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春晚两首歌曲 卷珠帘 玫瑰人生 非常美 让我回味无穷 潦成此文)

我仍然在黑夜里睁大双眼,起身点一盏灯,饮一口那早已冷却的清茶。昏黄的灯光映照我苍白的脸。执起桌上一卷诗词,翻了几页,默念着几首离别诗,心中更加惆怅。窗外徐徐吹来微寒凉风,我仍然了无睡意,但精神萎顿不振。

我的身子尚弱,白天我会踱到院子里,坐在树荫下看那阳光四散,清风吹拂。那阳光是不属于我的,它太博爱,健康,太自由潇洒。我所有的只不过是我自己,我的身体,我的大脑暂时还属于我。我像大多数不事生产的贵妇,身上琳琅披挂的都是绸缎及珠宝。我与她们没有什么不同。如果硬要作出一种与众不同的姿态来,我只是比她们很少说话,很少用惹人注目的身体或者肢体动作来吸引其他人。我不习惯这样的行为。我习惯在大脑里或者心理自言自语,我有我自己心理的世界。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在那些虚无的字里行间,诗词构成的美景、情景里。我向往做胡人儿女,想象他们一样骑马驰骋在无边的草原上,那怕一路坎坷也好过现在的不死不活。

会诌几句诗词又如何?会挥毫又如何?我做不了我自己,我是一只木偶,一出生就被确定好了人生。按部就班的学习琴棋书画,无一例外地,在家族聚会或者城里的太太奶奶们聚会中被人挖掘发现,然后由她们和家人共同密谋,将我自一个闺阁推至另一个闺阁,从此闺阁到彼闺阁,我连路都不必走。但我仍然期待着这有点变化的日子。

我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度过。我与良人聚少离多。最初与良人类似熟人朋友似的感情,后来发现那种单纯的思念竟然在离别中发酵,生成一种爱恋的物质。我的等待就从若有若无的游丝到强烈迫切的渴望,仿佛身体长出许多小手和小嘴,它们伸出来想要抓住些什么,说些什么。我不知道这种渴望是长期一个人孤独的结果。我只能孤独的自处,我的性格,身份与地位。琴棋书画曾经一度是我的朋友,与它们接触时,我感到一种被需要的快乐,我就沉浸在与它们共处的世界里。但它们毕竟只是我创造出来的幻象世界,我行动,它们就存在,我倘若疲懒下来,这些幻象就消失。于是我渴望与同类相处。他不会因为我的行动才存在,他不是我创造出来的幻象,他是血肉之躯,有思想有学识。我第一次感到交流的快乐,被人注视注意的快乐。我们从相识相知到相爱。我陶醉在一种巨大的快乐里。我不能忍受离别,不能忍受相思。在等待里我文思敏捷、充沛,一篇又一篇婉约缱绻的诗词诞生于对爱人的眷恋。在长久的等待里,月升月落,朝阳与夕阳,雨打树叶,小鸟的啁啾,都能引发我的惆怅。

我没办法打破我的生活,超越自己是要有足够的勇气的。向往胡人女儿而不愿做他们,那种餐风露宿的日子,那些酒肆歌榭,大漠烟尘,都与我的生活相去甚远。我宁愿在苦恋等待中,敷着一层层的厚粉,或优雅或嚣张的在孤清中老去,也不愿让风霜在我的脸颊上镌刻一丝岁月的痕迹,浮上一层烟土色,做一个十足的流落市井的老妇。

我依然坐在椅子里沉浸在我的思恋里。渐渐地思维愈来愈模糊。在一阵闪电雷声过后,仿佛中我穿过一道长长的隧道,尽头处慢慢亮起来。我看见一个与我的世界不同的场景。我看见了许多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极高的楼房,宽阔的马路,以及路上来来往往跑动极快的铁壳做的怪物。最让我惊讶的是人。男人和很多女人在街上走,我分得清,还有他们的服装与神态。

夜被灯照得亮起来。我听到一阵歌声,顺着声音游魂般走到一间屋子里,发现那声音是从镶嵌在墙上的一个方方的铁盒子里发出来的,那盒子上还显示着人动来动去的图像。有一个看上去仿佛是年轻公子模样的人,他的眉眼清秀,长发和白衣服衬托得他的气质如仙如诗。他极像来自我那个时代。我被他的歌声吸引,那歌声悠扬婉转,仿佛唱出的每一句都来自我心里, 又仿佛唱的是我的生活,我苦苦思恋爱人的情怀,我的幽怨。我抚摸着冰冷铁盒子上他的面颊,跟我的爱人那么相像。铁盒子里的他无动于衷,就像我在远方的爱人一样。我感受不到爱人的关怀。我像一支藤蔓四处蔓延。我找不到一棵大树来攀附。不能与爱人相守,我找不到生命的意义。我的生活很窄,除了远方的爱人,没有任何可与我相交的朋友,除了琴棋书画,漫长的时间,我亦没有可以做的事情。

呆在这个世界久了,就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我的游魂不吃不喝,依然可以感觉这个世界,我希望可以永久留在这个世界感受这一切,不管是否以何种形式。管他是一束游离光波也好,一个什么头大身小的怪物也罢。我不要回到原来的世界。那个会令我窒息的地方。我既然不能与爱人长相厮守,又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一个人活着也是一种痛苦,无异于行尸走肉。

我喜欢这个世界上的一种叫玫瑰的花,她开得热烈而绚丽。那是一种被人用来献给爱人的信物。远比我们的刺绣手帕更加美丽。这个世界很多人用玫瑰来形容美丽的女人。这些美丽女人的生活丰富多彩,她们受到的关注不计其数。她们选择工作,靠自己的劳动换取收入养活自己。她们的人生如一首歌,玫瑰人生。每个能干的女人人生都如玫瑰般丰富多姿。她们对待爱人亦是在保持自尊的同时被人热烈的爱着。她们与爱人是平等的,她们可以选择爱与被爱,选择工作或者休息,甚至可以选择生育。不像我那个时代,整天无所事事,尽等爱人给予爱给予一切。她们还可以选择不爱任何人,选择自己的生活,自己做自己的主人。她们也会流泪,但那美丽的泪如珍珠般,为自己而流。这样的女人便更加吸引人的爱恋。

所以我宁愿以魂魄的形式飘荡在这个世界,让那个美丽的肉体永远昏睡,永远留在古旧的时代吧。虽然我也愿意在有时候回忆一下那个古旧时代的月色与安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4/3/30 23:18:02 被秦皇岛外打渔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