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没有救活他很难受

23号,天总是阴着脸一副哀愁的样子,到晚上7点半雨越来越大。我正准备收拾好回家,突然电话铃声响起,不知道什么原因铃声特别的刺耳响得心烦,接通电话没看什么人的号码就\不耐烦的问;什么事?那头传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哭喊声;快来救人啦,车掉到塘里了,电话里还有不少人的吵杂声。我一听就知道是什么事了。他们几台车刚离开我处,我也知道掉在什么地方,我对我工作的这里环境太熟了。边冲向汽车边喊两个朋友,快走,随我救人去。

岸边围了一些人,天黑看不清楚我把车停在塘边(补充下;我也差点把车开进塘里了,心急,开太快了)远光灯开着对准塘中露出的几个人头。我搞不清楚落水的人怎么离岸这远,塘深处有十来米我是清楚的。车门也没有锁就往水里冲,听同来的朋友提醒我;快把衣服脱了,我又上岸最快的速度把衣服鞋子脱在车里。冲到水里游了十来米遇上两个同事托着一小孩往回游了,说实话我的游泳水平还不错回车脱衣耽误了下,否则应该是我游在最前面的。说明我两个同事也没有半分犹豫就冲进水里。我怕他们体力不行就合力把小孩先送上岸。孩子没有气息。我懂点人工呼吸的救急(以前我在一个大工厂工作常出安全事故,所以单位办过救急、抢救等培训)我给孩子做人工呼吸,孩子妈妈在身边撕心裂肺哭喊,又跑到池塘边哭叫。这时我才知道她的老公还在池塘中的车内。我心里想;不管怎么样我得把孩子救活,否则他妈妈会失去两个最亲的人。我一边含着孩子鼻子吹气、吸气,一边祈祷;可怜的孩子你得争气,你得活,你一定要活,否则你妈妈会没有命的(我也是孩子的父亲,我知道父母把孩子生命看得比自己都重)我呼吸了一会又在孩子心脏处做按压运动,心里数着;一二三,一二三······。孩子没有丝毫反应,身边围了不少人,其中有位老农70多了,平时对我很好我也尊重他。他提来一口铁锅让我把孩子俯卧在锅底上压孩子的背。这个救落水人的方法我见过也听过不少,不知道为什么可我就信我所学的那点皮毛,其实我都没有实践过。我急着发火一脚踢开他的铁锅大声吼道;都给我走开!(现在想来我对不起他的好心)我又重复做呼吸,孩子体内一股黏液再一次吸到我的口里分不清这是多少口了。我吐了接着呼~吸,呼~吸。当我再次停下做心脏按压时发现孩子口里冒出了不少食物,我试着把下孩子的脉搏,也许我从水中出来又没有穿衣手冻得发麻根本就没有脉迹。孩子妈妈又从池塘边回来一声声哭孩子。我说别哭,孩子没有事,你快叫他让他醒来(我知道这是安慰她)但我还是接着做呼吸······。累了我停会想看看孩子反应,我这次用耳朵贴在孩子心口上听,有心跳了,有心跳了,我自己心跳得更快。是喜悦还是自己成就感分不清楚。不管怎么样看到一个就要逝去的生命,尤其是那么鲜嫩的生命,当自己把他从死神手里夺过来是多幸福多满足阿!这将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当母亲生第一个孩子般的幸福是不是这样呢?但我做父亲时没有这般幸福。我怕是自己的错觉,我再次把耳朵贴在孩子瘦嫩的心口上。这次没有错,千真万确的听到孩子的心跳了。我对哭着的孩子母亲说;快把衣服脱下给孩子裹着,把孩子湿裤子脱了。抬头对户主说;请给被子包着孩子,户主半天找来一床不用的发黑发霉的棉被包着孩子。不能怪他们,农民还很多都这样。他们很贫瘠,就是富点的都只是物质上的。我爸爸妈妈也是农民所以在这里我敢这样说。(但我爸爸妈妈在世遇见这样事肯定不会犹豫,会拿自己现盖的,不为别的就为顺手,而不会去找半天)我接着含住孩子鼻子捂住孩子嘴,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送气吸气,这次很轻柔均匀。灯光下孩子脸色有了点血色。我离开他了,池塘边还人声嘈杂,池塘里还有人。

我到池塘边时岸上又捞上一个人。我认识他,我喜欢他。虽然我和他交接不多但他儒雅,英俊给我印象很好、很深。在我同事的同学里就他给我印象最好,听说他还小有成就。我一握他他身体还软的。这次我更有信心,我想我能让他活过来。他平时戴的眼镜不见了,我含住他的鼻子时才发现他鼻子是那样大。又是一口又一口的黏液被我吸人自己口中。我压他心脏时才发现他胸膛是那样宽厚,是那种足可让妻子感到安全,让孩子感到温暖的胸膛。从他口里一股一股冒出黏液,黏液中还没有消化的饭菜一股股往外涌。我按压了一会胸口停下对身边他的同学说;你来按压,我做呼吸。我简单的说了下要领就含住他的鼻子接着做呼吸。他同学在按我的办法在努力做着。他妻子在哭叫,他其余的同学在旁边喊;潘~你要挺住,潘~你要醒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救护车来了,车上下来个医生扯开他的眼睛用手电照了照,又拿听诊器在他心口上听了听。我问;医生有救没有?医生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也许没有回答我。接着人们和我把他一起抬上救护车。说下救护车,很不合理,设计太差。抬了几次才抬进去,太窄短了。车在路上开我对医生说;请帮按压心脏,我做呼吸,他不能死,全家都靠他呀!医生的手法分明比我更熟练更专业,我在含着潘~鼻子做呼吸时医生也没有指点什么。也许我做得对吧。停下歇气时我问;医院里准备好了吗?回答是肯定的。到医院了我知道希望更大了。看着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把他抬进去我一下瘫了,站了几次没有站起来,身体发软。司机开车进车库时发现我还没有下车,我说麻烦扶下我吧。进医院时我才发现自己就穿条短裤,三月夜里的风雨吹得我发冷。有人说你去床上被子里吧。我就想看着潘醒来,下车时他心还是热的。我挤进抢救室看见几个医生把器具插在他口里。医生把我推出急救室,我就在隔壁房里用被子裹着身体。这时发现潘的妻子也在这屋里,她和潘同车,水里爬上来的。我对她的朋友说;让她换了衣服吧,被子裹着湿衣服不会起作用。她朋友说;麻烦你出去回避下好吗?我这时发现空气里还这样冷!我说我背过身就是。(女人太天真也幼稚!什么时候了还顾忌这些,我心里想。)

潘同学从外进来,我问:他醒来了吗?他们同学满脸疑重的说;他走了。旁边床上潘妻子一声惨叫晕死过去。又是一片嚎叫;快来救人,快来救人!我是知道这女人死不了,但很长日子她会生不如死,这长夫妻就这样阴阳两隔谁受得了。医生一掐人中她醒了,接着是撕心裂肺的哭叫冲击我的心·······。前时救活小孩的幸福和成就感被这痛苦的哭声撕得粉碎。我得离开了,我难受死了。

我穿上家人送来的衣服我得回现场去,听说还有人没有打捞上来。租车到现场时消防队战士已经把尸体捞了上来。来了灵车就我和灵车司机把他抬上车去。抬了几次没有抬动,这时逝者亲戚来了个人帮了我一把才抬上去。(这里人情冷暖我不说,我只爱看人善良美好真诚的一面。因为这对我有好处会让我阳光!但我忍不住还想多写一笔;我请求过人帮我抬,而且他是来的警察。算了,屁眼大的地方稍多个字就会知道是谁。我心里骂;政府白养着你这人,但愿你家不出事。马上又想;也许他对尸体有顾忌,原谅他吧!警察也是人。

抬逝者时我特意看看逝者长什么样子。因为对他们我知道些名字但对不上号。他脸被衣服盖着,我拉开衣服一看;一张很标准很憨厚的脸,老实丈夫,尽职父亲的脸。我对着黑夜的雨幕大喊周 ~你走好!如果有灵请保佑你的妻子和你孩子!他亲人们一声声痛苦的哭叫声都被这黑夜的雨声掩没。我心里暗道;~ ~如果人有来生你别再做人,人太多苦难!太多无常!

还原下事情;我同事一班同学周末聚会后往家赶,几台车在前面走了。出事车是倒数第二台车,车上坐了四人,两口子另加一对父子。救出的是搭车父子中的孩子、和车主妻子,车是车主妻子开的。如果是最后一车出事那就全完了,因为报信救人的人也没有。车冲进塘里车进水,车头投下,后面车三男一女,女的丈夫孩子在出事车上。被我灯照着在塘里露出的几个人头是后面跟着车里面三个男的,是他们最早跳进水里游到出事车边砸开玻璃捞着三个人站在车尾上。他们肯定是没有力气游上岸了。我们后来的三个游去接的人。

现在回想起来后怕,我们没有搞清楚情况就冲进水里救人,天冷、天又黑很容易出事,自己救不了人还会送了自己的命。提醒朋友遇见这样事要冷静。女的是不敢下水,男的胆小犹豫也没有下水,不认识的没有下水。这些都不怪人家,但在岸上同样可以救人的,如果冷静的话会比我们冲进水里的作用还大。在岸上可以找到有浮力的东西往水里丢。比喻我们在救人时塘里先下去的三个人喊了很多次;拿救生卷来呀,拿救生卷来啊!在野外一时哪里有这些。我们就知道急着往水里冲进去了。经过几次来回我才清醒了叫人丢门板下去,我在抢救孩子。现在想不是抢救孩子的时候我在水里也没有想到这些。其实岸上人家,家家都有桌子,楼梯,能有浮力的东西很多。后悔啊!岸上的人也就知道看热闹也没有想到这些。要是得当我想事故会小得多。事后听人说;潘是最快从车里出来的,他出来又去救他妻子,用自己命换了妻子活着!按当时情况车外已经有四个会水的男人,身边有楼梯,门板之类保护。拉一个出来就躺放在上面,救人者也可以扶着它歇气,这样自己也没有负担,会更有力气去救还困在车里的人。几分钟后我们三个赶到加入进出把握就更大了,生的希望也大了很多。事总是没有假如了。两个壮年的生命在这短的时间从我手里滑落我倍感生命的脆弱,人世悲凉!活着就珍惜!生命一去不回!

逝者已去!我不知道自己打这段文字是否有意义?也不知道自己写这些文字里有两条人命是否道德?救人时受凉感冒了,头痛睡不着,满脑子还是逝者的样子,口里总感觉到做人工呼吸时吸进的酸腥臭味。所以反其道行之起来回忆这过程。逝者安息吧!活着的,和看我文字的诸君请记住;人生到处无常,活着什么都好,什么都有希望!多善待自己,宽容的去待事待物!人还不如草,草死还会发芽;人说没就没人了。

2014年三月26日晨三点

本文内容于 2014/3/29 0:44:39 被不是兵哥哥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