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龙文章,一个草根出身的假团坐,他羡慕于啸卿,他不谈报国不谈民族大义,他在心里消化着各种恶心,在复杂肮脏的环境下,用他的所有保护并珍爱着他的炮灰团。他视炮灰们胜自己尊严,当他为炮灰们两次下跪的时候,不得不想到孟烦了对小醉说的那句话:你知道男人的,男人活的就是这张脸,没有脸,你男人就活不成了。龙文章不要他的尊严,只为了那些出生入死的炮灰们能活下来。他心里时刻都在不安与迷茫,他知道炮灰团是他唯一拥有的,他知道他手里握着的不是兵力而是命,各种颠沛在这屡屡败战中苟延残喘的命!他知道这些贱命背后隐藏的铁骨与刚毅。他爱他们,他希望炮灰们能活出一个人样,他有太多的不忍心,有太多的疼痛。在这个早已麻木的时代,他的清醒让他的痛比任何人都来得直接与残忍。当他跪拜祈求完麦师傅及全民协助之后,他选择了一个人走回去。每当看到这里,都有万箭穿心的感觉。他知道自己将要做什么,他也想到了炮灰团的结局。无助、迷茫、自责与孤单,那一刻他的面临和于啸卿同样的选择。他没有答案,但是只有面对。而当他和于啸卿合并一处之时,他哭诉,他把他心理最柔软的真诚展现给了那位年轻的凯撒。

同样,于啸卿也不要尊严了,他跪拜祈求龙文章为了打下南天门。我们有理由鄙视他,但是如果单纯说他是为了军功和名利又偏激了。但是在同一问题的选择上,被动的灭绝人性的全局观注定了他是一个被世代推向顶峰的悲剧人物。他把心和灵魂都丢了。唐基是一个狠角色,每次都直指人心的软肋,一扎一准。年轻人的好胜之心,光环之下长大的官二代的叛逆之心,他了解于啸卿的根——证明自己在强大的父亲面前的实力。这背后是长期的压抑与初熟心理的男性自尊。说到底,于啸卿是自私的。他选择全局为了抗战的全面胜利背后还是选择了自己心理软肋的抚慰之道。为了自己安抚自己内心的压抑披上铁血的外衣,把膝下的黄金送还给了自己。

不同的选择,同样的跪拜,两个人不同的命运。这是个故事,却又是无数的缩影。信任的沦丧,信仰的丢失,这才是我们被日本侵略的内在核心。龙文章在内心无数次的挣扎之后,把自己和他的炮灰团交给了于啸卿。这出于他心理的亏欠,他知道自己始终都是一个伪团长,他心理打不开这个结。他相信他的上司,他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他的羡慕与渴望,让他在关键的时刻,还是感性地盲从了。如果他足够理性,他就不该沉迷与心归于啸卿之喜悦,他身边有孟烦了这样的幕僚,他是可以分析出南天门之战背后的变数与风险的。他骗了自己的心,因为他的心太累了,太疼了。他的结局不能说是全部都推到于啸卿身上,其中也有他自己的责任。但是,这正是我喜爱龙文章的地方,他心理还有那种纯朴信任的冲动并且付诸以行动。在这个群狼四起的时代,他这是自杀。忍看朋辈成新鬼。当行尸遍地的时候,我们还有勇气坚持做人的道义么?

信任的代价。太多的理所应当的事情,变得如履薄冰。

我们大多数在尾声似乎都期望着看到于啸卿的自责与愧疚,但是导演并没有拍摄。抛去现实的种种原因,我认为更多的则是一种正义的审判。不需要解释,不需要原谅,不需要面对。让丢失灵魂者在心里的亏空里,自己用生命的脚步去丈量这无底深坑的面积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4/3/31 11:38:00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