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是美国苦等的敌人?

原标题:普京是美国苦等的敌人? 美军愿捍卫乌克兰么?

联大的投票结果没有阻止俄罗斯昨天的一系列动作。28日,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俄罗斯启动废除一系列俄乌两国间协议进程,包括俄罗斯同乌克兰《关于划分黑海舰队参数的协议》和《关于黑海舰队驻留条件及地位的协议》。当天,俄罗斯政府网站发布消息,政府决定2014年划拨130多亿卢布扶持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法新社28日还报道说,普京称,接管克里米亚展现了俄军队的“新能力”。

“天使装扮的普京赤裸上身、穿着花裤子,飞在空中,他手中握着一张弓,回头看身后的大树。树干上一支箭钉在一颗心形上,心形上写着‘美国、欧盟’。大树后不远处,奥巴马正搂着一名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士散步。”英国《经济学家》最新一期刊登这样一幅漫画,报道称,美国来自火星,欧洲来自金星,但普京可能向它们射出了“爱神丘比特之箭”,重新点燃了美国与欧洲之间失去的爱情。就像多年的老夫妻那样,伊拉克战争、如何反恐、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窃听丑闻、欧元区危机以及欧洲不断下滑的国防预算,让双方龃龉丛生,但俄罗斯提醒双方认识到了跨大西洋关系的重要性。

“西方欠普京一个巨大的感谢,我们已经忘记我们是谁,谁是我们的朋友,谁不是我们的朋友,克里米亚无异于猛戳了西方的软肋。”英国《独立报》27日刊文称,G8向来是一个稀奇的实体,俄罗斯没有理由加入其中,其经济比其他成员国小得多。俄罗斯是1998年被西方七国集团接收进去的,“当时想稳住一个大孩子,教他一些规矩。现在看来,那没有奏效”。该报称,“新的老G7,或许正如俄外长拉夫罗夫的酸话那样,没有多少重要性了,但它的重构象征一个重要的事实:西方再度成为西方,由于普京,西方正经历长久未曾有过的团结。

美国《外交政策》27日刊文说,“普京可能是急需敌人的美国总统的一份完美礼物”,因为“我们一直在等待一个敌人”。 同一天的《华盛顿邮报》称,共和党人梦想另一场冷战。文章说,自从俄罗斯从邻国乌克兰夺走克里米亚半岛,美国议员罗姆尼沾沾自喜于“早告诉你了”。罗姆尼与奥巴马争夺总统宝座时曾将俄罗斯定为美国的“头号地缘政治敌人”。 如今,共和党其他鹰派名人,要么是出于意识形态,要么是机会主义,大声响应罗姆尼的批评。

南非“马弗里克日报在线”认为,“2014年的克里米亚,不是1914年的萨拉热窝”,因为至少到现在为止,几乎没有迹象表明,美国政府——以及美国人民——愿意派一个士兵捍卫乌克兰。▲

[环球时报驻美国、俄罗斯、德国、韩国、日本特派特约记者 李秉新 田军 青木 王刚 李珍 ●柳直 汪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