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南沙海战:越军损失三舰 4100吨登陆舰遭重创 – 铁血网

1998南沙海战:越军损失三舰 4100吨登陆舰遭重创


今年(2012年)6月中旬,国务院批准撤销海南省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沙群岛办事处,设立地级三沙市,管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此事标志着中国南海战略出现转折。

越南不但对中国设立三沙市予以“强烈反对”,其国会还通过《越南海洋法》,将中国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包含在所谓越南“主权”和“管辖”范围内,并派战机飞往我南沙群岛进行所谓的巡逻和侦查任务;菲律宾则在南沙群岛的帕加萨岛(即我中业岛)上建起一个幼儿园, 还在幼儿园操场上插上了一面菲律宾国旗。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的这些近邻,正不惜一切代价与中国抢夺南海资源。

事实上,中国从来不惧怕任何外来势力。1974年1月中国在“西沙海战”中教训过越南共和国(南越)并一举控制了西沙全部岛屿。1988年3月,中国与越南为争夺南沙岛礁,还爆发了一场小规模战争,史称赤瓜礁海战,又称南沙之战、“3·14”海战。在这场海战中,中国仅以24人受伤的微小代价,取得了击沉越南海军舰艇2艘、重创1艘,歼敌74人、俘虏40多人(也有说法称歼敌近200人、俘虏9人)的重大战果。并收复了南沙群岛6个岛礁,填补了中国大陆对南沙群岛实际控制的空白点。

1988年的赤瓜礁海战又称南沙之战、“3·14”海战,是中国与越南为争夺南海岛礁的一场小规模战争。我最高统帅部关于南沙之战的基本方针是:不示弱,不吃亏,不丢面子,不打第一枪;如发现敌占我岛屿,强行将其赶走;南沙斗争既是军事斗争,又是政治斗争和外交斗争,要严格掌握政策。

战争爆发于1988年春,事件的起因是1987年3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会第14次会议决定,由中国在南沙群岛建立第74号海洋观察站。

永暑礁建站

南中国海诸岛,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无论从历史还是从现实,都是中国的神圣领土。其中的南沙群岛,古称“万里石塘”,西方国家则称为“斯普拉特利群岛”,总共有230个岛屿、沙洲和礁滩。南沙群岛距离祖国大陆约1000海里,位于印度洋至太平洋海上交通的咽喉要冲,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在南海海域发现蕴藏量极为丰富的海底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之后更是引起了周边国家的觊觎,纷纷强占南沙的多处岛礁。

1987年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全球海平面联测计划》,决定在全球范围内建立200个海洋观测站,中国负责承建5个,其中在西沙、南沙各建1个。中国决定利用在南沙建立海洋观测站的有利契机,名正言顺地进入南沙,维护南沙主权。

为保证建站工地的安全,中国政府决定派遣海军舰艇编队,前往南沙群岛巡航。1988年1月21日,以南海舰队552号护卫舰(“宜宾”号)为旗舰的我海军编队到达南沙群岛海域。1988年1月18日至3月14日,中国海军舰队先后进驻南沙群岛南端伊庆群礁的华阳礁,中部九章群礁边缘的赤瓜礁和东门礁,郑和群礁西南的南薰礁,北端中业群礁西南的渚碧礁。经过考察,最后选择南沙群岛的永暑礁作为第74号海洋观测站的站址。

中国政府在南沙永暑礁建立海洋观测站的活动和中国海军在南沙群岛海域的巡逻进驻,被越南当局指责为“妨碍越南船只的航行,侵犯越南主权”,越南政府无视中国主权,蔑视联合国权威,确信自己在南沙群岛拥有军事优势,认为把中国军队赶出的风险不大,至少可以破坏中国建立海洋观测站的目的。

越南判断在苏联海军的威慑下,在远离中国大陆的南沙海域,中国海军无法有效地进行攻击作战;而且中国正急于改革开放和进入关贸总协定,不可能选择此时动用武力。所以越军坚信把中国舰艇赶出南沙群岛的举动必胜无疑。

1988年1月31日,552号舰派出7名官兵驾驶小艇登上永署礁,首次在永署礁上升起了五星红旗,这也是五星红旗第一次飘扬在南沙群岛的上空。越南当局发现我在南沙建立海洋观测站后,企图阻挠我建站计划。1月31日,越军派出2艘武装运输船,妄图与我争夺永暑礁,我海军在永暑礁附近海域担任警戒的舰队迅速起航拦截,迫使越军放弃争夺永暑礁的企图。

赤瓜礁较量

越军抢占永暑礁的阴谋落空后,便将目光转到尚未被中国海军控制的九章群礁的赤瓜礁、鬼喊礁和琼礁。为了遏制越南日益猖獗的抢礁行动,保护永暑礁建站工程的顺利展开,中国海军决定增兵南沙。2月22日和3月5日,我海军502号舰艇编队和531号舰艇编队相继赶到。至此,在永暑礁附近海域,我海军已集中包括驱逐舰和护卫舰在内的大小15艘作战舰船,实力相当雄厚。

3月13日下午,我502号护卫舰(“南充”号)组织人员登上赤瓜礁,不久502号舰雷达发现3艘越南舰艇正向赤瓜礁海域驶来,傍晚时分,越军604号武装运输船在赤瓜礁抛锚,605号运输船在赤瓜礁东北的琼礁抛锚,505号登陆舰则在赤瓜礁西北的鬼喊礁抛锚--越军企图非常明显,兵分三路同时抢占赤瓜礁和附近的鬼喊礁、琼礁!502号舰果断决定首先确保赤瓜礁,与越军对峙,等待后续舰艇赶来。

次日,我海军531号(“鹰潭”号)和556号(“湘潭”号)护卫舰赶到赤瓜礁海域,556号警戒琼礁方向,531号则与502号舰会合,全力保卫赤瓜礁。此时,越军604号武装运输船派出人员登上赤瓜礁,至7时30分,越军上礁人员共43名,并在礁北侧插上两面越南国旗。我海上指挥所决定寸步不让,但同时要力争避免流血冲突,决不首先动用武力,采取与越军“武装共处”的方针。根据这一方针,我502号舰立即抽出33人,53l号舰抽出25人登上赤瓜礁,使我登礁人数达到58人。

东西宽仅200来米的赤瓜礁上,双方人员相距约100米,各自站成一列,双方枪口对枪口,形成对峙,就在这几乎令人窒息的气氛中,1名越军士兵向前走了几步,将1面越南国旗插在中国军人面前的珊瑚礁上。面对越军这一明显的挑衅行为,531舰反潜班长杜祥厚等4人缓慢向前,靠近越旗。身高1.85米的杜样厚猛然跨前一步,一手拔旗,一手与越军护旗人员扭打。反潜兵张清赶上从水下拉住旗杆,经争夺收缴了越旗。另一越军端枪瞄向张清,502舰副枪炮长杨志亮眼明手快,用左手抓住越军枪管猛力向上一托,越军的子弹打伤杨志亮左臂,时值8时47分。

碧海扬军威

赤瓜礁上的枪声一响,越军604号武装运输船就立即以高射机枪向我礁上人员和502号舰扫射,502号舰战士高义海头上的钢盔就被一发机枪子弹击中--此时正是上午8时47分10秒。

“还击!”随着海上指挥员陈伟文将军一声令下,502号舰100毫米前主炮射出的第一发炮弹就准确命中越军高射机枪!此时距越军开火仅仅两分钟,神勇的海军官兵战斗反应时间比操典规定的优秀时间还要短!

紧接着,502号舰的炮火一发接一发落在越军604号船上,将火箭发射器、四联装高射机枪等一一摧毁,4分钟后604号船就燃起熊熊大火,并开始下沉,9分钟后,就沉入海底。而越军在赤瓜礁上的人员失去退路,只得缴械投降。我登礁战士随即停止还击,10时50分,赤瓜礁上的全体官兵押着俘虏撤回舰上。

赤瓜礁附近海面战斗开始以后,位于赤瓜礁西北1海里鬼喊礁海域的越军505号登陆舰也向我531号舰开火,我海上指挥所立即命令531号舰反击。531号舰迅速利用速度优势抢占有利攻击阵位,随即以舰炮火力实施反击。越军505号舰难以与我531号舰对抗,很快就被531号舰多发炮弹命中,全舰燃起大火浓烟滚滚,不得不挂白旗向鬼喊礁抢滩搁浅,后来该舰在鬼喊礁上整整燃烧5天。然而令人心情复杂的是,505号舰原是中国在1974年3月无偿援助越南的,舰上的桌椅、仪器设备甚至茶杯都赫然有“中国人民海军南海舰队”字样。

赤瓜礁东北5海里的琼礁海域,我海军556号舰也与越军605号武装运输船展开战斗。9时15分,556号舰抵达琼礁海域,发现越军605号船已经派出9人登上了琼礁,于是556号舰立即用高音喇叭警告其离开,岂料越军不仅拒不撤走人员,反而自不量力地以舰炮向556号舰射击,556号舰立即开炮还击,密集准确的炮火顿时就将605号船驾驶台轰塌。在我海军猛烈打击下,605号船体倾斜,连招架之力都没了。9时37分,556号舰停止射击,而伤势沉重的605号船苦苦挣扎到天黑,还是逃脱不了葬身大海的命运。

赤瓜礁海战从7时30分中国海军人员登礁,到10时50分全部登礁人员上舰,随编队撤出战斗,共历时3小时20分钟。海上战斗从8时48分502舰开炮还击,到9时15分556舰奉命停止射击,历时37分钟。中国海军共消耗100毫米炮弹285发,37毫米炮弹266发,以24人负伤,舰艇无任何损坏的微小代价取得了击沉越军820吨级武装船2艘(舷号分别为“HQ604”、“HQ605”),重创了越军最大的,也是唯一的4100吨级大型登陆舰,还缴获了越南国旗1面,歼敌74人、俘虏40多人(也有说法称歼敌近200人、俘虏9人)的重大战果。

战争影响

一举收复6个岛礁

事后,越南军方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宣称:“此战中国舰艇数目之多,包括配有导向导弹的驱逐舰、护卫舰只。我舰艇均被'冥河'式导弹所击中。”对此,我海上指挥所人员置之一笑:“如果我们真动用这些武器,南沙礁盘早就炸秃了。”

海战结束后,为防止越军可能利用空中力量进行报复,海上编队指挥员陈伟文命令各舰尤其是装备新型防空导弹的531号舰加强防空作战备,而越军被我海军的强大战斗力所震慑,并未有任何反击措施。参战舰艇顺利驶返海南岛基地休整,当晚中央军委通令嘉奖,对海上舰艇编队坚持自卫原则、严守战场纪律、打出了国威军威进行褒奖。

20世纪70年代以后,南中国海周边国家纷纷进入南沙群岛,单方面划定疆域,并借助外资进行资源开发。

在此次战斗发生以前,中国虽一直宣称拥有南沙群岛的主权,但实际上除台湾控制了太平岛等少数岛礁外,并未有效控制其中任何一个岛屿、珊瑚礁或沙洲。

此战之后,南沙海域的越军舰船莫不闻风而逃,“3·14”海战胜利的震慑力可见一斑。自此之后,永暑礁海洋观测站建站工程再无干扰,于1988年8月顺利完成。并且,凭借此次海战,中国接连收复了南沙群岛的永暑礁、华阳礁、东门礁、南薰礁、渚碧礁、赤瓜礁共6个岛礁,填补了中国大陆对南沙群岛实际控制的空白点,使我海军在南沙有了立锥之地。

直到20世纪中叶,没有任何国家对中国拥有南沙主权提出过任何质疑。只是在上世纪70年代以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和文莱等国才对整个南沙或部分岛礁提出主权要求(越南在1975年前也承认南沙为中国所有),并出兵占领了部分岛礁。面对复杂纷乱的南沙争议,中国一直都采取自我克制态度,从1990年起,对南沙争议正式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政策。这并不是因为中国的国力军力不及其他争端各国,而是国内建设需要一个和平的周边环境,需要友好合作的周边邻邦关系。所以缓和紧张局势,避免矛盾冲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同时进一步加强争端各方之间的经济合作关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