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海洋总是浪花朵朵,专制的死潭才永远风平浪静


自由的海洋总是浪花朵朵,专制的死潭才永远风平浪静

——反“服贸”事件续论


前几天我论及反“服贸”协议的台湾太阳花学运,认为已无新的高潮,学生不几日后退去是“指日可待”,不料昨日学运又唱新调,要转战“总统府”,只是不“占领”,而是去“总统府”外的凯达格兰大道上示威游行,还号召支持者都穿上黑衫,似要模仿当年的“红衫军”而组建“黑衫军”了。

比起“占领”来,“游行”显然是更高明的一个做法,虽然按照台湾的《集会游行法》,“总统府”周边附近地区也是不能集会游行的,然而连贪腐总统陈水扁当年都没有去赶走外面的红衫军,清廉总统马英九早已说了愿邀学生代表入府对话,自然更没那么厚的脸皮,去显得自己连阿扁都不如。

总的说来,学运事态至此,如何收场,恐怕已无人能够预言,然而林飞帆、陈为廷等人行动的激进性至少是在降低,何况示威“总统府”之后,再要寻求新的热点那就更难,所以无论“服贸协议”如何,学潮退却,秩序恢复,终是必然,正如著名历史学家余英时所说:“台湾已归宿于民主是一个不可更改的现实”。

而在这里,我也还要再补充和强调一些我对台湾反“服贸”学运的看法。非左非右,我自为之;或臧或否,请君自便。

一、台湾学运领袖虽与民进党有渊源,但也不能给学生贴上“逢中必反”、受民进党暗中操控的标签。

我在前文中说台湾大学生们注意和民进党保持界限,不涉党争,引来无数砖头,还好,多是骂我SB,而非骂我居心不良意欲叛逃的。其实关于学运领袖林飞帆和陈为廷等人跟民进党的渊源的文字到处都是,我又岂会不知。事实上台湾历次大小学运,学生领袖多为绿营背景,这是因为台湾政府多数时间为国民党执政,反对者自然多加入在野党;而国民党内部又多政治世家,对草根精英当然也缺乏吸引力。

但是,即使民进党有人为学生进入立法院提供了帮助,又有人和学生一起示威,但并不能就此认为学运被民进党所操纵。国民党是台湾执政党,又违反正当程序在先,反对党借此靠帮助学生来捞一把声望,为未来的选举赚点选票,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党同伐异,以立场评价人物是中国最坏的传统之一,学运如何评价,应当从其观点和行为上去判断分析,而不是看其背景如何。况且台湾朝野蓝绿对抗,朝中王马暗斗,乃是学运得以野蛮生长的契机,而非学运产生的根源(学运的根源在于台湾社会本身的一些问题,所以才会有不知“服贸”具体内容的年轻人前来发泄,而这些问题前文提过,不再赘述)。

二、学运有所过激,但绝非“民主之殇”。

台湾学生运动,占领了立法院,冲击了行政院,这些行为,显然是过激了。触犯相关法律且不论,有人以“公民的不服从”来为之辩护。然而写出《论公民的不服从》的梭罗,当年因反对奴隶制和美墨战争,于是选择故意拒缴选举税而坐牢(其实梭罗这行为本身也有问题,此不赘述),却并没有去号召占领政府机关来表达“不服从”。需知公民的不服从,乃是一种相对消极的不服从,而不是以“进攻态势”来表达不服从。像占领立法院,侵占公共产权,妨害国家权力机构正常运转,不管过程有没有流血,本身其实就是一种暴力的行为,不流血的原因反而应归功于政府的克制忍让。而马丁路德金要求黑人去公交车坐白人专座来表达“不服从”,其以身试法,也是直接对抗于违背基本人权、实行种族歧视的恶法,而台大学运占领立法院的行为,直接对抗的是什么恶法?是《立法院维护安全实施办法》!这类法规是恶法吗?

台大政治系高材陈方隅,举出了美国好多州的法律都规定民众占领政府机关不得驱离,威斯康辛州议会2011年曾被民众占领,来为台湾学生辩护。恕我确实没有去研究过美国各州的法律。然而美国在州宪法及州一级政府的权力运作上本来就有问题,出现这类法规也不奇怪(像威斯康辛州就规定州议会人们可以自由出入),但却绝难说明其合理性。

美国的州是早于联邦存在的,州宪法由州议会制订,结果普遍造成美国州一级立法权力过大,行政权力过小的问题。后来联邦制宪主体改变,实际上也有吸取各州立宪教训的因素。而且州一级不但议会权力过大,还因为是一院制,只有一个“众议院”,导致其极易受过激民意的影响。在联邦制宪之前,罗得岛州议会便曾因为维护其主要选民——在独立战争中欠下债务的农民的利益,竟然出台滥印纸币且强制使用纸币的法案。

不过幸运的是,初生美国已是一个远承古罗马司法独立精神的国家,德高望重的法官们总是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200年前罗得岛州的法官们宁可被州议会解雇(这也是后来联邦法官终身制的起因),也要坚决站在了所谓人民的对立面;三年前威斯康辛州的法官,同样以州议会下班就得锁门为由,下达了对占领民众的驱散令。

而陈同学最荒唐的,还是举出了孙中山对抗清政府的例子。孙中山那是在闹革命,是要改变当时的专制体制!你们大学同学,难道也是要闹革命,改变台湾今天的民选体制?

不同的政体之下,当有不同的行动。还是以历史为例吧,就举所谓“国父”的例子。当年国父对清政府用革命手段的时候,同盟会内部没人说半个不字。可到了“宋教仁案”发生之后,国父还要用革命手段对付袁世凯,就几乎是众叛亲离了。当时堪称是国民党“党报”的《民立报》,其主笔徐血儿,是宋教仁的铁杆粉丝,而且坚持认定是袁世凯杀害了宋教仁,但孙中山要兴“二次革命”,他却在《民立报》上谴责说:“今日已为民国,苟对于民国而谋乱,即是自绝于国,罪在不赦。即政府为恶,法律与国会,终应有解决之能力,无俟谋乱,以扰苍生。故谋乱之事,为商民所疾视,亦明达所屏弃也。”

事实上,如果台湾还是“二蒋时代”的戒严体制,那么学生们占不占领政府机关,就不是什么合不合法,应不应该的问题,而纯粹是一个斗争策略的问题。但台湾今天已经是一个民主体制,对一个真正的民国表达“不服从”,却还要以国父为榜样,那就真该好好回教室去检讨自己了。

不过,也正如我前文所述,台湾的学运虽然颇多过激,但总体“和平”,诉求也并不太过分(像两岸协议谈判监督机制之类也只能说是有点幼稚),连让马英九下台的口号都没有。相比之下,欧美许多所谓成熟的民主国家,当社会出现经济政治方面的问题时,许多示威游行的公民行动最后演化成大规模冲突,暴力骚乱的时有发生,但民众情绪发泄,社会怨气疏导,热点消退之后,一切又再度回到正轨,根本不影响今后正常民主政治的运转。像张鸣教授等人,忧心忡忡台湾会滑向泰国、乌克兰的境地,实在有些过虑了。无论诉求还是行动,台湾学生都远远没达到泰乌民众所曾有过的“革命”高度,他们掀起的,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朵小小浪花。而这样的浪花今天有,将来也还会出现。须知自由的海洋总是浪花朵朵,只有专制的死潭才永远风平浪静。而且我们今天批评他们行动的激进,但也要看到他们的行动有一定积极意义,那就是像一支疫苗一样,让后来统治者不敢再任意违反立法院程序,不敢再罔顾民意行事,让台湾未来的民主政治运行得更加健康。

三、马英九不是“卖台贼”,“服贸”对台有利,大陆无法通过“服贸”来控制台湾。

真正想来,马英九这些年来可能是世界上最点背的国家领导人之一。上任六年,台湾经济毫无起色,被批“无能”,支持率跌到不足一成;立法院长各种使绊添乱,效率奇低,责任却也在自己这个最高领导身上;如今好不容易大陆给了好条件谈开放,台湾代表字签的心花怒放,老马也以为经济复兴扬眉吐气的时候终于来了,结果不但在立院迟迟通不过,最后还惹出这么大麻烦,到今天,都快成了TG奸细了。

马英九贵为堂堂“总统”,去做“敌党”奸细,也未免革命意志太过坚定了;作为“外省人”,感情上愿意通过“服贸”让台湾跟大陆经济联系更紧密,进而更不容易“台独”的想法或许有,但这是人之常情,只要不伤台湾利益,又算是啥错误?深绿希望大陆跟台湾越少联系往来越好,难道就是对的吗?

众所周知,两个政权的经贸往来越多越发达,动武的成本就越大,就越不可能打仗。当年红极一时的《世界是平的》一书的作者之所以认定台海不可能有战争,就是因为他认为海峡两岸经贸繁荣,动武成本高,有什么问题也会尽量通过协商解决。所以“服贸”即使从台湾的安全角度看,也是有利的。

而对于大陆通过“服贸”控制台湾之类言论,我就更难同意了。有好多人举出香港的例子。的确,香港的“自由”处境比之回归以前有些微妙,尽管遍地是大陆的反对派,但香港的媒体却往往谨言慎行,尽量不刺激大陆。但这是因为香港已是大陆的特别行政区,跟双方的经济自由开放哪有什么关系?有人说,台湾印刷业今后向大陆开放,大陆国有出版集团能通过收购,控制台湾印刷厂,有反G倾向的言论就不予付印,从而控制台湾言论;也有人称,尽管大陆资本不能在台湾做媒体,但可以通过不给有反G倾向的媒体投广告来对付这些媒体。这两点都看得我直摇头,这阶级斗争的弦真是一刻不能放松啊!马英九真是误国蠢材啊!试问以TG的手段,真要搞这些小动作,还用得着通过“服贸”?培植几个本土资本家不就做到了?然而这样做又能有多少控制言论的效果?大陆又能拿出多少钱,在台湾培植起如同香港李嘉诚家族那样的资本集团,可以达到不给某个媒体投广告就如同断了那个媒体粮道的程度?何况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台湾诚品书店的书籍销售额都只占营业收入三成了,说这类话的人,你们是没上过网吗?大陆的出版也好媒体也好,从来都在TG手里捏得死死的,你们怎么就没被洗脑呢?

所以学生们的抗争诉求,无论言行,一直主要集中在经济领域。但如前文所说,那些谴责跨国吸血资本集团、为劳工代言、反WTO之类的言论,并不靠谱。倘若真长远有损台湾经济,工商界的人才不会那么积极地支持“服贸”呢。至于担心对于劳工的冲击,其实也没道理,因为台湾只接受大陆企业高层来台,所以愿意站出来支持“服贸”的人当中才会有12名劳工领袖。


最后再讲一点题外话,在大陆舆论方面,说实话,一直以来,对台湾学运的关注并不多(大多去关注马航失联事件了),但关注者之中,两极分化却似乎愈发严重。很多过去我以为是同一阵营的人,忽然间便因对学运行为和“服贸”的观点不同互相嘲骂讥讽起来,并不断地替对方贴上标签——如“理中客”,“维稳公知”云云。想起二百多年前伏尔泰曾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句话前些年曾一度在大陆非常流行,然而到今天真正繁荣起来的却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所以我决定为你贴个标签”。咱们是天朝嘛,立场决定一切。贴个标签标明你的立场,怀疑你的动机是“向政府出卖了自己”,于是你一切的言行就都错了。可是这种做法,跟过去的党棍学阀又有什么区别?其实无论“理中客”也好,“建设性反对派”也罢,所想无非是希望中国社会之进步,其远景目标亦都是自由民主,那又为何不能彼此求同存异,只取最大公约数呢?

还是蔡淇华先生的那句话来结尾吧:“除了证明自己对之外,也要承认另一方也有对的部分,这样逻辑才对,也才能,得分”。



作于2014年3月30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为什么楼主不在结尾引用那句经典: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这样不就更能表达你所需要的气势与意义么。西方的风平浪静原来也是因为专制而带来的恶果。全世界只有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阿富汗以及现在的乌克兰才叫真正的、楼主所希望的自由的海洋。

12楼lmh1982


呵呵,1、你敢不敢冲击美国国会?



2、人参大补是普世价值,但是也要看每个人在不同时间段不同身体状况不同体质而定。乱吃是会死人的![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人民的觉醒是我们知道了维护体质稳定的重要性,现在这样子也许不是最好的,但最适合现阶段的中国以及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我们不会挺行你这种美分在这里推销包治百病的人参!



4、你这朵浪花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不会是奇葩吧?!


5、Get to hell !去跟乌克兰和泰国说民主吧!去跟汉武帝和康熙大帝说民主吧!去跟美国的航母说民主吧!去跟70年代镇压学运的美国国民警卫队说民主吧!

“文革”就是新中国在民主道路上一次失败的尝试,事实证明有限的民主才是真民主,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民主统统都是伪民主,是地地道道的骚乱!

4楼yx939

谁告诉你国民党“违反正当程序在先”的? 做美分也要多查点资料好不好? 按照台湾自己的法律 -《两岸关系条例-第五条》(PS: 注意是WW自已的哦。而且还是2002年民进党执政党的时候,当时的陆委会主任蔡英文(是的,你没看错)通过的),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定的协议不是国际书面协定,无需用立法院审查,立法院最多只能备查,期限最多3个月,超过备查时间自动生效。这不是我说的,是台湾自己的大法官会议确定。就是说哪怕把这案子送交最高法院,还是会告诉你国民党的“执行程序正当”。

PS: 美分不专业,扣4 cents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