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MH370在南印度洋 前所未有分析方法是什么


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24日称,根据国际海事卫星组织(Inmarsat)和英国航空事故调查局的数据,失联马航航班终结在南印度洋。据报道,此次调查采取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分析方法”。那么,这种前所未有的分析方法原理是什么?这两家机构技术人员是如何在没有发现残骸的情况下确定终结地点的?这个分析结论权威性如何?

在了解这种“前所未有的分析方法”之前,需要首先了解一下飞机与定位于印度洋上空的那颗国际海事通信卫星之间的联系。波音777客机的飞行器通讯寻址与报告系统(ACARS)可以通过卫星传输报告自己的位置等信息,但是马航并未购买相关服务。即便如此,飞机的卫星通信系统仍会自动向卫星发送信号,进行所谓“握手”,或称“ping”,以便告知其活动范围。这就如同WiFi环境下,手机试图和无线路由器连接,由于并不知道密码,最终未能连接上,但是无线路由器仍然能够接收到这个连接请求。据英国《卫报》25日报道,MH370失联后发出了8个ping信号,Inmarsat最初通过计算卫星与飞机的距离,加上地面雷达的数据,计算出飞机可能飞向南北两个走廊。

而现在该公司又引入新的计算,这种新的算法是基于一种简单的现象——多普勒效应。所谓多普勒效应,就是当波的发射源与接收体之间存在相对运动时,接收体接收的波的频率(波长)与发射源发射的波频率(波长)不相同,接收频率与发射频率之差称为多普勒频移。例如,当人们在站台上等待火车时,一列火车拉着长笛由远及近通过,人们会感觉到火车从远而近时汽笛声变响,音调变尖,而火车从近而远时汽笛声变弱,音调变低。声音从越来越尖到越来越低,这就是多普勒效应的结果。声音的传播存在多普勒效应,无线电波同样存在这种多普勒效应。雷达通过多普勒频移能够判断出目标是临近还是远离,更可以通过测量多普勒频移算出目标的精确速度。而国际海事卫星组织通过复杂的算法算出马航客机最终的去向,也和这种多普勒效应有关。

接收到MH370航班PING信号的国际海事卫星定位于印度洋上空,而飞机飞行无疑是相对其运动的,也就会产生多普勒效应,而且由于飞机的速度十分快,所以客机与卫星的移动通信中会产生足够的“多普勒效应”。这种效应能够从Ping信号中提取,并通过它可以获知其在某时刻与卫星的相对运动参数。

当然,仅凭这些数据还无法得出航线。Inmarsat还通过收集已知速度、高度和航向的波音777飞机的飞行数据及卫星通信数据和多普勒效应,并对此进行建模,寻找其多普勒效应与飞机速度、航线之间的规律,然后将MH370航班PING信号中的多普勒效应数据输入模型,反推出可能的航迹。

这种推算的权威性,基本得到了各方的认可。英国《金融时报》25日是这样介绍Inmarsat如何追踪MH370的,“在距离伦敦硅谷环岛不远处的Inmarsat总部深处,竖着多个大屏幕,上面显示着10部卫星的运转情况,每部卫星都处在地球同步轨道上。正是这些屏幕,提供了帮助解开MH370航班命运谜团的线索。过去数天里,Inmarsat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利用屏幕上每日刷新着的信息——以粉光和绿光表示——来推断航班可能的坠落地点”。Inmarsat是1979年应国际海事组织要求成立的一家非盈利性公司。目前该公司拥有10颗位于地球静止轨道的卫星。而英国航空事故调查局(AAIB)是专门负责英国航空事故的调查机构,被CNN称为“最权威的航空事故调查机构”。该机构隶属于英国交通部,成立于1915年。此前该局曾调查过包括洛克比空难在内的多起震惊世界的空难事故。

《环球时报》记者24日先后联系了这两家总部位于英国的机构,但它们都不愿透露更多信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