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北京爱情故事

文/吕伟明

京城几乎每天都有霾,早晨在阳台上远眺,每次都觉得自己视力下降,连太阳在什么位置都只能靠推理。在这座非要等到云开雾散才能发现春暖花开的城市,能与我多年保持侃大山的约会的,只有赵婴齐、高年和卫南三个在潭柘寺结拜的兄弟,每个月最后一个星期六的聚会更是雷打不动,风雨无阻。中年男人的共同话题,除了欧洲经济力量、美国的“两洋战略”、原油标价之外,总是不期然奔向一个意料之外的目的,往往由一个引子开始,续第一杯碧螺春之后,模仿了罗素的哲学方法,去掉一切不必要的杂质,把剩下来的切成不能再分的小块,看看到底保留下什么,最后找到的就是所谓的“感觉材料”,也是最确实可靠的东西。许多个迷茫的日子,就是这么层层深入,最后一起恍然大悟。

春节以后,我的工作担子重了一些,失眠成为常态,凌晨3点钟往往最精神,拿着一卷《金史》,从阿骨打一直翻到卫绍王,仍然了无睡意。次日开会直到过午,却目不交睫,精力充沛,连我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高年来电话,通报周末聚会的时间、地点,我随口问今次话题,高年说:醇酒、妇人。窗外,风在楼群间吹着响哨,似呜咽又似怒吼。

赵婴齐

赵婴齐当年是北大法律系的美男子,和同学百灵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儿。两个人在大学里如胶似漆,羡煞众人。他们相约一起考研,不料百灵失利。赵婴齐托关系把百灵安排在中央电视台。当时他忙于做几个导师的课题项目,经常出差,百灵和同学高年的女友孟家芸合租一个公寓,当时的百灵整天惦记在空中飞来飞去的婴齐,而婴齐有时也向高年一吐衷肠:假如我的飞机掉下来,百灵可怎么办?两个人就像是比翼鸟、连理枝一般地相爱,连高年和家芸都心有戚戚焉。

可是有一天,家芸悄悄告诉高年:百灵在外面有人了。她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开着一辆奥迪,不时接送百灵上下班。高年当然不信,还斥责家芸少见多怪。不久,婴齐回京,去中央电视台找百灵,朋友却说她已经辞职了。婴齐打百灵的手机,不通。那一周,是婴齐最颓废的日子,高年找到他的时候,房间里滚动着十来个空啤酒瓶,床边摆着满满一大烟灰缸的过滤嘴。那天晚上,婴齐醉了,如果不是突然接到百灵的一个电话,他肯定哭天抹泪地擦高年一身鼻涕。

百灵解释说手机坏了,现在借用朋友的手机打电话,说约一个时间见面。婴齐激动地语无伦次,放下电话,换了回护的语气,对高年埋怨道:这孩子也太不小心了。高年看看婴齐的神态和满地的狼藉,欲言又止。几天后,婴齐叫着高年和家芸,一起在朝阳门外的星巴克等百灵。她还是美得光彩夺目,在众人面前依然那么柔顺乖巧,对婴齐解释说不喜欢电视台的氛围,和同事吵了架,就辞职了。百灵如小鸟依人,婴齐一脸爱怜。

不久以后,婴齐再次出差,百灵突然搬了出去,婴齐回来后再一次寻找百灵,这次电话畅通,百灵说体谅婴齐工作辛苦,养两个人不容易,就到首师大找了一间宿舍住,既安静又便宜,在这里复习,准备考研。婴齐被感动地一塌糊涂,忙完导师交代的工作,买了一大堆零食去找百灵,当找到她所说的那间宿舍,室友说她确实来住过,但是只住了一天。百灵的手机再也没打通。

三个多月以后,高年突然接到百灵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哭诉,问婴齐的近况,说非常想念他。高年转述给婴齐,问他见不见,婴齐苦笑着摇摇头,说:还是不见了,她伤我太重,我的心已经启动了自动保护程序,她,已经不在我的心里了。从此,百灵就断了音讯。若干年后,婴齐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娶了一个法国太太,生了两个混血儿,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当再次谈起百灵时,已是云淡风轻。爱情只是一场梦,有些人却总是睡过了头。好在婴齐醒得早,没有蹉跎岁月,最终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归宿。

高年

元旦以后,高年带一个80后女孩参加我们的聚会,她的名字叫纪真。我们谈天说地之际,总能注意到纪真始终用一种充满崇拜的眼神看着高年。不出所料,高年正在准备和家芸离婚。

高年是大学教授,纪真是他的学生。家芸研究生毕业以后一直在司法部门,前年因工作业绩出色,调入中直机关。据高年陈述,他和家芸已经超过三年没有夫妻生活。按此陈述,我们的第一反应是家芸有外遇,可高年摇摇头,说绝无可能,婴齐想了想说,家芸作风正派,的确不可能在外面把持不住。那么,肯定是你的问题。

高年语气沉重,说这么多年和家芸白手起家,苦日子都尝过了,女儿也大了,人到中年以后性格定型,最初的温柔娴淑都被鸡毛蒜皮的琐碎年华打磨光了,两个人在一起越来越话不投机,整天吵架,在北京先后搬了三次家,每次都因为争吵的分贝太高而被邻居找上门来,以致于每当下班回家,他把车开到楼下都不愿出来,一直等到天黑,估摸着她和女儿吃完晚饭再下车。

我问:有没有分析过自己的原因?是不是自己有需要改进的地方?要不然为什么会争吵这么多年?高年叹一口气,答道:家里所有的收入都给她,两边都有老人,公婆在北方,岳父岳母在南方,每个春节轮流团聚,年纪大了,难免出现审美疲劳,她的性子越来越倔,一有分歧就寸步不让,去年父亲突发心脏病,我是长子,理应由我出钱护理父亲,但家芸把家里的钱捂得紧紧的,逼得我到处借钱。从那以后,我基本上住朝阳那边的房子,不吵了,心也凉了。

婴齐问:现在纪真比你小十几岁,等你年老,她还风华正茂,难道将来你们就肯定没有代沟?如果将来她变了,你怎么办?高年没有正面回答,反而说起父母的往事。高年的父亲当年做为北京知青,去大西南支援三线建设,在工厂里与一名女同事一见钟情,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组织上把他调往中原腹地参与其他工程,就此短了联系。文革后,高父返京,与父母中意的老同事的女儿成婚,妻子虽然相貌平平,却任劳任怨,深得二老欢心,而高父却心有所属,一直想离婚,去西南寻找自己魂萦梦绕的女子。时间就在父母的压制、妻子的沉默和儿女的喧闹中无情逝去了。多年后,母亲临终前告诉他,那个女子曾经寄了好多信来,但当时客观环境不允许分隔两地的他俩自由恋爱,做为父母,不能看到他俩都为此误了终身,只好把信件都烧成灰烬。髙父欲哭无泪,然而更意外的是,等送别二老以后,沉默了大半辈子的妻子突然提出离婚,并且离开北京,搬到广州的女儿家居住。髙父晚年遭遇如此重大的打击,一病不起。

高年说:父亲虽然不爱母亲,但大半生的朝夕相处已经成为习惯,晚年母亲突然离婚,而且决绝到底,让父亲痛彻心扉。我和家芸一起奋斗十几年,现在虽不是大富大贵,家境还算殷实,可这么多年我尝试着和她交流情感,她最好的时候能够维持半小时不发火就不错了。我害怕未来会重蹈父亲的覆辙,害怕自己的晚年更加水深火热。纪真对我温柔体贴,懂事,我虽然不知道未来如何,但我不能对不起她。

我们问起他的安排,他说女儿随母亲,现在女儿已经9岁,冰冷的家庭关系对她的成长不好,与其在一起针尖麦芒般对立,摧毁女儿对爱情的信心,还不如退出家庭,让女儿独立成长。我尽我的抚养义务,即使女儿将来恨我,我也问心无愧。有些事,不是不在意,而是在意了又能怎么样?人生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当初选定的爱人是可爱的蝌蚪,后来却长成青蛙,颜色变了,容貌变了,整日聒噪,其奈我何?

卫南

卫南是货真价实的情圣。他从少年到中年一直爱着一个女子,最终这个女子成了他的前妻、他女儿的生母。相逢与遗忘,他们彼此都成为岁月中的风景,就像有个哲人说的那样:人这一生永远不会知道,谁哪次不经意的跟你说了再见之后,就真的不会再见了。

卫南经历了一个从草根到富豪的坎坷历程。离婚后,爱上贺尔晴,成为让他人生如梦初醒的一根针。有尔晴之前,他相信有情饮水饱,有尔晴之后,他相信富在深山有远亲。在北京,没房没车没积蓄,想让一个女子对你钟情,而且一成不变地对你好,简直是痴心妄想。因此,卫南在尔晴之前,还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此后,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者。然而,卫南在最关键的转折期,的的确确需要天时地利与人和,他虽然胸怀大志,但等到得偿所愿,必须要等待风云际会的一瞬间。对卫南而言,等到这一刻其实不久,只用了一年。然而,一年间尔晴和他有了越来越多的隔阂,那时每次聚会,我们都能看见卫南越来越憔悴,白发也越来越多。

卫南的计划很完美,人脉很完美,资源也很完美,只是需要时间。他这个精通摹状词理论的哲学家下海,从零开始,给尔晴展现的一直都是灿烂的愿景。终于有一天,尔晴厌烦了,说他是屌丝,是穷鬼,是忽悠,说他整天做白日梦,说他是伪情圣,质疑他在拖延时间或者根本不可能有多大出息。尔晴的论据是,假如卫南心里只有她,那么就不该有女儿的位置,如果证明只爱她,就把女儿送给别人,不让她做保姆。卫南告诉我们,那时我女儿将满周岁,我已经给她找了一个我素来景仰的红颜知己做干妈,干妈对女儿爱不释手,承诺把女儿养大,而且女儿正在祖父祖母那里承欢膝下,成了老人晚年的精神慰藉。当时他告诉尔晴,如果把女儿送走,我还没有积蓄,想当然仍然不能娶你,我已经人到中年,即使把女儿送人,又必须经历一段时间的孑然一身,对上对下都无法交代。更残酷的,是安全感裹挟着尊严和自信流失得干干净净。如果每夜袭上心头的只剩下这种感觉,他将一事无成。

他们不断地赌气,不断地和好,不断地在原地转圈儿,每一次都是尔晴赌咒发誓要决裂,每一次也都是尔晴自己回来。我们问卫南:如果从一开始,两个人从真实开始,那样可能会好很多,用不着告诉她那些遥远的梦想,因此也不至于让她一次次失望,最后成了致命伤。卫南答道:那是因为我不相信这个纸醉金迷的时代,我有信心为心爱的人准备一个最妥帖的归宿,但毕竟时间不可控,在这个花花世界,在这个离婚率高达四成的北京,谁能保证人心不被沾染?都说只要一个人愿意等待,另一个人才愿意出现,可是出现了,我如何能让她安心等我万事俱备?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只剩下梦想。如果连梦想都没了,我才是真正的一无是处。我当年唯一拿得出手的,只是自己宏伟的人生计划,希望她能在意我的努力,有信心陪我一直走下去。然而,尔晴感觉前途越来越渺茫。有一天,她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想生个孩子,再耗下去,年纪就大了。若干年后,卫南说:那个说完分手,还站在原地不动的人,才是最放不下你的人,尔晴是我一生中的无价之宝,虽然那时我很穷,但她的眼泪每一滴都是真的。我也是她这一辈子最疼她的男人,对我来说,没有其他女人有任何可能取代她的位置。

70后是敢爱的一代人,他们不像80后一样左顾右盼,更不像90后的绿茶婊一样纵情声色,他们如果选择堕落,会有坠入地狱的恐慌;他们如果选择滥情,他们会更加孤独。所以,他们认为最靠谱的事情,还是有一个根据地,有一个毕生所爱的女人。而70后之后的女子,最大的骄傲其实并不是她的样貌有多美艳,姿态有多妩媚,而是她的男人有多么疼她。疼她,并不是男人愿意大把为她花钱,然后人老珠黄之后打入冷宫;疼她,并不是荒废青春岁月,一辈子让她营养不良。有志气的男人,会把自己的爱人变成最幸福的女子,他们有生之年最大的心愿,其实一直都是所有誓言一朝成真。

那年春天,尔晴关闭了所有的网络工具。三天后,卫南的第一桶金瓜熟蒂落,从此开启幸运之门。世间事,种豆得豆,种瓜得瓜,所有的道理其实很简单,只有愿意去相信,才能得到你想相信的,那些半生都在恋爱和失恋的人,不过是因为时间和人的搭配总是不一致罢了。对的人终究会相遇,只要让自己的人生足够美好。

聊了一夜的醇酒、妇人,我们不由相视一笑,以醇酒妇人自戕是公子无忌的消极避世之法,两千年后的我们正在盛年,大可不必消沉。我们知道,人生永远都不会辜负我们,那些曾经转错的弯、走错的路、流下的血汗、镂刻的伤痕,全都让我们成就了独一无二的自己。如卫南所言,我们在一起追求的是确定性,这也是罗素研究数学和哲学的动力,形而上学的高谈阔论算不上是真知灼见,不如集中精力去解决个别问题。我们一生中,有些问题往往成为死结,这死结如果解不开,可能就会成为生死局,所有的运数都被束缚在此,但如果解开了,就会时来运转,天地皆同力。

北京是中国梦的发源地,这座城市承载了全国精英人物的野心,也附着了一代草根的狂想。虽然中国梦大象希形,但或许会和当年苏加诺的演说:“我要继续工作,使全亚洲的民族都能成为独立的民族,使全世界的人类成为一个具有人道主义的人类。”话音刚落,苏加诺本人却已身陷囹圄。我认为,真正的中国梦就是自强不息,哪怕是身处逆境,哪怕是屡战屡败,只要豪情不泯,志气不灭,青山仍在,人生迟早都会卷土重来。而最完美的爱情,就是在人生起伏之际忠贞不渝,生死相随,你输,我陪你东山再起;你赢,我陪你君临天下。只有这样的爱情,才配在帝都开花散叶,才能最终成就一段不朽的传奇。

2014年3月25日23点10分

----------------------------------------------------------------------------------------------

[情感征文]现代社会,我们究竟有多少情感问题?

古人云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今人云世上哪有真情在 有一块赚一块。随着国民在感情问题上越来越开放,网上的相关话题也越来越多,比如:处女情结;是嫁给人还是嫁给房;老外爱嫁/娶中国人;螺钉与螺母的故事;小三的社会价值;中国性开放程度已超美日。。。等等。对于类似的话题,你或你身边的人有没有过亲身经历?对于类似的观点,你有没有自己的见解?来发帖说说你(或你身边的人)的故事/阐明你的观点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一名

Stanley经典便携酒壶

奖品预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等奖3名

龙牙第二代户外战术腰带

奖品预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等奖5名

铁血定制变色马克杯

本文内容于 2014/3/26 10:59:42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