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八十年代我那位当兵回来的球友下海经商富甲一方

八十年代我那位当兵回来的球友下海经商富甲一方

七八十年代,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我一直在业余体校里训练,和许多一起训练的同学结为挚交,他们有许多都去当兵了,有很多故事就是通过对他们的回忆整理写出来的。

我记得文革前,我父亲是在县城的一个县直单位里面做领导的,后来又调到公社下面,做回他的老本行地质工作。我也随父亲到了公社的小学读书。那时候我住在矿区,到公社的小学还有两三公里的路程,每天都是这样往返的跑路,练就了我运动的能力,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我就经常参加公社县城,甚至是地区每一年度例行的体育比赛,每一次比赛都能够拿到比较好的成绩和排名。那时候当学生就贪玩,学校也经常的安排参加集体劳动,感觉就是一半上课一半劳动的那种情况。所以那个时候,能够参加学校的体育队,经过训练一段时间,经常能够外出参加比赛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和期待。那时候的比赛种类也很多,主要有篮球足球田径和乒乓球游泳等等。我个子比较高,体格比较好,弹跳力比较强,跳投又比较准,就被县体委经常从公社学校抽调到县业余体校去集中训练,参加比赛。我上初中的那年我被抽调到县业余体校去训练篮球,准备参加地区少年篮球业余比赛。我们的领导是县体委,我们的教练是刚刚从桂林体院毕业的一位体委担任。吃住在县城中学的临时宿舍里,平时在县体委附近的县城体育场内训练。各公社能够来到县体委业余体校训练的学生不多,训练队的主体主要是以县城中学的体育队为主,我是被插编进来参加训练的。早上搞体能训练,下午搞战术训练,晚上参加实战比赛,和县城各单位各厂矿企业轮流比赛,实打实地进行训练,确实累得够呛,现在回忆起来都还是有一点害怕。根据我的体格和技术,教练安排我打中锋的位置,负责打我后卫的就是和我关系比较好的一位球友何永进。他长得和我一样一米七几的个头了,但是体格比我胖,浓眉大眼,国字脸庞,用现在的话来说,纯粹就是一个小帅哥,他力气比较大,外号有小坦克之称。他打后卫抢到篮板球,运球组织进攻,从后场推到前场都打得有板有眼稳稳当当,我经常是,占居中锋的有利位置,伺机接到他的传球,跳起转身投篮命中得分。那时候我和他的配合可谓是天衣无缝,一方面是他抢球凶狠运球很稳,另一方面是我的弹跳力高跳投稳准,我们就是这样经常上下配合,默契打球,赢了很多场次,县体委也很喜欢我们这对老搭档。在训练比赛的过程当中,我经常发现我这位球友言语不多心事重重平常又穿得普普通通,后来有了进一步的合作接触才知道我这位球友的家事。原来他幼时丧母,父亲在县公路局(现在叫做交通局)做普通工人,带着他和妹妹和本局另外丧夫的一位女职工结婚,重新组合家庭。他的后母也带着一位儿子,那时候他们的父母亲工资都不高,三个儿女都要同时上学念书,生活条件确实比较差。我经常发现他都是穿着用他父亲改装的衣裤和鞋子,显得肥肥大大宽宽松松。但是,他心地善良,为人很好,所以人缘也很广,大家都喜欢成群结队到他家里去玩。那时候不像现在的市场这么丰富,水果点心随处可以买到。那时候就是有你也买不起,记得每一次我们和同学到她家里去玩,他的父母都特别的热情,她的后母还经常匆匆忙忙的把收藏在米柜里的面粉拿出来给我们做馒头吃。那时候粮食是有定量的,特别是面粉一般都不容易买到,只有在节日的时候才做特殊的供应,买到面粉的家庭,一般的日子也不舍得拿出来吃,南方人吃到馒头就像过节一样的高兴啊!

这位可爱的球友平时打球灵活机动,但是读书却读的一踏糊涂。八十年代初高考的时候他未能考上大学,就报名体检去当兵,我们和他告别上了大学。那时候也不像现在的通信这么发达,打电话发电报都不方便,通常都是用寄信的方式来回半个多月的时间,就这样一分手数年都不曾见面。一直到我们读大学毕业回来,分配到一个安稳的工作那年,他刚好也复员回到县城等待就业。那时候复原军人回来找一份工作不难,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却偏偏不主动的去找去要求工作。县城里的同学们都为他着急,千方百计地给他疏通关系,好不容易给他在他父亲的单位里找到一个空缺的工作。可是没干多久就突然传说他辞职不干下海经商了。那时候改革开放的角号刚刚吹响,许多人蠢蠢欲动,但是都不敢轻易放弃这份稳稳当当旱劳保守的铁饭碗。唯独他那么大的胆子放弃公职,另找门路了。

后来,他在当地贩过土特产,搞过汽车摩托单车维修,进出广州进货卖过服装,开过大排档等等,赚过钱也赔过钱,最倒霉最黑暗的时候还被十几个债权人上门封档口,扬言要叫黑社会的追杀他。那时候我们上班一族手头也没有几个钱,大家在他危难之际也曾经凑一些钱给他以解燃眉之急。但是都无济于事,就此他吃了不少的官司,也把自己搞得焦头烂额。几年后,又听说他把父母亲分到的老房子拿出去抵押贷款,办起了一个印刷厂,开始了他正常的营生。那时候我有一个亲兄妹,在一所大学里负责管后勤的,通过我的介绍,他拿到了一单印刷品大订单,挣到了他人生当中的第一桶金。随后,他又通过这种模式,在自己的亲朋好友同学当中寻找这层关系,主要是在学校里拿到了不少的这种印刷单子,挣到了不少的钱,最后,在当地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富豪。多少年以后,他挣到的钱比我们多了许多,也当了什么政协委员,有身份有地位了,可他仍然不忘旧情,远道而来,请我一起吃饭,提起他当年在最困难的时候,因为我们的帮助,让他挣到了人生当中的最宝贵的第一桶金,言语之中仍然充满了诚挚的感恩之情。现在我们虽然各居两省,但是,还经常有通话,特别是每天抽时打篮球锻炼的时候,总是忘不了先掏出手机问一问对方:你现在正在干嘛呢?我正在练习三大步上篮。球不离手,宝刀还行!

本文内容于 2014/3/29 14:27:28 被军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