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中共反腐大老虎 成焦点的人到底是谁

连日来,得知刘汉、刘维特大涉黑集团被公诉的消息,四川成都、绵阳、广汉等地受害人家属及群众纷纷拍手称快。他们表示,该涉黑集团的覆灭,表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人破坏社会法治、损害群众利益,必将受到法律严惩。

截至去年3月,刘汉被抓前,他名下的四川汉龙集团已发展成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资产达400多亿元。

刘汉一好友王军(化名)说,刘汉能聚敛这么多财富,除了“打打杀杀”的争抢外,还与其深厚的政商背景相关。

王军说,2001年,刘汉遇到“贵人”,得其帮助。当年,刘汉被列为公安机关查处名单,其花巨资攀附上某位领导,将他从查处名单上撤除。此后,刘汉通过资本运作迅速把产业扩充到外省、外国,建立了矿业帝国、资本帝国。

刘汉关系网

王军说,刘汉与领导搭上线后,变得更为低调、谨慎,很少在公共场合出现。王军随后少数几次与刘汉会面,感觉到了他的变化。“言语之间连省里的官员也不放在眼里。”

刘汉,这个一年前曾神秘消失的富豪及其马仔近日因涉嫌多项罪名被提起公诉,连日来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在长达十余年时间里,刘汉等人倚仗恃拥“保护伞”,使用暴力、恐吓,长期垄断一些地方的房产、矿产、建筑等行业,严重扰乱市场秩序。他们有自己的“军火库”,藏有枪械,甚至手榴弹,多年来持刀举枪犯案数十起,杀死9人,涉嫌21项罪名……劣迹斑斑、罪行累累的刘汉犯罪集团横行当地10多年,财富暴增。这种现象着实令人震惊,令人愤慨!

刘汉这群污合之众之所以能坐大成势,除了涉黑犯罪集团自身的穷凶极恶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当地一些党政和司法机关人员充当“保护伞”,本次提起公诉的就有3名政法干警。刘汉犯罪集团居然能让有的政法机关工作人员提供武器、有案不查、压案不办、毁灭证据、重罪轻番能让不按自己意思办事的县长“下课”。透过这些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可见刘汉犯罪集团的“保护伞”之大、“关系网”之宽、淫威之强真的以想象,如果没有中央反腐打黑的坚定决心和雷霆手段,刘汉犯罪集团不知还要继续作恶多久,还会带来多大的危害。这也再次提醒,要彻底铲除黑恶势力,就必须严打“保护伞”,严打各种腐败。

2013年8月,刘汉被捕后接受警方审讯。

严打黑社会团夥,更要严打充当背後“保护伞”的“苍蝇”和“大老虎”。刘汉案一经曝光,随着媒体报道的深入和网民的持续关注,案件背後的大老虎已若隐若现。就在昨天,《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反腐打黑除恶务尽》,文章中已经暗示随着案件的审理,刘汉背後“保护伞”即将公之于众。

“多行不义必自毙”。刘汉涉黑犯罪集团被摧毁,其背後关系琏和“保护伞”也即将公开,我们有充足的理由相信,本案涉案人员只要是做了违法犯罪的事,就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刘汉案也再次警醒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要牢固树立法律红线不能触碰、法律底线不能逾越的观念。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社会主义中国,无论什麽人,无论有什麽样的身份,只要触犯了法律,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刘汉案背后的“大老虎”即将出现,我们拭目以待!

在四川省内外,很多人都知道刘汉是“有大背景、大靠山”的人物。这使得刘汉的敛财之路更加畅行无阻,甚至能够左右当地人事安排。对于能带来利益的官员,刘汉可以帮忙提拔升迁;对于挡他财路的干部,不择手段予以清除。广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说:由于刘汉在当地政坛这种极不正常的超能量,被称为“第二组织部长”,干部想进步,找刘汉比找领导还好使。

随着刘氏兄弟黑恶势力的垮台,这“贵人”也将随之浮出水面。

其实,所谓“贵人”,就是人们常说的“保护伞”,即黑恶势力背后的腐败分子。此案中一同被提起公诉的,还有原德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政委刘学军、原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处长吕斌和原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刘忠伟。当然,要支撑一个资产数百亿的“王国”,这三个人显然还够不上“保护伞”的级别和真正的“贵人”。笔者相信,刘汉涉黑犯罪集团被摧毁,其背后的“贵人”也将随着案情的进一步审理而公之于众,并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人们对此拭目以待。

情况再一次表明,一些地方黑恶势力的发展,已不简单是刑事犯罪,而具有更深刻的社会背景。从近几年所铲除的黑恶势力的一些案件看,几乎在大多数黑恶势力的背后,都有一张渗透到一些党政机关或执法机关的关系网。黑恶势力凭借这一张张关系网、一顶顶保护伞而得到巩固和发展;关系网、保护伞在黑恶势力的巩固、发展中也越来越坚固,致使黑恶势力与某些社会腐败现象勾结在一起,沆瀣一气了!

公安机关收缴的刘汉、刘维等人非法持有的弹药。

各种类型的犯罪团伙和集团要生存、要发展,必然向黑社会势力犯罪演变,必然挖空心思、千方百计向党政机关和执法部门渗透,编织一张张关系网,寻找一顶顶保护伞。一些蜕化变质、腐败堕落的党政干部和政法干警往往一拍即合,使许许多多犯罪分子利用他们的权力,庇护恶性膨胀、危害一方的黑恶势力。正是在各种关系网和保护伞的推波助澜、助纣为虐的作用下,一个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集团横行不法,为非作歹,肆无忌惮!

因此,每打掉一伙黑恶势力,就有可能揪出一批腐败官员。腐败现象与黑恶势力勾结互动,在黑恶势力操纵、雇佣腐败官员,达到犯罪目的的同时,腐败官员也同时操纵、雇佣黑恶势力,以达到自己经济或政治上的目的。

公安机关收缴的刘汉、刘维等人非法持有的弹药。由警方提供的视频截图

据杨雪和团伙核心成员供述,近年来,刘汉的关系网随着经济实力的扩张水涨船高,从最先起家的广汉、德阳,辐射到绵阳、成都,乃至北京。尤其是有了省政协常委的身份后,他结交的官员级别已非普通富豪所能比。为拉拢腐蚀官员,刘汉不惜重金铺路。在黑金撑起的“保护伞”下,刘汉黑社会组织不仅攫取更大的经济利益,也捞取到各种政治身份。刘汉本人是连续三届四川省政协委员、政协常委,孙某是四川省人大代表、绵阳市人大代表、德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刘维在广汉是众所周知的“操哥”,竟当上了2008年奥运火炬手。

刘氏兄弟黑恶势力滋生的关键在于一些地方政府管理职能缺位和效能低下,刘氏团伙便趁虚而入,找到了生存的空间,並不断发展壮大自己,横行霸道一方。因此,黑恶势力犯罪突出的地方,往往是有腐败分子为其撑腰,地方政府组织软弱无力,在群众中失去了威信,或对涉黑犯罪认识不清,打击不力。

刘汉黑社会性质犯罪一案也再次提醒我们,要彻底铲除黑恶势力,就必须严打“保护伞”,严打各种腐败。也就是要把打黑除恶同深挖他们的后台和“保护伞”紧密地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背后的腐败分子,做到除恶务尽,实现社会治安明显进步,这也是党中央在新时期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因此,对黑恶势力后台和“保护伞”要严厉打击,只有打掉“保护伞”,才能真正做到除恶务尽。

正值"大老虎“案收网之际,网络再次疯传前重庆公安局长文强死前说的的十一句话,真实写照了官场的黑暗。

文强(1956年1月29日-2010年7月7日),四川省巴县(今重庆市巴南区)人,文天祥二十七世孙,前一级警监,原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正厅局级侦查员,重庆市司法局局长。

2010年7月7日,文强是第一个执行死刑的正厅局级公安局长。

1.“我已经想清楚了,我参与过和知道的事情太多,我要是不死很多人就永远睡不着觉。不杀我后患无穷。我死对他们更有利。我是可以把他们拉下水陪我一起去死的。但那就要把我老婆孩子一起赔上。都说我是个恶魔,但我为人父,为人夫,还不至于对自己的家眷那么狠毒。很多人巴不得我文强马上去死。我会的,但有几句话在我走前要讲清楚。 ”

文强在监狱中的罕见照片

2.“都说我贪污那么多的钱,玩了那么多的女人。我不否认这些。我想说的是,这怪我也不怪我,当然我的责任更大。不管谁放在我那个位置上都会贪污那么多的钱,玩那么多的女人,甚至更多。那些女学生我不去玩也是别人去玩。说我文强强奸,我那算强奸吗?我有把人家奶头给咬掉吗?我有把人家扔到楼下去吗?我不过是按照游戏规则做了点圈内人人都做的那些事情。”

3.“谁不明白,如今一个干部要是不贪,不色,谁敢相信你,重用你?你工作干的再好也没有用。全国像我这样的干部不说有几百万至少也有几十万吧。单单把我一个文强搞臭、杀掉,又解决什么问题?”

4.“我还要说的是,老子从巴县的一名小片警做到直辖市的公安局副局长,不是靠贪污一路走过来的。老实说我文强比那些整天拿钱不做事的干警要强一万倍。我是工作在前,贪污在后。”

文强在监狱中的罕见照片

5.“我文强充其量只是个公安局副局长,却能在重庆为所欲为,是谁给我为所欲为的权利呢?我的上级都干什么去了?又是谁明明知道我做的那些事却假装不知道?”

6.“既然不让我活下去,我就豁出去把一切都说白了:我贪的远不止那些钱。其余的都到哪里去了?我是拿过人家的好处费,但我替那些人办的事情有些是我自己办的,有些还要托别人办。托别人办事情没有钱行吗?那些拿过我的钱的人和送过钱给我的人如今都在带领老百姓参观我贪污的那些证据。我不否认那些证据的真实性,但你们要是也去那些人家里搜搜,就会觉得我那点儿赃款、字画拿到他们家里恐怕人家会嫌寒酸的。”

7.“我文强也是读书识字的。以前北京菜市口砍头也有很多的民众拍手称快。可这拍手称快后还不是一切照旧?中国人几百年变了吗?我看什么也没变。杀了我不过封了我的口,这能封住贪污腐败的源头吗?昨天重庆大街上有很多人放鞭炮。当年我办了张君案后重庆不也是大街小巷放鞭炮吗?我看三年后他们还要不要放鞭炮。到那个时候那些出卖过我的人恐怕会念叨我的好处了。到那个时候那些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就会觉得还是我文强好一点。”

8.“有些老百姓恨我没有替他们惩治罪犯,沉冤昭雪。也许我走前该给他们道个歉。有些案子我要是不去收那些人的钱替他们摆平,那些人就要把钱送到我的上司那里,最后要把我摆平。这都能怪我吗?我跟那些百姓有什么仇?我会无缘无故地加害他们吗?他们是受害者,难道我文强就不是受害者吗?”

9.“我文强30年前有没有拿过一分钱的贿赂?当年他们说我是英雄,我其实只是在卖力地工作而已,但他们叫我当英雄我就不能不当。现在他们又说我是罪犯,我敢不去当这个罪犯吗? ”

10.“现在的官员比国民党还坏,我不过是其中一员罢了。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是这个社会,这个制度。我说这么多并不是要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别人。我还是负主要责任的。 ”

11.“要是当年我不从巴县调出来,留在那里安心当一个小片警,我的今天就不会是这样。贪图功名利禄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我死后我的孩子就不要再姓文了,改姓别的,子子孙孙以后再也不要从政,不要当官,远离功名利禄。平淡、平安才是福。”

2014年反腐大老虎是谁?不少人在贴吧里竞相猜谜:猜猜周元根是谁?当这一话题被疯传时,大家都用“嘿嘿,你懂得!”来表达其背后的深意。据不少传闻称,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老虎或已经被软禁,坐等中央公布结果了。

可以肯定的是,中央目前对于反腐已经是下足了决心和定力,在2014年,中央将会揪出大老虎,而大老虎是谁目前已经在坊间传言已久,更有群众甚至直报其姓名。就目前的反腐局势来看,中央正在一步步收网,而这个人终究也会被揪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