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台湾部分反服贸抗争学生,有意号召全台罢工罢课。对此,台湾“经济部次长”杜紫军24日响应,根据“主计总处”统计,全台罢工1天,光是制造业加上服务业,产值损失恐达新台币1200亿元。除产值损失外,罢工还将带来循环冲击,台湾的投资风险非常低,但学生的抗争行动,会使外资却步,不愿来台投资;因罢工无法按时出货造成的损失,也会影响员工的收入。

台湾新中华儿女学会理事长王炳忠说,学生被绿营利用,没有想到退场机制,政治前辈施明德去探视也被他们嘘走,让他觉得很可悲。“很多学生跟我说,现在支持服贸就没朋友!”王炳忠说,他支持服贸,出身台南乡下的父亲也支持服贸,但现在这些声音都出不来。“台湾要跟世界接轨,如果服贸造成富人得利,错的不是服贸,而是造成台湾贫富差距的制度。”王炳忠说,他自己也去“立法院”静坐现场好几次,发现很多学生根本不清楚什么是服贸协议。

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钟厚涛发表评论认为,民进党也借机生事,诱导这些学生进一步采取激进行动。值得观察的是,此次反服贸行动中,苏贞昌、蔡英文、谢长廷等民进党各大“天王”不约而同地同步出场,让许多绿营支持者大呼看到了团结的希望。其实,诸多“天王”表面上看来是一团和气、协同作战,其实心态迥异、各有盘算。

江苏省台湾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杨平的评论指出,苏贞昌近日就服贸协议在台“立法院”审议一事多次指责国民党“多数暴力”,违反朝野协商协议,阻挠对服贸协议的审查。这实在是“贼喊捉贼”的老把戏,明明是民进党自己在搞“少数暴力”,故意阻挠议事、不让审议服贸协议。

这次大学生采取激烈行动占据“立院”的背后,看得见民进党操纵的黑手。人们对大学生的行动有看法,对民进党的操纵则不认同。台湾中山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林文程接受采访时表示:“民进党现在对年轻一代也不见得有控制的能力,至少不具备全盘的掌控力。”林文程以去年发生的“洪仲丘事件”为例,那时的示威和静坐就是不允许在野党介入的。年轻一代的自主意识正越来越高,如果民进党强力地介入,他们就会感觉到运动变质了。虽然“反服贸”和民进党的政党理念有部分吻合,但由于台湾政治生态,民进党会发现,操控年轻人的难度越来越高。

台湾《旺报》近日发表短评文章说,带头攻占“立法院”的学生领袖,难道不是为累积未来参政的政治资本?背后的动机,都是为了“选举”二字,动听的口号与诉求,不过是要大家帮他们抬轿罢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