每月约达2000万元。他派出专人逐店逐厂要求捐款。例如,命令南洋兄弟烟草公司捐款50万元;华商电气公司捐款30万元;先施公司捐款25万元。。。。。。当资本家回避时,蒋介石的代理人就采取恐吓、敲诈,甚至绑架的手段。欧文·查普曼报道,“富有的中国人会在家中被捕,或神秘地失踪于街头……百万富翁以‘共产党’的罪名被逮捕。在近代,上海从没有在以前的任何政权之下,经历过如此恐怖的统治”。”——《剑桥中华民国史》

而这些换来的不过是蒋介石亲戚宋子文轻飘飘一句话,“我们或许迫不得已采用了非常手段筹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